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3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中却在吐槽郑秋云虚伪,说什么拿钱打点,把你整个县财政的钱统统端给人家,人家都不一定看得上,明明是想让自己开口,却编了这么个荒诞的理由。
  郑秋云今天的打扮彻底改变了以往那个狂放的格调,今天居然穿了一身湛蓝色职业装,脖子里围着一条橘黄色丝巾,戴着一副眼睛,增加了几分书生气息,唯一的败笔就是这是职业装不是定做的。
  郑秋云的胯骨较一般人宽很多,两个屁股也大得有些离谱。这身职业装郑秋云恐怕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提到屁股上面的,怪不得这一路过来陈炎庆的目光一直未离开郑秋云。
  直到一番推诿之后,沈明哲才勉为其难的打电话给李烨,才知道李烨已经返回了东临县,于是通知李云清和汪总在纺织厂见面。
  现在走访和初步交流接触之后,陈炎庆宣布开始闭门会谈。
  陈炎庆话音一落,闲杂人等纷纷离开,会议室一时只剩下陈炎庆、郑秋云和沈明哲三位官方人员,另外就是两位女神级别的美女。
  “你们二位都是泗平县的贵客,怠慢了谁都不好,我看这样吧,陈市长,郑书记,这一耽误时间也不早了,中午在一中很随意的吃了点东西,现在基本也消耗殆尽了,要不……,咱们边吃边聊?”沈明哲问的是陈炎庆和郑秋云,眼睛却单单盯着郑秋云。
  听到这话郑秋云连忙接口道:“呃,对对对,你看看我,把这茬都忘了,咱们边吃边聊!”

  县长书记达成一致意见了,陈炎庆也没再说什么,中午在一中的饭菜虽然不错,仅仅能称得上丰盛,离美味佳肴还差得很远。
  中午那种作秀的场合陈炎庆又不能放开了吃,本就较常人肥胖许多的身体早就有点冒虚汗了,听到沈明哲的建议更是极力赞成,李云清和汪梓瑜倒是无所谓。
  郑秋云这次订的是郊外的“江南山庄”,说起“江南山庄”,又有一段故事,最近中央在三令五申强调廉洁执政、禁止利用公款大吃大喝。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泗平县而言,各级官员在公共场合大吃大喝的是少了,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一些相对比较隐蔽的豪华山庄却兴盛了起来。

  坐落在泗平县郊外的“江南山庄”便是其中的佼佼者,那个地儿沈明哲也去过一次,山庄外面看上去是民房,不过内面的装修就很豪华了,县政府的各种接待,乡里的干部进城,那里都是最受欢迎的去处。
  山庄共有五排房子,最外面一层除前台外基本没有什么设置,第二排吃饭,第三排是唱歌的地方,第四排是一个会议室,很大,作为平时企业开会的地方,第五排是宾馆,客人在外面玩够了就可以直接来到后排休息。
  加上平时县里面的一些小型会议偶尔在这个山庄开,可以说这个山庄也算是很有名气。每次开会的时候,酒店门口都彩旗飘飘,横幅悬挂,门外自然是停满各种牌子的公车。
  一般的熟人为了省事,便在县城内的“招待所”进行宴请,毕竟江南山庄是在郊外,有些偏远,但是真要是说档次,泗平县招待所和江南山庄不相上下,江南山庄反而更多了一些雅致。
  众人来到“江南山庄”的时候,纺织厂的厂长已经订好了包房,这次的活动毕竟是在纺织厂收尾的,理应由纺织厂安排宴席。

  进入房间后,服务员便看是上茶了,“江南山庄”不愧是经常接待官员的,服务员都很有经验,端茶倒水的次序都把握得很好。
  房间很豪华,最重要的是安静,看来“江南山庄”的老板,还真是一个有心人。
  饭前喝茶的程序也就相当于漱口,一分钟后就撤了茶具,酒店小姐开始上菜,不一会就一大桌。
  每个菜上来之后,小姐都要报一下菜名,菜不一会儿就上齐了,小姐拿了好几瓶茅台,

  小姐要从沈明哲这边开始斟酒,被沈明哲一把拦住。他笑着说,妹妹是新来的吧,主角是前面的两位领导和两位美女,说着指着陈炎庆跟郑秋云。
  小姐脸唰的一下子红了,连忙给陈炎庆跟郑秋云斟酒。陈炎庆笑着说,沈县长,都一样,就近原则。
  郑秋云见状,连忙说,沈县长,随意吧,陈市长不介意,那就从你那开始吧。
  小姐就又回来从沈明哲开始一次给满上了,最后一个是汪梓瑜,倒满了就站在一边去了。
  郑秋云了个哈哈,站起来说,我提议这第一杯我们就一起喝,算是今晚开杯酒,欢迎陈市长到泗平指导工作,如何?
  大家都站起来了,陈炎庆撸了撸偏分头掉下来的几根头发说,好,一起喝,大家乐。说着众人碰杯仰头喝了,小姐刚忙跟着倒满。
  见众人逐渐放下了筷子,郑秋云继续举杯道:“这一杯咱们再次举杯,先感谢两位美女董事,能够来泗平县,同时再次感谢陈市长对泗平县及我本人的关照,再感谢沈县长对我工作的鼎力支持!”
  说完众人又是一饮而尽。
  李云清和汪梓瑜时不时的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在纺织厂时争着找沈明哲谈工作的情景,此时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正喝的好好的,沈明哲因为和李云清多说了两句话,突然感到大腿内侧一阵钻心的痛,沈明哲强忍着没叫出来,只见李云清旁若无事的和陈炎庆举了举杯。
  “真是个喜怒无常的妖精!”沈明哲暗暗咒骂!
  “今天咱们只追求尽兴,不拼酒!”喝到一定程度郑秋云突然警示道,沈明哲看了看陈炎庆微微倾斜的身子,瞬间明白。
  官场的人参加酒场习惯以官最大的人的酒量来控制节奏,陈炎庆喝足了,其他的人都无所谓了。
  郑秋云继续道:“‘喝酒不吃肉,好像老娘裹了足’,酒就少喝点,吃点菜也好。”
  沈明哲也随声附和,沈明哲见大家都没有一醉方休的打算,自己也不再勉强,就说,我也有个提议,那这样大家看行不行,把小姐手上的大半瓶消了,大家就随意。
  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举,可以可以。吱溜一响,有话好讲,话就说这里,尽兴则行,大家觉得如何。
  宴席由于开始的早,散席时天还没全黑,六个人四瓶五粮液,由于喝的急,连沈明哲都感到头沉沉的,陈炎庆直接趴倒在餐桌上呼呼的睡着了,怎么喊都不醒,唯有李云清、汪梓瑜和郑秋云三位伟大的女性头脑清醒,行动自如。

  郑秋云自作主张在“江南山庄”的最后一排房子里定了五间房,稍微休息下再走,虽然是平房,但是却是按照楼房的样式改建的,从两边的入口进去,中间一条相当于楼道的路把客房分成两排。
  一躺下,沈明哲就感到朦朦胧胧的似欲睡去,时间不长就感到耳朵痒痒的,伸手一挠却碰到一缕秀发,将惺忪的眼睛露出一道缝隙,发现是周美美。
  他低声道:“你疯了,这个时候也敢进来?被发现了怎么办”
  曾经在这方面吃过亏的沈明哲很是这方面的事,他没说自己会陷入僵局,反而说周美美将面临困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