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71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很大,约莫三十平方,靠着侧墙处,摆着一个宽大的暗红色写字台,面放着一盏造型别致的台灯,笔筒里插着一簇削好的红蓝铅笔以及几支粗重的签字笔,靠着侧壁处,是一排高大的梨花木雕的柜,柜很高,最面已经将要触碰到房顶,面整齐地排列着马列全集、《资治通鉴》、《二十四史》及各式中外名著,房里的布置简洁大气,彰显着一个省委领导的非凡气度。

  童远峰虽然笑眯眯地在和大哥聊天,但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沈明哲,见他的表情淡定从容,仍旧是那副不卑不亢的模样,而且,比从前更多出一份沉稳,他不禁微微点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份赞许之色。
  他与童远山悄声低语几句,童远山抬头瞥了沈明哲一眼,点点头,微笑着站起身来,转身走了出去。
  童远峰收起笑容,将身子坐直,瞬间恢复了省委组织部长的惯例表情,肃穆中透着一股威严,皱着眉头冲沈明哲招招手,沈明哲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微笑着坐在他的对面。
  童远峰从茶几的烟盒里抽出两根烟,丢给李海东一根,然后丢给沈明哲一根,童远山是不吸烟的,因为张静然不喜欢香烟的臭味儿,他自己点燃一根,然后深吸一口,沉声道:“最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处?”
  沈明哲本想说说现在的处境,市委组织部长孟建波对自己暗下绊子,副部长和各部门都不太配合,自己成了组织条线上的新兵蛋子,但是转念间,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于是轻声道:“一切都好,谢谢童部长关心。”

  童远山看看他,说道:“心里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早看出来你状态不对。”
  李海东笑着点上手里夹着的香烟,说道:“哈哈,在组织部工作,可不像在市委,看起来组织部是个香饽饽,可也是困难重重,老叶到处把你当钉子用。”
  沈明哲尴尬的笑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归结于自己工作还不熟悉,我能克服这些困难。”
  童远峰点点头,目光锐利地盯着沈明哲的眼睛道:“猪圈里养不出千里马,花盆里也栽不出万年松,要想在官场走得更远一些,主要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当然,以后如果感觉实在有困难,李市长虽然快退休了,也能帮上忙,老叶那边也不会为难你,实在不行的话,你随时联系我。”

  沈明哲微微皱眉,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童远峰察觉到沈明哲神色中的一丝不悦,笑了笑,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泛起的茶叶,喝一口后,尽量把语气放得舒缓些,缓缓道:“明哲啊,你觉得当官最重要的是什么?”
  沈明哲弹掉香烟的烟灰,眉头皱了皱,这个问题似乎可以长篇大论了,但现在显然不是,问题很宽泛,用最简练的语言,确实不太好回答。
  沈明哲知道这是童远峰在考验自己,思考片刻之后,选了一个最为中庸的答案,说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饮水思源,以利民生。”

  童远峰微微点头,拿手轻轻拍打着膝盖,继续追问道:“就你的切身体会,谈谈该怎么做领导?”
  沈明哲伸手端起茶杯,轻轻喝一口,放下杯子后,斟酌着回道:“做小领导要会谋事,做大领导要会用人。”
  童远峰微微笑了笑,对沈明哲这个回答,他倒觉得有些新鲜,便忍不住刨根问底道:“那你讲讲大领导应该怎么用人?”
  沈明哲轻声道:“要任人为贤,不要任人为亲;要多看下属的优点,不要对缺点无限放大;要坚持民主,多倾听下面的意见,不要养成一言堂的霸气;要会放权,不要把所有的权利都抓在手里……”
  童远峰笑眯眯地听着沈明哲讲完,低头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眼神中悄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接着道:“假如领导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你该怎么办?”
  沈明哲登时愣住了,有些不解地望着他,但从那张不怒自威的脸看不出半点端倪,他只好说道:“那只好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
  童远峰哈哈大笑之后,深深地望了沈明哲一眼,摆手道:“你个臭小子,说的一套一套的,你会阳奉阴违的话,那次在你们岳州招待所青云县许军民跳楼的时候,你就不会整这么多事出来了。”
  沈明哲尴尬的笑笑,心里想果真是省委组织部长,自己的性格使然,早就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童远峰继续说道:“为官之人,不管面对上级威压还是下级挑衅,你记住两个字——隐忍。”
  “那忍无可忍了呢?”沈明哲小心的问道。
  “你个小兔崽子,你这个小暴脾气,换成我的话,先把你扔进大山里锻炼十年。去去,外面呆着去。”
  沈明哲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来,神色坦然地推门而出,走到门外时,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此时,后背已经是被汗湿了整整一片。
  而后,李海东也童远山相续走出来,童彤古灵精怪的招呼他们打牌,童远山连连摆手,走向书房,李海东则被她抓了壮丁,沈明哲就站在众人的身后看了一会,发现四人打牌的风格迥异,各具特色。
  李海东是以让牌为主,有时明明抓到一手好牌,却故意打烂,为的只是讨童家人的开心;而童彤则是不动脑子乱出牌,毫无章法可循;童诚的思维非常敏捷,在打牌时常有神来之笔,在这四人里,他的牌技最高;而江惠芬则是‘胜固欣然败亦喜’,四人当中,以她的心态最好。
  十几分钟后,江惠芬打了个哈欠,把手中的牌放下,端起身前的茶杯轻轻喝一口,放下杯子后,轻轻转动一下身体,李海东马留意到她脸的一丝倦意,也赶紧把手里的牌合,轻轻放在茶几,微笑道:“童彤啊,你们旅途劳顿,我看还是让你妈先去楼上休息一会。”
  童彤依依不舍的将手里的牌扔在桌上,江惠芬微笑着点点头,领着童诚和童彤两人楼,径直去楼的卧室休息,而李海东则拉着沈明哲走到院子里,两人坐在厢房的台阶上,轻声攀谈起来。
  从李海东的口中,沈明哲了解到,童家老爷子深知官路艰辛,仕途险恶,故而立下规矩,禁止自己的子女从政,但是童家在江南耕耘多年,三兄弟志向并不相同,童远山掌管着童家的大部分家业,小弟童净海到处游山玩水,只有童远峰借助童老爷子的旧关系入了仕途,但是这么多年,他切身体会到了官场的险恶,把妻子子女纷纷安排到国外发展。
  但是自古官商总要有些牵连,童家的家业在大,也禁不住权利的折腾,童远峰是童家的人,很多事情不太方便出面,所以,童家日后在江南省利益的保障,多半要靠一个外人来维系,这个人的选择至关重要。
  沈明哲很清楚李海东讲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但他觉得李海东想多了,当然,他也很清楚,童远山带自己来参加这个家庭宴会,本身就带有一种推荐的性质,再加童远峰刚才的一番考校,似乎也在暗示着,自己已经成为童家重点考察的对象之一。
  但他并不太关注这些,倒不是他清高,毕竟他和童家之前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牵连,尽管他救过张家姐妹,但这种人情肯定比不上亲情。
  日期:2019-02-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