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0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闻上报道着全省各个市的今天发生的大事,陆梅召开全市安全工作会议的场景有幸上了省台新闻,看着那个一脸正经的样子,沈明哲在脑海中和那个四仰八叉躺的女人很难联系在一起。
  “省纪委书记主持召开干部廉政大会!”听到这话犹如打了强针剂一样突然坐起,目光紧紧盯着画面上那道熟悉的身影,省纪委书记身后竟然坐着党校班主任张炳刚。
  “他成了省纪委书记的秘书?”沈明哲除了吃惊之外,更加为张炳刚的转变感到欣喜。
  沈明哲很快就找出张炳刚留给自己的那张只写了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的名片,想起当时在酒文化展馆离别时候,张炳刚的那句话:“兄弟,今天承你情了,以后有事情尽管找我。”
  沈明哲心中顿时泛起自己的心思,后来又全盘否定,自己仅仅是帮人家一次,人家不可能会为此事来帮自己吧?这事涉及市级纪委,他是省纪委的人会帮自己?
  正在犹豫间电话响了,是副局长陈晓东,约自己吃饭聚聚,在自己受人冷落时人们见到自己大多畏如蛇蝎,自己就像瘟疫一样,走到哪人们就躲到哪。
  这个陈晓东有点意思,这个时期还毫不避讳约自己出去聚聚,值得结交,想到这里沈明哲搭车疾驶而去,到了房间不出所料的第一眼先看到一身绿装的桑月,然后才看到坐在旁边的陈晓东。
  在单位里桑月对沈明哲很是尊敬,出了人事局的大门桑月似乎并不怎么买沈明哲的帐,见沈明哲进来只是微微翻了翻眼皮,连腚都没抬一下,其实这也不奇怪,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人家还有个区人大主席的舅舅。
  为什么桑月回来?沈明哲看看陈晓东又看看桑月,似乎明白了,陈晓东比沈明哲年长几岁,但还是未婚,而桑月又长得漂亮,可以看出两个人已经好上了,也难怪桑月刚入仕途就这么聪明,原来是陈晓东在背后指点。
  陈晓东热情的起身相迎,两人也省了很多客套,直入主题,酒店小姐开始上菜,不一会就一大桌,每个菜上来之后,小姐都要报一下菜名,一些很普通的菜叫的名字却是千奇古怪,比如一道红烧肉,小姐报出来的名字确是“巫山盖玉”。
  每次报菜名沈明哲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但又想着笑出声来却是显得自己思想卑俗,有失大雅,于是强忍着。
  菜不一会儿就上齐了,小姐拿了好几瓶茅台,这架势倒让沈明哲有些害怕,陈晓东很能喝,两个人这动不动拿出几瓶茅台,这不是拼酒而是拼命呀?
  沈明哲看着这么多酒苦笑,这是不是要借酒消愁了?
  “你笑什么哪?”听到陈晓东一问,沈明哲连忙回过神来道:“我想起一个典故和你说下,是这样的,沈明哲清了清嗓子,说一美女作家请一编辑审稿。编辑斜看着美女笑曰:上半部较成熟,有两点很突出,可惜下半部有些毛躁,并有一个漏洞,水份太大。”
  于是美女作家着急的问:“那怎么办?”编辑答曰:“日后再说。”沈明哲刚说完,桑月第一个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陈晓东则哈哈大笑连称:“哈哈,早知道沈局长是笔杆子出身的文化人,想不到您说段子都这么文化,哈哈!”

  “那我也说一个,我读书那会儿,班上的女生长的蛮文静很单纯,在食堂打饭排队,正是中午,人非常多,学校的食堂管理也不在,一同班男同学就想插队,正好见这女生已经排队了很前面。”
  “于是他就走过去说,某某我想插队,我插在你前边好呢还是插在你后边好呢。女生单纯,就说,你就插我前面吧,前面快一些,马上就到了。”
  说完,一旁的学生大笑。女生反应过来就哭了跑了。”陈晓东说完,二人再次大笑。
  沈明哲道:“不会这说话的男生是你吧。”陈晓东打了个哈哈,道:“我倒是想,可惜不是!”

  二人说得兴起,一时没顾得上旁边怒目圆睁的桑月,桑月一脸臊红,很是羞涩的样子,在灯光的照射下很是妩媚。
  桑月尽管对他们的典故很感兴趣,但是也极力表现出反感的表情,见沈明哲一改在单位时的低迷,心里还是有些高兴。
  二人说着话小姐又开了一瓶酒。
  陈晓东似乎是这方面的行家,喝了口酒继续道:“我本人平时喜欢看足球,我就讲个关于男足的。他说,中国足球队兵败后,‘印度神丸’厂商找了国家队一名队员某某做了一个广告情节是:某某左手抱着一个足球,右手指着屏幕说‘谁能坚持90多分钟?我能!’”
  “于是某套的厂家看了这个广告后,深受启发,于是从国家队里找了一群队员也做了一个广告。画面是:所有队员对着球门狂轰烂炸,广告语‘不管发动多少次,不中就是不中’”

  “结果生产避孕药的厂家看了以后也想搭乘顺风车,可自己的药怎么着也是给女人用的,但是经过三天三夜的冥思苦想,终于找到了个办法:找了个吹黑哨的裁判身穿黑衣,哨子一吹,手势一打,傲气凛然的说‘不管中了多少,统统的不算’。”
  听完这个段子连桑月都笑得肚子疼,一场酒喝得很是开心,玩的很是惬意,说说笑笑的很是快乐,出门时沈明哲和陈晓东都已经跌跌撞撞的了。
  陈晓东紧紧握着沈明哲的手道:“兄弟,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阴天下雨常有,但是每次都很短暂,相信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冉冉从东方升起!”
  听到这话沈明哲颇为感动,紧紧拉住陈晓东的手道:“患难见真情,谢谢了!”
  “还有我哪!”桑月不干了,娇滴滴的走过来紧紧的抱了抱沈明哲的腰身,见陈晓东将车头调好,桑月逃也似的钻进车一溜烟消失在远处。
  沈明哲一个人站在饭店的门口哈哈大笑,一直笑到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最脆弱的地方,每个人都有需要发泄时候,这时候,他是最脆弱的。
  沈明哲不过是浩瀚官场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了,一个弱小而又悲催的挣扎者。

  他抱着那么一点点期望,拨通了张炳刚留的名片上的号码。
  “喂,你好,这里是省纪委,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岳州市南郊区人事局局长沈明哲,请问张炳刚在吗?”沈明哲听到接电话的人不是张炳刚,极力压制住“怦怦”的心跳。
  “对不起,他跟着领导正在开常委会,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对我说,我一定帮你转达你的要求!”

  “那没事了。”
  “好的。”说完对方“啪”的挂了电话,沈明哲拿着话筒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又一条路被堵死了!
  沈明哲失魂落魄的,呆呆的坐在人事局办公室里,“妈的。要杀要剐来刀痛快的,干嘛这么折磨别人吗?”沈明哲心情明显没有了前段时间的平静。
  给张炳刚打完电话的第三天,沈明哲接到了张炳刚的电话,一看号码沈明哲连忙按了接听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