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7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维系关系最密切的方式莫过于联姻,而童家适龄的两个女孩子只有张雨寒和童彤,两个人现在的年龄还太小,在感情方面并不成熟,所以这都是不确定因素。
  况且,李海东的言论也仅仅是一种揣测,并不能代表童远峰的真实想法,现在国内许多身居高位的领导都很开明,极富远见,他们并不把血缘关系作为保障家族利益的唯一选项,而是将利益投资放在一些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的政治新星,那样似乎更加稳妥。而且,这种做法更隐秘,不容易为世人所诟病,从童远峰禁止子女从政的举动来看,童家选择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当然,和李海东的想法一样,这也只是沈明哲自己的推测。

  两人聊了一会,沈明哲忽地记起梁美凤上次提及的事情,赶忙微笑着问道:“李市长,上次赵秘书长的事情,市里的风声好像已经过去了,不知市委班子是不是讨论过了?”
  李海东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吐出浓浓的烟圈后,把烟头丢出去,轻声道:“叶书记不想把事情弄大,敲个警钟就可以了,毕竟赵志民和梁美凤在岳州多年,轻易动的太快,难免让很多人心惊胆战,现在他们对叶建平肯定会感恩戴德,在某些时候,可以祝他一臂之力。”
  沈明哲点点头,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还是正确的,叶建平并没有忽视那些潜在的力量,只是把这张牌藏在暗处,以免被对手警觉,从某种意义来讲,赵志民夫妇现在已经被打了叶建平的烙印,和陈炎庆那边应该是基本决裂了。
  一点多钟后,童远山终于下来,沈明哲忙走过去和他聊了几句,说有事要先走一步,童远山点点头,就让沈明哲坐自己的车先走,他今晚要在这里留宿,周一再返回市里。

  沈明哲又了二楼,向童远峰请辞,之后便匆匆下楼,坐进童远山的奥迪车里,司机开车拉着他返回市区,快到车站的时候,他的手机传出一阵震动,他拿出手机一看,立时接通电话,柔声道:“嫂子,今天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手机那边的周灵雪一边剥着橘子一边抱怨道:“死明哲,你这么这么坏呢,回岳州了,也不来看看我,你是想把我忘了嘛?”
  沈明哲赶忙赌誓发愿道:“没有,绝对没有,这不是最近太忙了,今天还在玉州呢”
  周灵雪轻轻地哼了一声,塞了一瓣橘子到嘴里去,悄声道:“我又没有千里眼,你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沈明哲嘿嘿笑道:“不相信你可以过来看看嘛,欢迎嫂子到玉州两日游。”
  周灵雪摇头道:“我才不过去哩,我志向小,在岳州就好开心呢”
  沈明哲赶忙切换出来短信,快速了编辑了一条信息,道:“来嘛,我想和你XX了。”
  周灵雪听到叮咚一声,看了一眼短信,小脸儿瞬间变的红红的,嘻嘻地笑道:“你讨厌啊,一边去。”
  沈明哲哪肯罢休,连续几条短信发过去,对着手机大干坏事,直把周灵雪羞得满面绯红,在手机那边呸呸地啐个不停。
  这边在岳州市委大楼里,郁闷的还有组织部长孟建波,他在办公室里思考着,他很清楚,这个年轻人锋芒太露,想当时沈明哲担任第一秘书的时候,自己求他就青云县提拔干部的事情透漏点叶建平的心思,沈明哲还给他玩哑谜,现在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底下?
  但就这件事而言,他并不能把沈明哲怎么样,停职只是对他的一种警告。
  孟建波不希望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有不同的声音,甚至盖过了自己的权威,上次市委书记叶建平找自己谈话时已经隐晦的表达了对自己的不满。

  组织部是市委的直属单位,外面竟然传言沈明哲和新任副市长陆梅走得很近的声音,和市委书记走得近,和李海东走得近,现在又和陆梅走得近,孟建波有些气不过了,县官不如现管,沈明哲在我手里,当然是我说了算!
  就在孟建波在办公室来回踱步的时候,电话响了,拿起电话一看是市长办公室,连忙按了接听。
  “孟部长嘛,我是陆梅!”听着魅惑的声音,想象着陆梅那绝美的身姿,孟建波立马站直了腰,恭敬地道:“陆市长,你好,我是孟建波。”
  “陈部长呀,有个不情之请,需要取得你的同意!”陆梅笑意很浓的声音传到孟建波的耳中颇为刺耳,孟建波心中思谋着,陆梅如果替沈明哲讲情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应付?
  “陆市长,有什么指示尽管说,只要不违反组织原则的事,我们组织部全力配合!”孟建波的话说的滴水不漏,提前把陆梅求情的话堵死。

  陆梅当然听出孟建波语气中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意思,心中虽微微恼怒,但是语气依然说不出的娇媚:“呵呵,呵呵,陈部长真幽默,违反组织原则的事我们肯定不能做的。”
  “是这样的,我有点私事需要去省城看看医生,听说你们组织部的干部一处的沈处长对那个医生比较熟,我想向孟部长借沈处长一用,到时原封不动的奉还。”
  听到这里孟建波心里咯噔一下,陆梅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借人?
  难道陆梅不知道沈明哲已被停职了吗?沈明哲对省里的医生比较熟悉?这算什么理由?沈明哲会些针灸推拿之术,在不是什么秘密,在当时沈明哲在办公室帮叶建平针灸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市委市政府。
  孟建波心里很不爽,陆梅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做得太过分?
  “呵呵,陆市长,组织部的工作你是知道的,任务忙,工作重,真正能做事的人很少,沈处长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呀,这借人……”
  陆梅也低估了孟建波脸皮的厚度,见孟建波要拒绝,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孟部长,在省城那个退休老医生,没有沈处长引荐的话,还真不行,还希望孟部长成全!”
  一个副市长对自己说出这种推心置腹的话,而且陆梅的姿态放的这么低,孟建波还真没法拒绝,再说沈明哲在停职期间,连向自己请假都不用。
  “那好吧!沈明哲借给你啦。”孟建波很无奈,对自己的做法隐隐有些担心,沈明哲要是把事情捅到省里,事情虽然很小,但是肯定会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孟建波心有不甘的给沈明哲打了电话,沈明哲听到事情的缘由,又给陆梅联系了一番。
  第二天一早,沈明哲早早开着组织部的车等在市政府门前的广场上,等待陆梅的莅临,时间不长,陆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了。
  沈明哲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了看位置,沈明哲径自得意了一把,这车子停的,领导一伸手就是副驾驶的把手。
  老天爷似乎也在帮助沈明哲制造机会,车子刚驶上高速便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沈明哲熟练的握着方向盘,完全出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
  沈明哲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陆市长,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陆梅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