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1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客商请客在外县玩了一个雏,已经把自己榨的差不多了,和郑秋云两个人上上下下的换了几种姿势后找不到感觉,再加上中间郑秋云接到了下属的电话,称沈明哲和人大主任的儿子刘骞在私下见面。
  听到这话郑秋云搭配一紧,心中一阵欣喜,刘东盛在泗平县算是一个特例,虽然在孟良军的阵营里,但是孟良军并不能完全控制他,对于一个即将退休的人,除非你抓住了他的把柄才能完全控制他,刘东盛偏偏又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郑秋云心中一高兴,柔声道:“亲爱的,走正门!”
  两个人已经折腾了半天,郑秋云始终兴奋不起来,所以孟垒一听到郑秋云的话赶忙将郑秋云翻过身来,心中暗骂:“叫你没感觉,叫你没感觉!”
  孟垒找准位置,郑秋云像杀猪般的嗷嗷叫,一直叫到满头大汗,抽搐不断,最后又如死狗般的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孟垒赶忙清理现场,之后很是疲劳的准备大睡。郑秋云突然睁开似睡的双眼道:“我还要!”听到这话孟垒差点休克,再来一次的话孟垒恐怕会经不起折腾。
  但是没办法,郑秋云已经四十多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孟垒很后悔白天玩的过火了,自己也是快五十的人了,其实郑秋云也是吓唬孟垒一下罢了,她自己尽管还想再来一次,但是丈夫的能力日趋下降,愈见不行,郑秋云走到厨房洗个根黄瓜,拿着走进了卧室,对满脸吃惊的孟垒道:“还是它好!”
  “那个……你呀”孟垒无奈的摇摇头,转身闷头就去睡 。“我喜欢乡土的,有感觉,原生态纯绿色,吃着卫生,用着放心。”说着郑秋云张口把黄瓜的尖部咬掉。
  郑秋云再次流水时,孟垒已经是鼾声四起了,郑秋云一脚踹醒孟垒,孟垒又开始按照步骤清理战场,郑秋云则舒畅的躺着睡了。
  县长孟良军接到沈明哲和刘东盛见面消息时,孟良军和在和妻子在一起做功课。他的手机响起了信息铃声,在中学教学的妻子李秀娟抓起孟良军的手机塞进了枕头底。
  孟良军整整大了李秀娟十岁,虽然孟良军对李秀娟千依百顺,但是李秀娟内心的渴望是难以得到满足的,试想自己五十岁时,孟良军六十了,到时自己正是最猛烈的时候。
  孟良军则已经垂垂老矣,恐怕到时候孟良军的搭配已经难以直立了,那时自己还是得出外打打野食,这样的话自己还能多享几年乐子
  李秀娟在高中教学,现在的学生太开放,即使泗平县县这种落后的县城,也不时出现男女生夜不归宿,甚至女学生怀孕的事。
  没办法,学生晚上放了晚自习后直接去宾馆,老师总不能跟着监督吧?据说有的男女生在宾馆了长期租房,根本不回家去住,这哪里是上学,分明是居家过日子。
  李秀娟的一个同事是个离异的女人,时不时的带着班里的男生去她家里吃饭,而且带的男生还没重复过,眼见着那位女同事的皮肤越来越光滑,肌肤越弹性,那位同事每天哼着小曲,心情很是愉悦,那都是天然的补品—男人滋润的结果,李秀娟只能是羡慕嫉妒恨。

  随着温热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孟良军看着妻子李秀娟阴沉着脸,战战兢兢的道:“没控制住,没关系,等会再来”
  李秀娟赌气转过身背对着孟良军,孟良军无奈叹气。“唉!没办法,能力是硬伤,自己在官场上干不过郑秋云,在家里干不过李秀娟,自己这个县长当的窝囊,这个男人当的更窝囊!”
  就在这种情境下,孟良军看到了沈明哲和刘东盛见面的消息,心情更为低落,没想到这个沈明哲这么快就坐不住了,开始在政府挖自己的墙角,孟良军心里一阵阴狠,在泗平县自己不能把刘东盛怎么样,但是自己可以收拾沈明哲。
  在这关键时刻自己不能让沈明哲把自己手中的票给挖去,刘东盛还没退休,常委会他的一票还是很关键的!
  李秀娟只顾着自己伤感,也懒得管孟良军做什么,要不是顾忌着上高中的儿子,李秀娟真想再次疯狂的活一回。
  现在没办法了,自己是县长的妻子走到哪里受到的关注都比别人多的多,自己连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想想就觉得压抑。
  沈明哲如果知道自己的一次赴约会让县里的一二把手有如此的大的反应,恐怕沈明哲也会觉得自己特牛逼,特自豪。
  第二天一早,沈明哲就来到单位,从大门经过的时候,两名警卫站得笔直,同时招呼道:“沈县长好!”

  沈明哲笑着点了点头,先去了机关食堂,他没吃早饭呢,昨天政府办主任田萌给他留下了饭卡。
  沈明哲直接去了食堂,机关食堂是县委和政府合办的,其规模和档次都很高,厨师都是在外面的星级酒店聘请的。
  选择在机关食堂吃早餐的人不少,沈明哲原本准备去窗口排队,可县委办公室主任李靖走了过来,他刚刚吃完早饭,向沈明哲道:“沈县长,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在1号包间。”
  想起昨晚刘东盛的话,这个李靖应该是刘东盛的世侄,沈明哲热情的寒暄着,来到了包间内,看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全麦面包、牛奶、荷包蛋、水果、营养搭配非常合理,沈明哲坐下道:“李主任,以后不要专门安排了,我去外面吃,别搞什么特殊化。”
  李靖道:“过去都是这样,郑书记和孟县长家都在本地,从不在机关食堂就餐,沈县长孤零零一个人来支援泗平县县,这也算不上特殊化。”
  二人简单交涉了几句,沈明哲很快吃完早餐来到办公室,远远的看到刘骞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见到沈明哲走来,疾步上前接过沈明哲的包,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二人都没出声一起进了办公室,没等沈明哲说什么,刘骞就动手整理起来,桌上的文件分门别类的整理,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排好顺序放在沈明哲眼前。
  沈明哲端着刘骞泡好的茶轻轻品了一口,满怀欣赏的打量着刘骞,没想到这小子手脚这么利索。沈明哲看了看时间距离上班还有十分钟,随手拿起了桌上的报纸,看了看新闻,报纸的内容很空洞。
  轻轻地敲门声引起了沈明哲的注意,在获得沈明哲允许后,刘骞将房门打开了,老钱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沈明哲笑着站起身来,他走过去很亲切地拍了拍老钱的肩膀:“老钱,你总算来了!”
  刘骞见到二人亲近了的样子,悄悄掩上门走了出去,沈明哲满意的看着刘骞离去的背影。
  老钱憨憨的笑道:“沈县长,我来了。”
  沈明哲道:“什么时候到得?”
  老钱道:“昨晚十一点多,因为太晚了,也就没敢打扰您,就在县委招待所住下了,希望没耽误工作。”
  沈明哲眼道:“先休息一会儿,我已经打好招呼了,等会去报到,今天就正式开始工作。”
  日期:2019-03-07 07: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