《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6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中还特别对泗平县的招商引资工作进行了重点汇报,无耻的把沈明哲的劳动果实放在自己的政绩里面,成绩充分展示后,也谈了存在的一些问题,其篇幅和时间就和成绩没法相比了,那是十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
  在提到问题时,也没回避前些时发生的“泗平县元宵节特大事故”,但实事求是地指出,由于处理妥当,迅速化解,已经将伤亡降到了最低点……。
  汇报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黎东海听得还挺专注,不时在小本子上写几个字。

  郑秋云汇报完后,放下材料,恭敬地对黎东海道:“尽管泗平县的各项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存在很多差距和不足,请您希望不要考虑我们的情面,批评得越多说明黎主任对我们越关心,越爱护!"
  黎东海呵呵笑道:“哪来那么多指示呀?我这次下来是搞调查研究的,主要对两个问题感兴趣:一是了解一下稳定工作,各位都知道,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故影响很大,省委都很重视派我来做一些调研,听郑书记刚才的介绍,可以看出泗平县委处理得挺得力,我想具体了解一下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二是了解一下泗平县个体私营经济发展情况。泗平县委能够以改革总揽全局,各项工作成绩非常显著,应该给予充分肯定。特别使我放心的是,泗平县委一班人政治敏感性很强,在处理看台坍塌事故的时候,能够站在政治的高度来分析处理问题。”
  黎东海终于提到了沈明哲的名字:“沈县长,你们政府的工作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发展经济、招商引资不应该建立在损害本地企业的基础之上!”
  说到这里黎东海的眼光在沈明哲和季建章两个人身上看了一会,拿起水杯大大的喝了一口,并且有声有响的咂抚着嘴唇,最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他继续道:“就拿这次‘泗平县元宵节特大事故’来说吧,咱们泗平县委应急预案做的就很好嘛,但是偏偏有人就喜欢出风头,频频上镜,非把自己的工作由幕后转到幕前,这种虚荣心要不得呀!”
  一口气说下来黎东海显得很是激动,拿着水杯的手微微颤动,整段话没提人名,但是在场的人不断把目光投向沈明哲。
  沈明哲听到黎东海的讲话,想着当日发生坍塌事件时郑秋云狼狈逃窜的情形,心想要是真依着她还不知什么后果呢,可现在她成功臣了。
  最后黎东海再次严厉的重申了一遍道:“现在的私营经济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企业家的素质也良莠不齐,可是,我们要要扶植而不是压制,要保护而不是侵害。”
  听到这里沈明哲恍然大悟,心渐渐往下沉去,他终于意识到黎东海的到来不仅仅是替郑秋云和季建章站站场子那么简单,黎东海真是高级干部,确实有水平,他振振有辞,有理有据,永远是真理在手,正义在胸。
  “泗平县元宵节特大事故”的调查因为黎东海的到来似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调查组也不再将目光紧紧的盯住看台的搭建单位光明集团,而是开始着重调查文艺大舞台现场的秩序上,矛头一转,媒体也跟风似的跟着转变风向。
  当天晚上,沈明哲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周灵雪已经回岳州市区了,她留下了一张纸条,洋洋洒洒的写了许多的心里话,周灵雪这次回岳州就很少再来泗平了,毕竟沈明哲是已婚人士了,纸条里她隐晦的表达了自己对沈明哲的理解和不舍,也真真切切的送上了祝福。

  沈明哲看着这写满了情真意切的文字,辗转反侧,周灵雪终于开始回避两人的交集了,这是他早就预料到,又不愿意见到的事情,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凌晨了,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一种强烈的孤独感袭来,攫住了他的身心,李烨现在每天飞来飞去的奔波,两人尽量保持每天一个电话。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是谁?
  沈明哲有些畏惧地看了看电话,慢慢拿起。死了几百人的惨案这伙人都能转移风向,让人黑白难辨,面对这群凶残爆戾的官员,沈明哲觉得自己不得不时时警醒,心中经常莫名产生畏惧的感觉。
  电话里是个陌生的女声:“是沈县长吗?”声音很娇柔,也很悦耳,听来让沈明哲有种春风化雨的感觉。

  沈明哲小心地回答:“是我,您是哪位?”
  电话里的声音:“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是一个正直的人,支持你的人就行了。沈县长,我知道您是真心为老百姓做事的好官。"
  沈明哲道:“这,你”
  没等沈明哲接过话来,电话里的人女声继续道:“请听我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光明集团收过路费是怎么回事吧?这是泗平县交通局把全县各条公路都承包给了季建章的手下了,名义上他们只收取自己修建的公路,实际上每条路段他们都会定期收费!"

  原来是这么回事,一直让沈明哲想不明白的收费事件到此时才真相大白,但时沈明哲还是警惕的询问:“请问你说的这些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我没有什么证据,你要想知道的更多,今晚你就带着公丨安丨局到季建章的‘光明大酒店’去看看,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务必今晚带人去一趟。”电话中传出的盲音惊醒了沈明哲。
  电话说挂就挂,沈明哲想追问一下是谁都来不及。
  没给沈明哲多少思考的时间,电话再次响起,沈明哲急匆匆的拿起来按了接听键,郑秋云那永不变调的声音响起在耳旁:“沈县长,黎主任在光明大酒店,他指名要见你,你赶紧过来吧!”

  挂了电话,沈明哲再次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十一点三十分,为了验明刚才的那个举报电话,沈明哲正好借这个机会去探明情况,想起那个举报电话中女人对自己的评价,沈明哲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门外一片漆黑,黑的似乎天空被一块黑布遮起来一般,远远望去,高大的光明大酒楼通体辉煌,楼型灯、射灯、装饰灯交相辉映,酒楼门前还要假山喷泉,在灯光的辉映下,显得绚丽多姿。
  车未到近前,已见饭店门外迎宾小姐摆动着腰肢一步一扭的走了过来,身上虽然穿着薄薄的羽绒服,但是拉链开得很低,将整个沟沟全部露在外,两边的隆起部分犹如倒扣白瓷碗。
  沈明哲曾经来过光明大酒店几次,后来听牛大海说起是季建章的产业,而且在公丨安丨局里,光明大酒店属于片区管理制,涉及酒店的一切都由副局长朱广成负责,牛大海根本干不上手。
  他几次接到举报说光明大酒店有肮脏的现象,甚至有次接到举报声称光明大酒店有销售“部分弱性丨毒丨品”,但是大肆搜查之后却一无所获。
  季建章对此非常不满,到县里甚至市里反映情况,指名要朱广成对口负责光明大酒店,自此之后光明大酒店才消停下来,只要是接到和光明大酒店有关的举报,一律转交到副局长朱广成手中。
  日期:2019-03-16 0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