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7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童远山倒吓了一跳,仔细瞧去,这打扮得非常时尚的少女,可不正是小侄女童彤嘛,他赶忙笑着拍拍童彤的肩膀,抱起她甩了小半圈,才让她的双脚落地。
  此时江惠芬和童诚也已经笑吟地走了过来,江惠芬在和童远山打过招呼后,就皱着眉头对童彤呵斥道:“彤彤,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庄重些,还是喜欢跟大伯胡闹,也不怕外人笑话。”
  童彤拿手翻着眼皮,冲母亲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才安静下来,她倚在江惠芬旁边,冲李海东眨眨眼,随后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沈明哲。
  沈明哲见她长得也十分俊俏,和张雨寒倒可以一较高低,只是个子要更高些,可能受西方饮食的影响,身材骨架都要比张雨寒宽大一些,性格上比她更鬼灵精怪,这应该也是受西方自由主义交易的影响。

  这时,童远山把童彤拉到身前,拿手比量一下,就笑呵呵地道:“惠芬啊,彤彤比去年的时候又长高了一大截,也变漂亮了。”
  江惠芬忙摇头,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摊手道:“大哥,回头你可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这孩子现在叛逆的不行,肯定没有张雨寒听话,我是真管不了。”
  童远山连连摇头,他这个当姐夫的连张雨寒都管不了,哪里还能管得了这个小侄女童彤,这两个小姑娘虽然从小差着辈分,但从小如同小姐妹一般的融洽,论起淘气来倒是十分相仿,都是经常让大人头疼的主,这长大以后更是不见省心,听说童彤前一阵子,在学校里惹出不少麻烦,很是让江惠芬头疼。
  这时江惠芬把目光转向李海东,皱眉道:“海东啊,我们家远峰怎么没来,是不欢迎我们娘三,还是在摆他组织部长的臭架子?”
  李海东听后惊得一咧嘴,他和童家兄弟是多年好友,自然明白江惠芬的脾气,于是赶忙解释道:“他说在省委开会呢,我刚好路过,就顺路过来接个机,他特地交代我跟您请假。”
  江惠芬微微皱眉,鼻子里轻轻地发出‘哼’地一声,就不再接茬,只是走到童远山身边,轻声道:“大哥,你现在的身子骨还好?”
  童远山微笑道:“比年前好多了。”

  江惠芬点头道:“这都是静然小嫂子的功劳啊。”
  童远山点头称是,随即微笑着将沈明哲拉过来,把他介绍给江惠芬,“惠芬啊,这是我的义弟沈明哲,目前在岳州市委组织部。”
  江惠芬下打量了沈明哲一番,微笑着伸出手道:“早就听说你了,当年若不是你挺身相助,静然和雨寒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小伙子长得不错,挺精神的。”
  沈明哲微笑着和她握了手,这时童彤走过来道:“大伯,他就是雨寒姐说的男朋友?”

  童远山笑而未答,小孩子的话未必能当着,再说年龄差距在这里,日后的事他也不敢断定。
  沈明哲脸的笑容就有些尴尬,看来,张雨寒这小丫头早就将舆论造出来了,这下可好,自己想要不承认都不成了,可承认了明显的也不对。
  几个人寒暄了一会,沈明哲就和李海东一起分别把他们的行李拿到车上,众人了小车,驶出机场,直奔童远峰的别墅。半个小时后,小车来到玉州市郊区的千玺山庄,这里距离青云山脉不远,附近还有玉州水库,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远离市区,空气也新鲜许多。
  小车缓缓开进A区19号别墅,透过车窗,沈明哲向外望去,这栋别墅从外型看,非常像一栋充满西式风格的独立建筑,楼宇依山面水,建造的富丽堂皇,院内入眼处,是一个宽阔细长的前院,照壁前、小溪旁的护墙与地板都用河石砌筑,构建精细,造型独特,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
  前楼是两层楼房,与两侧三层的横屋相连;后楼五层与两横相接,构成四周高楼合围的极具防卫性的布局,中堂为砖木结构楼阁,雕梁画栋、精致华丽,中堂与两侧的接廊及前后厢房,将楼内分隔成大小六个天井,使空间层次更加丰富。
  小车停在院内,众人说笑着走进正屋,坐在布艺沙发攀谈起来,童诚口才极好,滔滔不绝地讲着国外的见闻轶事,童远山不时地插几句话,沈明哲和李海东则在旁边微笑着倾听,十几分钟后,江惠芬接了个电话,就微笑道:“远峰已经在路了,我这就去安排饭菜。”
  中午,在宽敞明净的餐厅内,众人享用了一餐丰盛的午餐,席间童远峰心情极好,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竟然破天荒地在饭桌侃侃而谈,妙语连珠,而童彤更是笑盈盈地腻在他身边,不时地在他耳边悄悄低语,而童远峰把目光投向大儿子童诚,童诚这时倒显得有些不自在,只坐在一边讪讪地笑,江惠芬则摇头笑道:“这孩子,一回来就打小报告,你哥真是白疼你了。”

  童彤则摇头道:“什么呀,我说的是别的事,我哥他……”
  这时童诚赶忙冲妹妹使了个眼色,咳咳地咳嗽两声,童彤才停住话头,笑嘻嘻地端起碗来吃饭。
  江惠芬转过头来,冲着李海东笑了笑,随后拿筷子往沈明哲面前的小碟里夹了几样菜,轻声道:“明哲啊,多吃点,别客气,在这里就当自己家一样,你是大哥的义弟,也是我们家的亲戚,所以就当自己家一样好了。”
  沈明哲微笑着点点头,却见童远峰叹息道:“哎,哪里的姑娘也没有咱们中国的好啊,怎么能找外国的媳妇……”
  午餐过后,童家兄弟先去了二楼的房间,李海东在阳台上喝茶,沈明哲被江惠芬喊到一旁闲聊,童彤从行李里面翻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领带饰品丢给沈明哲,笑着道:“小姨父,这个当做见面礼吧。”
  沈明哲顿时一窘,咳咳地咳嗽起来。
  江惠芬忙瞪了童彤一眼,低声呵斥道:“不许胡说。”然后又解释说,两个孩子一直把张家姐妹当自己人看待,张静然比他们年长几岁,虽然应该称呼伯母,但他们自小以阿姨相称。
  童彤却翻了个白眼,气哼哼地道:“我哪有胡说,雨寒小姨前段时间和我聊QQ,说他们已经都那个那个了。”
  沈明哲再也坐不住了,连连摆手说没有,江惠芬先是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明哲的窘态,也相信是张雨寒乱说一通。不过沈明哲却万分尴尬,于是赶忙找了个借口,跑到院子里,四处欣赏了一番,心里把张雨寒骂了十八遍,这要是被人相信了,自己的形象就瞬间崩塌了啊?

  过了好久,他才微笑着返回去,坐在沙发磕着瓜子,好在这时童彤已经跑到她哥哥那边,两人跟斗鸡似的,都掐着腰在站在窗子边,争辩不休。
  过了几分钟,李海东扶着二楼的雕花栏杆,低头向楼下喊声道:“明哲,你哪里去了啊,快上来,童部长叫你呢。”
  沈明哲忙冲江惠芬笑了笑,起身蹭蹭蹭上楼,敲门走进房,见童家兄弟仍坐在摇椅低声交谈,李海东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沈明哲看看位置布局,然后微笑着站在童远山的旁边,目光在房四处打量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