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26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沈县长吧!”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沈明哲是既惊讶又尴尬,这明明是男厕所呀?
  “呃,那个,沈县长啊,您别介意,女厕那边的蹲位太少,人又多,我又有点急。”话还没说完,一阵巨响之后厕所内再次陷入安静,这位女同志沈明哲倒是认识,她就是已经故去的董卿副县长的秘书夏玉琪。
  夏玉琪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可憋死我了,沈县长,你说我们女人为什么非得蹲,看你们男同志多方便,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办这事,女的却得蹲着!”

  夏玉琪跟着董卿时并没有这么善谈,没想到这种性格的女人也能来混官场,没等夏玉琪说完沈明哲便提上裤子走了,他实在没兴趣和这个秘书探讨女人蹲着尿尿的问题。
  回到办公室,沈明哲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问周美美那些证据怎么通过媒体的力量利用的事情,还没等拿起电话,敲门声想起了。
  刘骞推门进来后对沈明哲道:“沈县长,刚才大门口的值班门卫打来电话,说有一个叫程静雯的要来见你,被门卫拦住了!”
  “让她进来!”沈明哲听到程静雯的名字就想起那个村姑,虽然已经调任了,但在沈明哲印象中她依旧是个漂亮的挂职村长。
  刘骞并没有马上离去,反而红着脸问了一句:“沈县长,你和这位姑娘很熟吗?”
  见刘骞的一脸发春的神情,沈明哲很是奇怪,道:“她原来是南郊区一个村的挂职村长,后来去乡里任职后就没联系过,怎么?”
  “没没没,我出去了!”一向沉稳的刘骞竟然慌乱起来。

  时间不长,一身淡绿色长裙的程静雯便俏生生的站在沈明哲面前。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工作的?”
  “快坐下,快坐下,刘骞,冲杯我的极品铁观音给小程!”见到熟人,沈明哲感到很是亲切。
  听到沈明哲一连串的问话,程静雯内心充满了委屈,自从自己在沈明哲的帮助下进了乡里,她就没少往李家的老宅跑。
  每次去自己都是带着丰厚的礼品,而且帮帮着李家老宅的看护人做些事情,自己虽不是出身富贵,但是自小在家也是被宠大的,在自己家可没干过这么多活,没想到的是沈明哲和李烨一直都没有回老宅。
  程静雯觉得在机关里自己孤零零的一个弱女子,实在无力为继,每天疲于应付这些男人就已经很累,曾经在村里将那帮村官玩弄的团团转的手腕,在这些官场老油条面前简直是小儿科,这时程静雯再次想到了那个看了自己而没有动手的人——沈明哲。
  “沈县长,我来岳州市学习,顺道来看看您!”许久未见,程静雯的话语显得生分了好多。
  “从岳州到泗平县大约有五十公里的路程,你这个道顺的有点远了!”谎言被当众揭穿,程静雯反倒是“哈哈”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不要紧,浑身乱颤,沈明哲见惯了城市里浓妆艳抹的女人,再次见到清秀可人、小家碧玉的程静雯觉得很是养眼。
  二人聊天的间隙,刘骞不断的出现,一会添水,一会送报,沈明哲微微一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在沈明哲的旁敲侧击之下,程静雯含蓄的表达了自己这次来找沈明哲的真正缘由,沈明哲并没表态,很快便将接待任务交给刘骞,吩咐刘骞好好款待程静雯。

  送走了程静雯,沈明哲叫上老钱再次来到批发市场,看到批发市场的繁忙的景象,沈明哲的内心很是矛盾。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批发市场有猫腻,里面有暗箱操作的痕迹,但是有数以万计的商贩靠着这个批发市场养家糊口,自己万一把这个盖子揭了,这些商贩怎么办?
  百姓是无辜的,这些商贩不应该受到牵连。章丹的丈夫说纺织厂参与洗黑钱,加上孟楠和孟良军的前妻萧岚的参与,沈明哲有了个的大胆的猜测。
  孟良军将自己非法途径得到的钱财,转交于萧岚,由萧岚以注资的名义将钱投到纺织厂,然后以批发市场为媒介将货物低价批发,这样利润虽然很低,但是洗钱的过程缩短了许多,黑钱这么一折腾变白了!
  当然这仅仅是沈明哲的猜测,缺乏证据来验证,沈明哲唯一的证据就是那本日记和那个红色的u盘,虽然这些证据足以将孟良军打入深渊,但是纺织厂的问题并未彻底根除。
  “我们的进价都比这个高,批发给你我们不是赔本吗?”一个小女孩弱弱的声音道。
  “今天你批也得批,不批也得批,你是搞批发的,不批,你收拾摊子滚蛋!”另一个粗爆的声音打断了小女孩的话。

  听到这里沈明哲缓缓的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只见两个壮汉正在清点着小女孩摊子前的衣服,小女孩则躲在一边不停的擦眼泪。
  “太可怜了,这小姑娘家庭困难,为了供弟弟上学,辍学做起了生意,好不容易凑了本钱交齐了摊位费,提了第一批货没想到就遇到这帮人。”
  听到围观群众的议论,沈明哲很是气愤,来这里批发衣服怎么还能自己定价?批发商还得按照你定的价格批给你。真是岂有此理。
  见沈明哲走到前面,老钱赶忙寸步不离的紧跟。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来批发的,是来抢的吧?”听到这话两个壮汉放下手中的货物看着沈明哲,周围的群众也惊讶沈明哲的胆量。
  批发市场的人口流动量很大,沈明哲前一段时间在市场里被拘留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两壮汉显然不认识沈明哲。
  他们觉得这两个人批发市场没有不认识的他们的,他们专门欺负那些外地摆摊的,强制以低价批发进来,然后再强制批发给别人,这样他们赚取其中的差价,而且两人据说都有很硬的关系。

  “谁的裤子没系好把你露出来了!”两个壮汉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在批发市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丝毫没有担心有人能在批发市场闹出乱子,况且他们手中还有一张王牌没用。
  有老钱在旁边,再加上自己的身手,沈明哲虽然不担心动用武力解决,但是现在他的立场变了,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他二话没说拿出手机拨通了牛大海的电话。
  挂了电话没几分钟,牛大海的警车便呼啸而至,下车后牛大海和沈明哲打了个招呼,接着便看着沈明哲问道:“抓谁?”
  听到这话,沈明哲微微侧目,这牛大海也太直接了,当着这么多人问的这么不含蓄,岂不知牛大海是故意以这种方式来表明心迹的。
  “牛局长,你们详细调查下这件事。一定要公事公办,依法办事!”沈明哲并不想过多涉猎。
  局长亲临,那两位壮汉的目光中明显露出了不安的成分,警车上下来的丨警丨察很快便开始进行现场笔录。
  沈明哲和牛大海聊着天的功夫,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被弄清,牛大海心领神会的知道今天沈明哲想收拾这两个家伙,便出声道:“带回去先拘留!”

  话一说完两个壮汉慌忙道:“我们有孟县长的批条!”听到这话几位丨警丨察立马停下了动作,牛大海也有些犹豫,毕竟在明面上他们是孟良军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