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74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沈明哲的行为陆梅并不反感,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现在也不流行什么贞节牌坊了,再说两人都有那什么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留院观察两天。”沈明哲把医生的话跟陆梅说了一遍。

  她暗自思量一会道:“这是我的钥匙,我住在市委公寓二号楼,你回去帮我拿几套换洗的衣服,两天的时间外面的衣服还能凑活,可是里面……。”
  此刻的陆梅,完全就是一个小女人:“另外,你再帮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等等陆市长,这个我得找纸笔记一下,我脑子笨!”沈明哲赶紧制止陆梅说下去。
  “陆市长,您给家人或秘书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好,我回去直接拿来不就行了。”

  “我是一个人住的,这事最好还是别让她知道比较好!”说这话的时候,陆梅的声音压得很低。
  听到这话沈明哲尽管疑惑,但是领导不愿说,自己也不好多问。
  “好了,我简单的写了一下,你照这个回家去拿就行”陆梅把手中刚刚写好的一张字条拿到沈明哲面前。
  “陆市长,要不您一块回去得了,或者我们转院到市里?”沈明哲看看字条上的东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私人用品,这这让自己如何下手。
  “医生应该不让走吧,我浑身很无力,就麻烦你一趟吧!”陆梅倒是很看得开。
  “那行吧,”沈明哲表面上“勉为其难”实际上却是欣喜万分的答应下来,心中有股冲动
  驱车上高速,只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沈明哲便回到了岳州城市委二号楼,瞅准了没人,沈明哲迅速的打开防盗门,揣着那颗像做贼般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陆梅的闺房。
  原木色的地板,浅黄色的墙壁,淡蓝色的沙发,处处透着恬静与温馨,推开卧室的门,看到那张大的榻榻米。
  沈明哲开始着手准备陆梅需要的东西,犹豫了好久,沈明哲拿着那条镂花边的小白裤裤,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卫生间。
  觉得差不多了,沈明哲又悄悄的锁好门离开,连夜向临近县城驶去、陆梅也算着沈明哲离去的时间,提前走进了病房的洗澡间,身上粘糊糊的,就没一个舒服的地方,这澡也没洗,对一向爱干净的陆梅来说,这是最不能容忍的。
  一遍遍冲刷着自己柔美的身躯,直到白暂的皮肤开始泛红,陆梅这才拿过毛巾开始轻轻的擦拭,平坦的肌肤,白白的大腿,纤细的小腿……一直到自己的小脚丫,陆梅都擦拭的非常仔细。
  听到推门声陆梅将洗澡间的推拉门开了一个缝隙,将一只湿漉漉的洁白光滑的胳膊伸出去道:“递给我!”
  没接到自己的衣服,反而迎来了沈明哲整个人,她的一头烫发斜绮而下,粘伏在光洁的脊背上,直逼沈明哲的眼神。
  “痒死了!这医院什么水啊”陆梅很是郁闷自己会先开口,自己怎么说也是领导,招待下属也得叫临幸,自己怎么能主动哪?
  “我给你挠挠。”沈明哲指着自己急不可耐的搭配道。
  末了,陆梅拿过自己的小裤裤正想往身上穿,却是眉头皱了一下,手感不对,气味也不对,难道这不是自己的。再看看,没错啊!那是怎么回事。
  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但是陆梅是个有洁癖的人,抓过其他的衣服套在身上,“我的衣服都是在我跟你说的地方拿的?”
  陆梅怀疑沈明哲拿错了地方,和风细雨的问道。啊?是沈明哲心中一惊:“难道她发现了什么。”一边穿衣服一边强自镇定的回答。
  “你确定?”陆梅的声音依旧魅惑,但沈明哲却感到是在步步紧逼。
  确定沈明哲已经认定事倩败露了,虽然败露了,但是自己绝对不能承认,。陆梅开始了诱导,而且还轻轻的帮沈明哲擦拭了一下脑门上的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方突然对自己这么好,肯定有诈,不能上当,绝对不能上当,但是,沈明哲的心理防线还是被突破了,因为,陆梅的香唇竞然凑到他的耳边了……
  “为什么我衣服上的味道跟你身上的味道这么相似,说实话嘛,我不会怪你的。”
  “我……我把你的衣服给办了了!”沈明哲无奈的出口承认。
  “哈哈哈哈,沈明哲呀,沈明哲,真有你的!”陆梅笑得很是大声。
  沈明哲一脸尴尬的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陆梅,她除了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女之外,还是一个女强人。
  第三天早上,办理完了出院手续,沈明哲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运到车上。接下来即将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去哪的问题,是继续去省城还是回岳州。
  耽搁了两天时间再去省城,陆梅作为一个副市长时间上肯定不允许,但是事陆梅的事还没办哪?
  沈明哲坐在车上发动了车子,却迟迟未开,陆梅很是纠结的想了一会,叹了口气道:“回市里吧!”
  这次陆梅本来打算去省里联络下高层的感情,根本不是去看什么老中医,毕竟以沈明哲这样高调的人,在岳州官场里,他的流言可以编成一部小说了。
  但现在因为自己生病的事只能延后了,至于带沈明哲前往的目的,无非就是替沈明哲摆脱困境。沈明哲就这样陪伴着陆梅完成了这么一次未完成的省城之旅,不知道是陆梅的作用还是孟建波的顿悟,反正沈明哲当天就接到了孟建波召自己回单位的电话
  敲门后,孟建波既没表现很热情也没表现的很冷淡,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公事公办的道:“泗平县一个乡长心脏病突发,经医院证实需常年静养,无法继续回到工作岗位,目前有两个人选可供考察,一个是县副乡长陈召斌,另一个是市纪检委组织指导科闫科长,你们要事先做功课,捉前做好考察的准备。”
  孟建波又交代一番,便摆摆手让沈明哲出去,沈明哲回到办公室暗叹世界太小了,真是冤家路窄,自己和陈召斌打过不是一次交道了。

  这算是叫不是冤家不相逢了,东邻县玩不转,他跑到泗平县了,还混上了副乡长,可不是他现在又犯到自己手中。
  自己虽然不至于假公济私,但是至少也得公事公办,沈明哲知道陈召斌绝不是什么好鸟,把这种人扶持到乡长的位置那就是自己的犯罪。
  孟建波打发走了沈明哲,接着出门来到市委书记叶建平的办公室,房间内叶建平正和副市长陆梅以及市委副书记等人相谈甚欢。
  他们刚刚谈完经信委副局长和岳州日报的主编的人选问题,在这两个职务上叶建平做了让步,同意由田静和周美美接任,这两个都是陆梅在沈明哲的授意下支持的。
  当然陆梅支持周美美还有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掌握新闻媒体,就能与掌握了个人发言的主要阵地。
  日期:2019-03-01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