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49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县长,沈县长怎么在这里?”刘揽胜一紧张起来嘴都哆嗦的说不出话,心中暗道:“惨了!这次自己算是撞上大运了!”连忙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尴尬的将开好的罚单揉成团攥在手心。
  “你好大的胆子,我在会上交待的内容你当耳旁风了?据说有人举报靖远房地产公司!就凭一个据说就跑来人家公司里面乱来,我到要看看上面举报的是什么样的内容。
  沈明哲说完这话走过去就坐了下来。
  刘揽胜哪有什么举报信在他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也弄上一封信摆在那里也有一个借口。

  “沈县长,这事也是听说,听说而已……”,刘揽胜真不好再说什么,难道要把局长出卖?这事有些难办,看来只能自己顶上了。”
  沈明哲的话令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惊,这沈明哲明显是对刘揽胜不瞒,这是在杀鸡给猴看!
  十几分钟之后,孟涛赶到了靖远房地产公司,一听到说要处理刘揽胜,孟涛鼓起勇气道:“沈县长,刘揽胜一直以来都表现不只是工作急燥了一些,并没有大错,处理了刘揽胜,会影响监察大队的士气的。”
  沈明哲盯着孟涛看了一眼道:“孟局长,这样的执法水平也可以原谅,看来你这个局长有待加强对执法方面的学习,咱们县的党校又快开班了吧?需不需要我替你先报上名?”
  这话令孟涛头上的汗冒了出来,沈明哲不会连自己也要搞下吧?自己这个年龄要是再进党校学校,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给别人腾地方。
  但是一想到郑秋云,孟涛心中冷笑,这泗平县并不是你沈明哲一个人说了算的,现在的泗平县他姓郑,不姓沈,停一个人的职也不是你沈明哲说停就停的。
  “沈县长,报名的事就算了,你的命令我执行,但是,这事我还是要向郑书记汇报。”
  看到孟涛敢于挑战自己的权威,沈明哲冷笑一声道:“好。”

  这只是沈明哲的一个借口,沈明哲希望通过这事对泗平县的各部门也整顿一下。
  接到了孟涛电话,郑秋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在这个问题上刘揽胜明显没占住理,如果自己真的去保刘揽胜,这还让常委们怎么看?
  可是,如果不保刘揽胜,这事又是自己暗示进行的,自己的这些手下又会怎么想?作为一个书记,做事时先就要占住理,没有理就无法服众,强行做的结果就是上级会认为自己这个书记是一言堂,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想法,自己这个书记也就当到头了。
  郑秋云有些为难起来。
  抿着杯中的茶水,郑秋云头脑中飞快的转动。权衡着利弊,郑秋云感到自己的威信才是最重要之事,决不能在这事上掉了面子。

  把杯子往桌一放,郑秋云还是决定利用这事打击一下沈明哲的威信,不能够让沈明哲在这事上占了上风。
  这事假如处理得不好,对于手下的那些亲信们可就是一个打击了,特别是现在,沈明哲在泗平县的势头正猛,自己的手下本就斗志尽失,这也是鼓劲的大好时机。
  上一次的失败对郑秋云的打击是致命的,这一次绝不能再输,想到这里郑秋云突然有了感觉,从抽屉里拿了个东西匆匆的走进卫生间,妈的,女人也不容易,每次尿个尿都弄的下面到处全是水。
  “老孟,对靖远房地产公司的调查,你们有没有掌握他们违规的证据?”郑秋云又打通了孟涛的电话。
  在郑秋云与孟涛对策时,沈明哲也没闲着,拨通了副县长田萌的电话:“晚上有什么安排?”
  电话那头的田萌听到这话心头一震,连忙道:“沈县长,没什么安排!”
  “趁着现在有空晚上约几个老朋友聚聚,陶副县长我来通知,你通知下组织部的周海清部长,纪委的张军涛书记,政法委的李朝阳书记。”
  放下电话,沈明哲接着拨了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拨出去,宣传部的孟浩自上次常委会投了郑秋云的赞成票后,刘骞已经打听过来,郑老板不但帮孟浩的儿子出了国,而且还成功的拿到奖学金,这份情不可谓不深,这可不仅仅是一个帮不帮忙的问题,而是一个站队的问题了。
  孟浩既然接受了郑秋云的帮忙,那孟浩的脑门上就会永远贴着“郑”字,那等于是战队了!孟浩这一票对郑秋云来说,可是真正的铁票,有了利益关系的票才是牢固的。
  既然事情已经如此,沈明哲也不打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
  地点选择远离城区的“江南山庄”。

  沈明哲当之无愧的稳稳坐在中心,陶莹莹和田萌两个副县长分别左右,陶莹莹的右手边是张军涛,田萌的左手边是周海清。政法委的李朝阳坐在下面,靠近门口端菜的位置沈明哲特意安排了程静雯坐在那里。
  人到齐了,菜也紧跟着很快摆满了桌子,大家都高兴地呼应起来。沈明哲也不客气,卷了卷袖子,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冲几位道:“我初来泗平县,怎么也得交下几个贴心窝子的朋友,感谢在座的六位对我沈明哲的支持。”
  沈明哲端着酒杯按照次序挨个碰了一下,见县长站着,谁也不敢坐着和县长碰杯,这样第一杯几人就站着碰了一下。
  开局很好,接下来也就和的很顺畅,几人之间本就没什么芥蒂,很多掏心窝子的话也就冒了出来。
  周海清张罗着大家喝下一杯酒,然后道:“沈县长,你年龄比我小,但是我周海清佩服你,做事有魄力,你看看现在泗平县的变化,让我这张老脸觉得无处可放呀!”,
  说到这里周海清分别看了看张军涛、李朝阳和田萌继续道:“我们在泗平县待了几十年了,泗平县落后了几十年,这几十年的失误,我们都应该反思!”
  也许是喝多的原因,亦或许是真的激动,更或者是有意在表态,周海清继续道:“赵之江副书记在泗平县民间有一个称呼叫做“万人恨”,他紧紧跟在郑老板的屁股后面,郑老板放个屁他得接着,这二人狼狈为奸,搜刮泗平县的民脂民膏,连当时的孟良军县长都拿他们没办法。”
  “我和老陶有同感,沈县长,您没来泗平县之前,郑秋云、赵之江和季建章联手搞了个‘新城工程’,为了这个‘新城工程’那是劳民伤财,上至政府干部,下至贫民百姓,通通捐款,可是几年过去了,钱哪?新城哪?”越说越生气,说完张军涛端起酒杯一扬手倒了下去。
  “老张,你听说你平时可是滴酒不沾的,今天一定要注意身体呀?”沈明哲出言劝慰道。
  这事沈明哲倒是听刘骞说起过,时间过去太长,无从查起,而是这事牵扯太大,真查起来恐怕连上面市里都得地震。
  “妈的,我只是后悔平时对他们太客气了,太尊重了,什么东西,泗平县属于泗平县人民的,不是你姓郑某人私家产业!不要脸,大会小会以泗平县人民代表自居……沈县长,你得撑住啊,要不泗平县让她祸害完了!”
  日期:2019-03-13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