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2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大海拿过批条交到沈明哲手中,只见上面上写道:“刘德旺,赵衡军两位同志有在批发市场自由批发的资格,请市场管理办公室尽力配合。孟良军!”
  沈明哲经常见到孟良军的签名,一眼便认出这是孟良军的真迹,周围的群众眼见这两位作威作福、欺行霸市的无赖就要伏法,正要击掌相庆时,没想到事情的演变充满了戏剧性,纷纷把目光转向沈明哲。
  牛大海也在注视着沈明哲,按说此时沈明哲并不具备与孟良军掰腕子的实力,现在沈明哲要做的就是低调,等待机会,韬光养晦,默默的积蓄几年,等有了自己的势力在和孟良军一决高下。
  沈明哲沉思了足足两分钟,出声道:“这张批条是假的,抓起来!”
  听到这话几位丨警丨察纷纷将目光转向牛大海,牛大海很是意外,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没听到沈县长的话吗?”
  “咔”的一声,两个手铐铐住了两名刘德旺、赵衡军的壮汉,周围响起了一片喝彩声和称赞的声音,看到众人欢呼雀跃的样子,牛大海也觉得自己这次做得很值。
  牛大海刚才的担心一扫而光,只要能为百姓做那么一点点好事,自己即使丢官罢职也值了。
  同时他也相信沈明哲既然敢这么公然和孟良军叫板,肯定想好了后路,毕竟能够走到副县长这个位置的人肯定不会是泛泛之辈,走一步看三步的觉悟是必不可少的。
  此时的沈明哲却在感叹着老百姓的善良和朴实,仅仅是铐住了两个无赖,还没进行处理老百姓就感恩戴德的表示感谢,那个小女孩更是夸张的冲着沈明哲磕头,说她们家倾家荡产才凑齐钱进了这批货,是沈明哲救了他们全家。
  离开乱糟糟的批发市场,沈明哲叮嘱牛大海遇到阻力不要硬撑,及时和自己联系。
  不过才回到办公室,沈明哲刚刚坐下就接到了孟良军的电话。
  “喂,沈县长,哈哈哈哈,我刚刚听说有人拿着我的批条去批发市场做些违法的事,幸亏沈县长慧眼独具,一眼识别出真假,维护了咱们党员干部的形象,我准备向郑书记提议近期在县党校召开一次党风党纪的学习活动,到时邀请沈县长到县党校去做报告!”说完孟良军有笑了几声。
  沈明哲一时弄不清孟良军的真意,只能打着哈哈道:“呵呵,其实那笔迹模仿的和真的一样,我也没分清真假,不过我相信孟县长的人品,更相信孟县长的为人,这种鸡鸣狗盗的人,相信孟县长是不会给他们批条的!”

  听到沈明哲的话孟良军和欢畅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还是沈县长了解我,唉,知己难寻呀,要说人品沈县长更高一筹,沈县长这才到泗平县几天呀,俨然成了正义的化身!”孟良军的话似乎是在恭维称赞沈明哲,实际上却是在说沈明哲这个人太张扬。
  挂了孟良军的电话沈明哲想了半天,他也没弄清孟良军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沈明哲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周美美的计划,拿起电话拨出了周美美的号码。
  沈明哲电话中把今天的事详细的告知了周美美,周美美听完后道:“你呀,真是没什么悟性,现在这个时候一定要低调,装出一副混日子的姿态,等时机成熟给人以致命一击,有什么事不能忍耐下来?”
  “好了,就这样吧,最近我在跟一个大型记录片,也没时间去你哪里,你找个可靠的人把东西送过来吧!剩下的事你不用管了!”
  对于大家族的事,沈明哲早就听李烨详细介绍过,每个在官场上显赫的大家族,私底下都有自己的产业,所以真正从大家族走出来的官员很少有贪污的,因为他们受到这个家族的支持,根本就不缺钱。
  而大家族的经济产业都需要一个能力超强的掌托者,掌管了一个家族的经济命脉。
  挂了电话,沈明哲思来想去唯有老钱最可靠,沈明哲留了个心眼,分别把日记和u盘的视频留了备份,交代一番后便让老钱回趟岳州,同去的还有周灵雪。
  下午一上班,刘骞便急匆匆的闯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沈县长,‘香港之行’的事您知道吗?”

  听到这话沈明哲一愣,微微皱眉道:“什么‘香港之行’,好好说,这么毛毛躁躁的怎么做大事。”
  刘骞微微红了红脸道:“每年的这个时节,泗平县都会组织一次到香港的经济交流,一般都是孟县长牵头,带领几个副县长和下面的几个乡长镇长到外面长长见识,这次本来我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据说名额已经确定了,沈县长您……好像不在名单之内!”
  看到刘骞一脸沮丧的样子,沈明哲道:“‘香港之行’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刘骞连忙解释道:“这倒没有,也就是公费旅游一番,更重要的是联络感情,和下面的镇长乡长交流交流,互通有无!”
  沈明哲也明白了刘骞的意思,刘骞是想让自己借这个机会和下面的官员打成一片,培植自己下面的势力。
  沈明哲心中暗叹刘骞的想法太单纯,孟良军怎么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哪。

  下午的县长会议果然公布了“香港之行”的事,确实没有沈明哲,董卿副县长故去后留下的副县长空缺至今仍没合适的人选填补,所以今天的会议留有一个空缺。
  不知是谁在空缺的位子前把董卿的玻璃水杯摆在哪了,令会场的气氛有些诡异,与会人员时不时的斜眼向那个地方瞅上一眼,似乎董卿会像往常一样突然发表的看法,唯有孟良军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这次的香港之行,我们出去的人是自在了,只有辛苦沈县长了,要帮我们看好家,沈县长肩上的担子很重呀!”临近散会时孟良军似有所指的道。
  沈明哲明白孟良军的心思,他这次走的不踏实,怕自己在后面再给他起什么幺蛾子,便不咸不淡的道:“孟县长你们就放心的走吧,不会出什么大事,有什么事我会及时电话和孟县长沟通的!”

  听到沈明哲略有不快的语气,孟良军知道“香港之行”的事自己办的不地道,实在是因为“香港之行”对自己很重要,其中涉及到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节目。
  孟良军宣布散会后,不知道是谁有意无意的打翻了董卿生前用过的杯子,杯子中的水顺着杯子倒下的方向流去,很快便流到孟良军的杯子下,众人脸色凝重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孟良军脸色铁青的拿着水杯离去。
  散会后不久众人便上了一辆租来的考斯特,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行礼离去,准备今晚到岳州市坐当晚的飞机,见到一行人拖着行李箱的样子,沈明哲的心里颇不是滋味。
  人家明显是早就准备好了,马上要离开了才召开紧急会议通知自己,同在一栋楼办公,自己竟然毫不知情,可见人家对自己防备的多深,在县政府自己明显是个另类,按照分工自己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和孟良军重叠的,问题是现在没人来找自己汇报工作,分工内的事自己也无处下口。
  来泗平县这么长那个时间了,工作迟迟未打开局面,处处受到孟良军的牵制,自己这官当得还真是窝囊。
  郑秋云在泗平县这么多年,和孟良军的势力旗鼓相当,二人的跟随者盘根错节,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真假难辨的地步,哪里还有沈明哲发挥的空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