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45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骞啊?那不用了,沈县长,没其他事情,我先回去了。”程静雯说道。
  望着程静雯瞬间惨白的脸,沈明哲只能心中觉得亏欠,但是他也对得起刘骞了,从自言片语中看得出来,刘骞对程静雯是一见钟情的。
  沈明哲在常委会上取胜事很快传了出来,人们从这中看到了沈明哲的强势,大家都感觉到,现在的沈明哲逐步在掌握实权了。
  经历了常委会一役,郑秋云似乎接受了现状,一直保持着很低调,这倒是沈明哲乐意见到的,沈明哲也在泗平县的经济建设中忙得不亦乐乎,
  经过和李云清的一系列洽谈,泗平县和李云清的公司达成了战略协议,李云清重新改建的县纺织厂已经再次开工,华夏财团投资兴建的“泗平县钢材批发市场”也已经正式动工,,来来往往的卡车不断穿梭在泗平县城的街道上。
  沈明哲的车子沿着蜿蜒起伏的山路一路向前疾驶,他们的目的地是李靖任镇长的邻水。

  沈明哲打算考察邻水县的茶叶的规模和技术含量,在汪梓瑜介绍的考察团到来时大力向外推广。
  望着路两边几欲落光的树叶,沈明哲很有感慨了的叹了口气,又是一年快过去了。
  “老钱,多亏了你经常带我去市里看看周灵雪,她最近也去参加培训班了,你也不能老是给我当司机,有什么打算?我给你弄个编制,下去干几年怎么样?”沈明哲望着一脸认真表情的老钱道。
  “沈县长,我就愿意跟着您,再说了,除了开车我什么都不会!”老钱头也没回,一脸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道。
  沈明哲最欣赏老钱的就是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高度警惕,做什么事都不分心,听到老钱的话沈明哲斥责道:“你看你这点出息,怎么就没有自己的志向。”
  听到沈明哲的话,老钱苦着脸没说话,老钱是看着沈明哲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能够把自己从东临带到泗平,老钱对沈明哲是心怀感激的,他相信沈明哲可以走的更远,而不仅仅是呆泗水县。
  对于周灵雪和沈明哲的事,老钱的也略有察觉,但是老钱并没打算说破,经常在沈明哲没空,而周灵雪需要帮助的时候,主动去岳州帮助她,老钱的心里是知道周灵雪和沈明哲两个人发展的程度,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沈明哲对他不错,他也是一个知恩的男人。
  “这样吧,你既然是特种兵复员军人,那就到公丨安丨局去做一名丨警丨察吧!”沈明哲觉得自己对老钱的这个安排很好,先下去锻炼一段时间,等机会再提拔重用。
  尽管自己满心的不乐意,但是老钱也仅仅是努了努嘴,老钱从内心深处认定了只要是沈明哲安排的就是对的,从另一方面又舍不得离开沈明哲。
  二人的话题还没继续下去,车子突然慢了下来,老钱失口叫出一声:“哎,出事了……

  沈明哲询声向前望去,见道路已被车辆堵住了几台卡车、轿车、还有一台“三棱”大吉普和一辆公共汽车。
  就在公共汽车旁,一群人拥来挤去,吵吵嚷嚷,还有拳头棍棒在人群中挥舞,这是怎么回事?
  沈明哲心里着急,车没停稳就开门跳下,立刻有沉重的殴打声和叫骂声清晰地传过来:“妈的,反了你们了,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事儿我担着”
  殴打和叫骂声中伴合着惨叫声,同时还有一个男人声音在哀求着:“别打了,求各位了,他还是个孩子,饶了他吧,俺替他给各位赔礼了,俺是真的不知道从这里过需要交钱,俺愿意交罚款……”

  “赔礼就行了?交罚款就行了?好,罚款一千,交不上就打死你……”接着是更沉重的殴打声。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还是不是党的天下,谁这么凶狂?
  沈明哲加快脚步,向人圈里挤入,老钱赶忙关紧车门跟着走在后面。耳边听到有人低声议论着:“……简直是土匪,这样的人怎么能当丨警丨察?”,
  “嗨,谁管得了哇,这是人家的天下,你知道他们是谁……名义上公丨安丨局的,实际上还不是给季建章看家护院的,说话小声点,让他们听见可了不得……”
  人圈里,四个年轻力壮的黑衣汉子正在对一人大打出手,他们有的拳打脚踢,有的拿着棍棒,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根警棍。

  挨打的已经倒地不起,满脸满身都是鲜血,在地上打着滚,可打人者仍不停手。
  其中一个刀疤汉子边打还边叫着道:“打,往死里打,妈的,老子越喊他越跑,要不是老子开车技术高还真让他溜了,反了你了!打,打死了有我顶着!"
  殴打不断,围观的人谁也不敢上前,只有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男人在作揖打躬地哀求着拉扯着,不但没当事,自己还挨了几下子。
  太不象话了!看到这种场景,沈明哲怒不可遏,冲上前去,揪住一个行凶的汉子挥起拳头打起来,同时还高声喊道:“住手,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哈哈哈哈!”说着几个人一块大笑起来,“老子就是按照王法做的!”说着旁边的一个汉子突然出拳,拳头在距沈明哲脸庞几厘米的地方停住,很快那名汉子便冲天而起,重重的跌在远处的土堆旁。
  在这一瞬间,连空气都静止了,围观的人都奇怪的看着沈明哲和老钱,眼中的满是同情之色,似乎二人马上就要遭遇大难一样。
  几名壮汉都停下手,将沈明哲和老钱围在中间,沈明哲立刻感到一股浓浓的异样气息迎面扑来,那不止是酒气的味道,还有一种野兽一般的残忍气味。
  还没容他说第二句话,手腕已被一只大手揪住:“咋的?管闲事?还敢动手?胆肥了你,还敢和老子谈王法?让你明白明白……”
  话没说完,他就被老钱的拳头击倒在地,一是瘁不及防,二是老钱的出手太快,剩下的几人也不含糊,撇下沈明哲不理,同时出手向老钱的身上招呼。
  老钱一个疏忽还真被警棍抽冷子捅在身上挨了一下,老钱的手臂与其一接触,身子猛地一震,不由自主地“膨”了一声,向后倒去。
  警棍原来是带电的。

  “住手,这是县政府的沈县长,谁敢再动手……”
  老钱倒在地上的瞬间冲众人喊了一声,话一出口,局面立变。
  几条汉子的拳脚棍棒都缩了回去,脚步也向后退去,而围观者则“哄”的一声挤上前来,人人露出兴奋期待的神色,要好好看一场热闹。
  为首的刀疤汉子也吃了一惊,却没害怕,后退一步马上又走上前来,露出笑脸来搀扶沈明哲道:“哎?真是沈县长,我在电视上见过,这……这都是误会,沈县长,我们是治安管理处的,他们不交罚款,企图逃跑,还爆力抗拒,沈县长,这事您得管,把这些赚国家便宜的刁民抓起来,你下令我们就抓……”
  沈明哲只觉的心血上涌,心里想:“妈妈桑的洞,你们几个先打他一个,再打我们两个,还爆力抗拒执行公务,你们执行的什么公务?执行公务就可以打人吗?”
  他一边拉起躺在地上的老钱,一边指着刀疤汉子怒道:“你还想颠倒黑白,有话跟我到公丨安丨局找你们牛局长去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