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5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军涛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又端起一杯酒倒入口中,摇摇头不再说话。
  酒宴很快便再沉闷中结束,几人一起走出酒店,沈明哲提议分开走,免得给人看到影响不好,被别有用心的人捉住把柄,李朝阳一向扭扭捏捏的,此时忽然豪放起来:“不管那些,怕是没用的,让她知道吧,说我们搞非组织活动吗?”
  听到李朝阳说出这样的话,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李朝阳真没说错,此时,郑秋云真的和赵之江在一起。
  今天晚上,赵之江比往次多吃了一片药,表现特别勇猛,一边用力,还一边问郑秋云的感觉:“好吗?爽吗?”
  郑秋云微闭双眼,眉头微戚,嘴里“嗯嗯”着,赵之江也就更加的卖力,更加疯狂,做出很多花样。
  两个人已经磨合了好几年了,早就很熟悉了,对彼此的身体也很熟悉,但是仅仅是身体上的熟悉,感情上二人没什么共同语言!
  西方人把男女的之事叫“ml”,可想而知,“做”的前提是要有爱,如果没有爱,却要这样“做”,那算是什么呢?

  强迫?赵之江和郑秋云哪?是在ml还是强迫?又是谁在强迫谁哪?
  郑秋云感觉自己在被人强迫,因为每次都是赵之江在上面,赵之江也感觉自己是被强迫的,因为每次自己都因为小心而不能很尽兴,他觉得郑秋云是真正的收益者。
  那么,两个人到底又算什么?是交换,各取所需!
  郑秋云轻声道:“好,我要,快,”时,赵之江似乎更为亢奋。终于,一阵山崩海啸,亢奋达到了,他随之大叫一声崩溃到郑秋云的身上,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每次郑秋云都是把头一扭,很快昏昏睡去。可今天反常,她没有睡去,而是稍作休息,就坐起来点燃一支香烟。
  第二天一早,看着着网上登出来的消息沈明哲的心情很是复杂,短短的两行字,沈明哲足足看了一个小时……
  “中央决定:曹捷同志任建设部部长,不再担任江南省一号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任鹏飞任江南省一号书记、常委职务!”
  曹捷调走了!这事对自己的影响到底多大还真不好说!

  任鹏飞的情况沈明哲不太清楚,不过,他知道这人应该与李泽文不是一派的人,因为军权一般是掌握在上一任一号首长手里或者是军区领导手里。
  郑秋云召集的常委会要研究几项工作,由于这些内容早就已经议过,所以,一项项的很快就过去,当这些事都议完之后,郑秋云巧笑看了沈明哲一眼说道:“沈县长,听稽查局的来反映,说是你停了监察大队长刘揽胜的职?”
  沈明哲也还以微笑道:“不好好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为人民谋福祉,反而扯起虎皮做大旗,三天两头跑人家公司去搞事,他想干什么?这事正好被我碰上了,让他停职就是要让他好好的加强一下学习,免得给泗平县的发展添乱。”
  “沈县长,同志积极工作是好的,切不可打击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我看刘揽胜一直以来工作是好的,还是让他恢复工作吧。“
  郑秋云说话的语气显得很是平和,但是,沈明哲知道这事如果让郑秋云得逞,自己的威信可就要受到削弱了。

  “郑书记,刘揽胜没有写出深刻检查前不能复职,如果他的检查不够深刻,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我是不会同意他复职的。”沈明哲很强硬的扛了过去。
  会议再一次涉及到两人的权威之争了,常委们谁也不好插话进去,全都静静坐在那里没讲话。
  “沈县长,按理说你们政府那块的事情我不便手,但是,有人到我这里反映说靖远房地产公司跟你有些关系,这事可就要认真地对待了,切不可让人用这事说三道四地。”
  郑秋云地这话有些毒,直接把沈明哲与靖远房地产公司挂在一起,话内地意思就是沈明哲你堂堂一个县长都在以权谋私,借机打压下级,刘揽胜那点事还算事吗?

  “哈哈哈哈,郑书记的消息真是灵通,这点小事都瞒不过你的耳目,没错,这事和我有关,但是在这里我得解释一句,我初来泗平县,看到泗平县的经济这么落后,我区区一个县长无通天本领,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来为百姓考虑,我极力劝我女朋友家的亲戚李云清带领着华南商务公司来注资泗平县纺织厂,又托朋友引来华夏财团。”
  “最后连我的女朋友也没放过,带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建立了靖远房地产公司,为什么没人去纺织厂和泗平县钢材批发市场去查这个查那个?就是因为靖远房地产公司影响了某些人的利益,不过我始终相信邪不胜正!”说完沈明哲重重的放下茶杯。
  沈明哲这话说得很冲,丝毫没给郑秋云留面子,先是讽刺郑秋云无能,在泗平县主持工作这么多年,泗平县依然是贫困县,而是向众人表明自己的付出和苦心,同时狠狠的影射郑秋云等人只顾个人的权利和利益,不顾百姓死活。
  整个的会议室内一片寂静,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常委会书记和县长的关系会激化到如此的地步。郑秋云本打算把刘揽胜有过之事转化成了沈明哲打击报复下级,这事虽然无根无据地,她估计这话说过之后大家应该有些想法,自己要想反对沈明哲地决定也有了一些借口,没想到沈明哲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
  郑秋云更没想到沈明哲敢在常委会上承认自己和靖远房地产公司的关系,而且一番话说出来有理有据,坦坦荡荡,反倒是衬托出了自己一副小肚鸡肠,不顾大局来。
  郑秋云尴尬的收回伸出去指着沈明哲的胳膊,耳旁传来沈明哲稳健的脚步声,缓缓的坐下无力的道:“散会”。

  郑秋云越来越后悔,本来自己计划好的,这事如果沈明哲和靖远房地产公司真有关系的话,自己的胜算很大,让亲人在自己的管辖区域经商这本就是很敏感的事情,没想到自己还是中了沈明哲的圈套,好个沈明哲,够狠够毒,连老娘都中了你的算计。
  郑秋云再一次感到了常委会不受自己掌控的情况,连忙拨通了市长陈炎庆的电话,这事还是报告给自己的老领导为好。
  听完郑秋云的汇报,陈炎庆对郑秋云说道:“叫着沈明哲到我这里来一趟。”
  郑秋云知道陈炎庆动了怒气了,心中有些兴奋,娇媚的“嗯”了一声。
  陈炎庆放下电话之后,坐那里就要权衡着利弊,他知道了沈明哲与李泽文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没偏袒的支持郑秋云,就是不希望郑秋云和沈明哲搞的太僵。
  看着泗平县的权力一点一点的逐渐落到沈明哲的手上,陈炎庆的心中还是存有不瞒的,让沈明哲得到了泗平县的权力,也就是把泗平县交给了市委书记叶建平,这是陈炎庆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泗平县虽然贫穷,但那毕竟也算是自己的根据地,决不能失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