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7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处长,大恩不言谢,你的心思我明白,你的情我领了。”毕竟是混官场半辈子的人,任世毅很快恢复了固有的冷静,感激的冲沈明哲拱拱手。
  之后几人仅仅是吃饭聊天,再也没涉及到和工作相关的事情,气氛也不如先前那样活跃。
  由于市里的禁酒令,中午不能饮酒,宴席很快便结束了,坐在回组织部的车上,褚恬兰时不时的用眼角瞟着沈明哲,好像犯错的小女孩一样,很是可爱。
  沈明哲看在眼里暗暗好笑,心想这小丫头还行,是个可塑之才,就是缺少锻炼的机会!便出言安慰道:“小褚,你的脑子很好用,好好干,前途无量!”
  一语点醒梦中人,褚恬兰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对沈明哲心思的揣摩是正确的。
  沈处长到宴席上的眼神,还有最后他的疾言训斥也是做样子的,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在他的计划中,他长这盘棋下得大呀,恐怕连市委的几位常委都是这盘棋中的棋子吧?
  想到这里褚恬兰用仰慕和崇拜的目光看着沈明哲,觉得沈明哲在自己心目的形象异常高大,心中既感叹官场的学问之深,也庆幸经过今天的事自己算是入了处长的法眼了!
  大彻大悟之后,必要的表态还是要的,“沈处长,你放心,今后我会跟着你好好干,今后我就是你的人!”
  她表态很明确,但时沈明哲怎么听都觉得别扭,无论是跟着你好好干,还是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似乎都能令人浮想联翩。
  表完态之后,褚恬兰更加坚定的自己先前的想法,已经选对人了,至于做对事今后机会多的是,剩下的就是开对门了,趴下也是需要机会的,自己不能就这么急赤白脸的拉着沈处长趴下。
  沈明哲是借助了褚恬兰的嘴告诉他们,经信委的考察差不多定了,是由田静上任经信委班子成员,肖琳目前只是科长,还不够分量,当然也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肖琳有机会去泗平县当乡长,参与闫茜和陈召斌的竞争。
  做完这事,沈明哲心里舒畅了许多,自己布好了局,下面就看局中的人怎么来下这盘棋了,至于结果,那得看看任世毅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么有能量!

  第二天一早,岳州一个不出名小报引起了全市人的关注,头版头条刊登了几幅图片和一段不到一千字的文字,犹如一块石头投到平静的水面一样,在岳州市掀起一场风风雨雨。
  “公然提出这种要求,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醒目的标题激起岳州百姓的众怒,很多公民自发到市委市政府请愿,要求给百姓一个交代。
  文中有段顺口溜在民间一时流传:“副乡长无法无天,酒店公然强霸少女;部长更是嚣张,酒店胆敢嫖娼:处长很是无奈,对峙起来歇菜。”
  旁边还有一副沈明哲和蒋学斌以及陈召斌据理力争的图片,将沈明哲的形象刻画的异常强大,沈明哲暗暗叫苦不已。
  自己本打算隐藏在后,任亮这父子却这么不仗义,将自己抛到人前,你这不是帮我,也不是感谢我,你这是害我!
  报道还没看完,沈明哲就被叫到孟建波的部长办公室,孟建波沉着脸亲手掩上房门,低声道:“暂时停止对陈召斌的考察,任何人也不准再说陈召斌是候选人的消息,对蒋部长的事,整个组织部一律三缄其口,禁止任何人私自接受采访!”
  看到孟建波的表情,沈明哲心里还是很是舒畅的,惩恶扬善,尽管自己出尽风头是这次事件的一个败笔,但自己也算是为岳州百姓除害了,没想到任世毅的能量还真不是盖的,弄得这么声势浩大的,这老小子很给力呀!
  接下来一连几天,沈明哲沉迷在那种极为舒畅的状态。

  直到徐小悠应邀他到酒吧小酌,徐小悠就这么双手抱着静静的看着沈明哲,沈明哲潇洒的拿出一支烟点上,欣赏着她被挤压而更为突起的匈口。
  还是那个郊区的无人酒吧,她和沈明哲在一个靠窗的包间,当天的月色向水一样倾洒而下,似乎为徐小悠拨上一件最迷人、最迷人的睡衣,烫卷的头发极为夸张展示着她的迷人。
  她修长的脖颈覆盖着洁白的肌肤,锁骨处的凹陷犹如女人的中间沟坝,将这颗迷人的头颅环绕其间,肌肤一直延展到下方的突起,无沟不火。
  此刻的沈明哲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徐小悠微微抬头,用下巴挑衅的暗示着沈明哲。
  徐小悠自从和沈明哲后再也难以压制自己内心的恶魔,脑海中时时浮现沈明哲的影子,自已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来回的踱步,很是苦恼。

  她有时想借助那个植物人丈夫,都以失败而终。面对一个是守活寡的少丨妇丨,在这样夜晚如果不发生点什么,沈明哲感到有点暴殄天物。
  但是不着急,沈明哲静静的点上一支烟,潇洒的吐着烟圆,欣赏着徐小悠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样子,很是惬意。
  “你最近貌似很火的样子?”徐小悠煞风景的提出了这个话题。
  沈明哲也很无奈,自己现在备受关注,犹如被放在火上烤的羔羊一样,“我也不想这样,没办法。”
  “你觉得现在这种情景,你还能在组织部待下去吗?”徐小悠的话像一道晴天霹雳一样让沈明哲吃惊
  “你的小动作逃不过领导们目光,这次的事弄得市里很被动,连你们组织部也颜面扫地!恐怕谁也保不了你!”徐小悠一字一句的说出的话将意气风发的沈明哲打入深渊。
  “可是我这处长才当了没几天,我也没犯什么错,没有理由呀。”沈明哲争辩道。
  “这需要理由吗?现在外面都在盛传你是坚守正义的勇士,全世界只有你最正义啊?再说明升暗降需要理由吗?”徐小悠对沈明哲官场上的领悟能力很是侧目。
  “你有办法帮我破局的是吧?”沈明哲心想徐小悠既然能看得这么深,肯定会有帮自己破局的方法,没想到徐小悠竞然无力的摇了摇头。
  沈明哲失魂落魄的一言不发,徐小悠说这此话的目的就是有意的打击一下这个有点猖狂的小子,也没再安慰他,任由他在那里胡思乱想。
  对沈明哲的事并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只是太年轻,做事太张狂,丝毫不考虑后果,没一点为官之人的含蓄,这样的人在官场很难走的更远,沈明哲还没领悟到官场为人处世的真谛,童远峰告诉他谨记的,隐忍二字,他依然没有记住,不过有点挫折更利于今后的成长。

  由于昨晚沈明哲受到了徐小悠的点拨,沈明哲翻来覆去的想过之后,就考虑好了,只有叶建平和陆梅能将自己拉出水,但是他给组织部抹了黑了,怎么想叶建平说出口?剩下一个人就要找陆梅了,最先要做的是怎么样给陆梅道歉?
  这件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自己都没去向陆梅汇报,陆梅心中肯定有气,如果这件事自己在做之前,征询一下陆梅的意见,今天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况肯定不会出现。
  陆梅她也一直没有召他前去训话,他心里就有点踌躇了。想了想,他还是下定决心,主动去陆梅的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