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5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前要做的工作很多,慰问敬老院、五保户、特困家庭,到各乡镇去发放慰问金,安排节前的安全和值班,严密监控节前节后的交通运输情况等等。
  这一切都与沈明哲无关了,沈明哲提前一周请了年假,因为李烨这次死活要把两人的婚事定下来,沈明哲经不起李烨的软磨硬泡,这次便给自己放了个大假。
  自从进了县公丨安丨局刑侦大队学习试用后,老钱也忙碌起来,几天见不到人,这倒是沈明哲乐于见到的!
  沈明哲也想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看看泗平县在自己大刀阔斧的工作下,有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有了这次的坐车。
  他在县汽车站转了一圈,其时正是春运高峰期,可谓是一票难求,所以坐车非常困难,他等了近一个小时竟然上车的机会都没有。
  沈明哲暗暗苦笑,心想当一回百姓不容易啊,春运,春运,县里面天天高喊做好春运保障工作,可是在实际的执行环节,根本就是两回事,这是自己这个县长严重失职。
  “哎,同志,不是说春运票价涨幅不能过百分之十五吗?怎么回事?现在票价怎么翻番了?”沈明哲刚想出售票大厅便听见有人在吵架。
  “是啊,是啊,我们也都听说了,你们这也涨得太厉害了,成倍的翻。”一群人立刻附和道。

  沈明哲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帮民工打扮的人,正围着一位制服中年人论理,看其装扮应该是车站工作人员。
  “你们嚷嚷什么啊?想造反啊!有车坐就不错了,嫌贵你们别坐啊!坐轿车去呀!”那制服中年人一脸不耐烦的嚷嚷道,嗓门放得很大。
  他这一吆喝,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有几个胆怯的群众已经打退堂鼓了,不过领头的两个人还是比较硬气,其中一人说道:
  “麻痹的,你们就是只要钱,现在春运的客车都是你们的,我们不坐,咋回去?你们就是要赚这昧心钱,这一趟车坐下来,抵我们要干半月活,他娘的,你们还让不让人活啊!”
  “哎,哎,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别人都坐的,偏你就坐不得?老子告诉你,就是这个价,他娘的,你爱坐就坐,不想坐车的,就给我马上滚,别坏了车站的秩序。”那制服中年人双眼一睁说道。
  “你是谁的老子?你他娘的再说一遍?日你娘的,我打死你!”那小伙脾气也来了。
  “你……你……”那制服中年人连退数步,一时气结,扭头高喊道:“派出所的人呢?派出所的人哪里去了?”他喊了几声,车站外面便进来了两位民警。
  “焦所长,你来了最好,把这帮闹事的人处理一下。”制服中年人急道。
  “你们都给我出去。”那位焦所长一进来就高喊道,随即他又扭头对那带头的小伙说道:“至于你嘛!这车你就不坐了,还打起人来了,这还了得?你这是严重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
  “不让我坐车,我怎么回家?”那小伙急道。
  “那就跟我没关系了,没把你抓起来就不错了,竟然敢在车站闹事,你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明哲眉头微微一皱,他冷眼看着这一切,正考虑自己是否出面说一下。
  汽车站这摊子水也不浅,泗平县是贫困县,春运客车运输基本上算是垄断,汽车站也是国营的,内面的头头脑脑跟县政府的各位大佬都是有几分关系的,自己虽然是县长,冒然跳出来也会惹了一身骚。
  还不一定能讨得了什么好处,这笔收入县里政府的头头脑脑拿小头,真正的大头还是市里那些人。

  但是作为县长,此时不出面,任由下面的人如此胡来,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一时他有些犹豫。“咦,这……这不是沈……沈……?哎呀,你是沈县长……”其中一位胖乎乎的丨警丨察很面熟
  沈明哲立马想起他就是上次在泗平县批发市场,给自己戴上手铐的那位叫王所的丨警丨察。
  没等王所把话说完,沈明哲连忙接口道:“是呀,我想回客车感受一下泗平县的变化,王队长啊,你不是在批发市场那块吗?怎么来这里了?”沈明哲说道,脸色有些阴沉。
  “那个……局里春运人手有些紧张,这不,就安排我带人负责车站治安了。”王所弱弱的说道,此时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县长微服私访来视察春运工作,这还了得!

  沈明哲的强势他是领教过的,一念及此,他脸色一变,马上对那位焦所长吼道:“你们这是干啥?你问清楚情况了吗?怎么能够随便驱逐农民兄弟出站呢?”
  那位焦所长和他身边的两人一愣,显然没明白王队长咋突然来了这么的火气,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你们俩还楞着干啥!”
  沈明哲冷笑一声,心想这王所还真他娘的油滑,三言两句就把自己这边的责任给撇得干干净净了。
  “好了,好了,王队长你也不要怪他们了,要他们先下去吧!”沈明哲冷声说道。
  沈明哲一开口,众人立刻注意到了他,那群农民工到还好,那位焦所长和另外一名干警也大致明白了原委,至于那名制服男子则脸色倏变。
  沈明哲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汽车站站长裴喜来的电话:“裴站长啊,春运客运县委县政府是给老百姓做过承诺的,处理这个事情我个人希望你们慎重,尽量做到统筹兼顾,毕竟这涉及到政府公信力。”
  沈明哲淡淡的说道,他也知道春运的利益链很复杂,各级政府都掺和到了这中间,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只能敲打为主。
  站长裴喜来正躺在办公室的小床上,搂着售票员文丽丽,二人的动作弄得小沙发“吱吱嘎嘎”的胡乱作响。

  听到电话裴喜来还骂了一句:“妈的,谁这么扫兴,老子在家里有母老虎看的死死的,想享受一下关键时候都有人打扰。”
  想关上手机继续摆动几下发泄完再说,一看是县长的电话,全身冷汗直冒,身体也像泡沫一样急速的收缩,很快就变成原来的三分之一那么长了。
  文丽丽不知道呀,见裴喜来不动了,她一个人使劲向上一下下的送过去,无奈缩得太快,没等尽兴就滋溜滑出来了。
  裴喜来听到沈明哲的话,暗叹沈明哲这顶帽子扣得毒啊,沈明哲的言下之意是指,汽车站如此收费,是县委县政府在替汽车站背黑锅,这一顶帽子谁受得了?
  本来裴喜来也是老江湖了,如果沈明哲以县长的身份直接训话要求降低票价,他完全有信心应对,因为春运涨价,受益方不止是车站,县政府,公丨安丨局,县委大院都要分一杯羹。
  最后分完了,自己留一少部分,剩下的再送到市里去供奉那几位大爷,他随便抬出几个市里的靠山就能让沈明哲哑口无言。
  沈明哲暗道惭愧,自己堂堂一个县长遇到这种事情竟然不能拍板,惩恶扬善,快意恩仇岂不乐哉,但他心中清楚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春运票价问题凭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解决的,一想到这里他意兴索然,连乘车的心思也没有了,怏怏准备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