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35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纺织厂是泗平县的明星企业,已经几十年了,破产结算就怕泗平县人的心中一时接受不了,这对沈县长您的清誉有损呀!”
  刘骞一脸焦急的道。
  沈明哲看了看刘骞,自己何尝不知道这一破产结算自己将成为泗平县的罪人,将背负着骂名,但是泗平县是贫困县,每年支付几百万的维修费负担太重,沈明哲宁愿把这笔钱用在百姓的劳保或医保上,这维修维护分明就是一个无底洞。
  二人正在一筹莫展时,刘骞的电话响了,刘骞连忙躲到一边去接听,县长秘书的书手机必须保持二十四小时畅通,而且每个电话必接,刘骞现在正值大好时机,跟上一位好领导可能自己少奋斗数十年。

  孟良军犹如一座大厦一般瞬间倾塌,下面的虾兵蟹将一时无头,纷纷打电话到刘骞这里来投石问路。
  “沈县长,田萌副县长问您今晚有没有时间,她说有几位泗平县的知名人士想拜访您,请您到泗平县会馆一叙!”挂了电话刘骞赶紧做了汇报。
  沈明哲微微一笑,知道田萌现在开始报恩了,说是“有几位泗平县的知名人士想拜访您,请您到泗平县会馆一叙!”实际上是田萌想介绍几位在泗平县有分量的人给自己认识,巩固自己的势力。
  “今晚?那个程静雯到了没有?陶副县长今天有什么安排?”沈明哲没说去不去,反而问起了政府的事。
  “程主任已经报道,现在正在收拾住处,陶副县长今天去一中视察工作”沈明哲望了望刘骞那精明的眼神,心中对这个秘书更是满意。
  “你的女友是叫温晓兰对吧?你们和好了没有?”沈明哲望着留着年轻的脸,想起陶莹莹说起过刘骞失意时女朋友另攀高枝的事。
  “我们已经彻底分了,我跟了沈县长后,她曾经三番五次的来找我,但是覆水难收,有时我挺感谢命运的这种安排,让我看清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话虽然很沉重,但是刘骞的目光灼灼生辉,全然没有失落的痕迹,沈明哲用力的拍了拍刘骞的肩膀,没再说什么!
  这就是男人,男人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沈明哲和刘骞明为上下级关系,但是二人并肩经历的前期的风雨之后,现在已经不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二人可说是惺惺相惜,互相佩服。
  “通知田副县长,晚上我会准时赴宴!”沈明哲很快便转移话题道。
  刘骞应声后离开沈明哲的办公室。
  纺织厂的事,像座山一样压在沈明哲的心头,打开电脑,沈明哲登上自己的qq,已经好久没有这份闲情逸致来娱乐了。
  “卡布奇诺在线?”沈明哲忍不住惊呼,卡布奇诺是李烨的网名。
  “烨,还生气吗?”沈明哲瞪着眼睛注视着电脑屏幕,过了好长时间才出现头像闪烁。
  “我不是烨,她已经死了!”看到这话沈明哲的心一下沉到谷底。
  “烨,你忘了我吧!我不是哪个能带给你幸福的人!”说出这话沈明哲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但是沈明哲明白自己的性情,就自己现在的这种作为,组建家庭只能是伤害别人,祸害别人不如祸害自己。
  “我怎么这么倒霉遇见了你!你就是我一生的魔咒!”电脑那边的李烨已经泣不成声,妹妹李云清抚抚着李烨的秀发,怜惜的擦拭着李烨的泪水。
  “你是一个好女孩,我是一个坏男人,咱们注定不能走在一起,会有一个白马王子来娶你,李烨,我祝你幸福!”沈明哲也是满脸泪水的说出了这话。
  沈明哲对李烨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沈明哲是泛情,而不是无情,对待女人沈明哲最大的缺点是不专,穿梭在万般花丛中,处处留情,处处留香。
  对周灵雪,对周美美,对陶莹莹,沈明哲都是付出了感情的,其中任何一个陷入危险沈明哲都会玩命的去救,是不惜生命的去救,正是这种性格伤害了李烨。

  电脑那边的李烨已是泣不成声,趴在李云清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李云清和姐姐一起长大,眼看着李烨悲痛欲绝的样子,心中也如刀割般的难受。
  她擦拭着李烨脸上的泪珠道:“姐,你如果真的离不开沈明哲,就别怪他,官场是最大风险的职业,每一个高官后面都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家庭的另一半都有一段惨不忍睹的血泪史。”
  “云清,我该怎么办?我没用,我始终放不下他,我该怎么办?”李烨的泪水浸湿了李云清的衣服。
  “要么放弃沈明哲,要么放弃自己!”说起来简单,这段时间李烨已经证明自己是不能放弃的沈明哲的,放弃自己?放弃自己固守的观念?她能做到吗?李烨不停的问自己。
  关了电脑许久,沈明哲才渐渐平复自己的心情,收拾停当后,驾车向越好的饭店驶去,这个田萌要的房间很有意思,“桃阁”,奶奶的,老子正好心情不好,没想到刚好陷进了桃里。
  打开门沈明哲一愣,屋子内的四个人,沈明哲只认识田萌一个。
  “沈县长,这位是邮政储蓄银行的吕经理,这位是移动公司泗平县分公司的尹经理,这位是泗平县城有名的三爷。”田萌一一介绍,沈明哲也挨个握手,客气一番后沈明哲坐到了首位。

  “沈县长来泗平县后露的这几手真他娘的敞亮,爽快,我敬一杯,先干为敬了!”那位叫三爷的秃头自己倒满酒,微一拱手端起来一饮而尽。
  见三爷这么豪爽,沈明哲很喜欢这种坦率的性格,二话没说,端起来一饮而尽,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三爷。
  一看大吃一惊,三爷两个手腕的上分别纹着一对狰狞的蜈蚣,脖子里挂着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满脸横肉,酒槽鼻,一看就是街头巷尾混社会的。
  “沈县长,别看这杯酒喝起来简单,一般人没这个资格跟我喝,当年孟良军几次三番的约我喝酒,老子不鸟他,没文化的人也是有身份的;郑秋云那老娘们找过老子,让老子几句话骂走了,流氓也是一种职业,看不起的人我话懒得和他说。”三爷说完又喝了一杯。
  “这次田萌又提喝酒,本来我不打算来的,一听是沈县长我就来了,甭管你是县长还是啥官,在我这只有兄弟!”

  沈明哲很快发现三爷地位的不同,三爷说话时另外两位都恭恭敬敬的听着,酒杯不敢碰,连筷子都没敢拿,像两个小学生一样端坐在那里。
  唯有田萌笑嘻嘻的坐在下面接口道:“三爷就是这么个直爽的性子,大家开动起来吧,再不喝酒就被三爷喝没了!”
  有了这句话现场的气氛立马活跃起来,邮政储蓄银行的吕经理双手端起满满的酒杯道:“沈县长,借花献佛,借酒表态,用得着兄弟的地方支应一声,我干了!”
  沈明哲还真有点不适应,怎么端酒就是“干了”,这样的话酒量再好也禁不住劝呀!
  连饮两杯沈明哲赶紧夹了几口菜,随后吕经理再次端起酒面向三爷道:“三爷,希望你照应着!”说完吕经理又干了。
  三爷嘴里轻轻的“嗯”了一声,端起酒杯抿了一下,湿了湿嘴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