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69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有什么听不懂?”孟建波伸手在桌子上猛然一拍,怒火冲天道,“人都被你打住院了,你还怎么听不懂?”
  沈明哲一愣,不是吧?自己只是把蒋学斌小搞了一下,虽然会令他痛几下,但也不至于到要住院的程度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我靠,蒋学斌你就算是想阴我一回,但你也不能不顾及你自己副部长身份啊
  “我,我没把他怎么样啊,不可能要住院的。”沈明哲道。

  “你”孟建波气得牙关一阵颤抖,伸手对沈明哲指了指,气呼呼地说,“你给我出去!”
  沈明哲也明白现在跟孟建波是没什么好沟通的了,朝孟建波弯了弯身子,转身往门外走去。
  孟建波见他真要走,又叫住他,等他转过身子后,却又摆摆手,赶苍蝇似地道:“你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手,好好反省反省,出去吧。”
  沈明哲低头出门,回到办公室,沈明哲一时失落,内心正在为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在干部一处站稳脚跟而自豪时,突然被停职了。
  孟建波没有明说让他停职反省,可是让他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那只不过是说得委婉一点而已。
  他早就猜到了,孟建波对自己客气,极有可能是对自己是叶建平照顾的原因。
  想必上午就已经让自己停职反省了,故意用那种批评教育的口气来马虎自己,等到蒋学斌住院了才借机动手。

  看他刚才那云淡风清的样子,想必先前那怒火冲天的神态也是装出来的吧。
  而且,沈明哲还觉得,他孟建波部长以前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切,想必也都是迷惑自己了,只等自己放松了警惕,犯了错就一脚踩死,
  唉,官场中果然处处险境,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大意了啊!
  思量许久,沈明哲觉得这次的事凭自己的力量很难解决,便拨通了副市长陆梅的电话。
  接通后,传出秘书的声音冷冰冰的抛出:“沈科长,陆市长正在开会,有事请回头再说!”

  沈明哲却没有了再打回去的兴致,心想陆梅如果想帮自己肯定会有行动,她如果想看自己如何摆脱这种困境的话,借此考验自己能力的话,自己再打过去她也会借机推脱。
  一时气闷走出房间来到走廊点了支烟,望着窗外的风景一时失神,褚恬兰毛毛躁躁的昂首出门,这一下把沈明哲
  撞的退后好几步。
  “你,你干什么……”沈明哲郁闷的出声道,心想妈的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自己老老实实的站着都被人撞的这么远。
  他抬头一看是褚恬兰,只见褚恬兰双手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身体,脸红红的煞是好看。
  看到是褚恬兰想起那天和蒋学斌决斗时,心中暗暗想:“现在正儿八经的女孩,怎么都喜欢那种穿衣风格?”想到这里他自然又想到了在东临县的李烨,她也是喜欢穿套装。

  想到这里沈明哲向褚恬兰的搭配望了望,一脸严肃的回到了办公室。
  褚恬兰也是一脸的迷感,自己这么做难道错了吗?总不能为了取悦领导,脱光衣服供领导欣赏吧?就算真那样的话也不能在楼道呀?褚恬兰也是一脸的郁闷。
  沈明哲哪里会做什么面壁思考,去药店买了些草药,趁着夜色熬制一番,不巧又接到了童远山的电话,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带着这些特制的中药直奔了玉州。
  在童远山家的客厅里,在连输了几盘围棋后,沈明哲无奈地从沙发站起,转身进了卫生间,童远山则拖着肥胖的身子站起来,面带微笑,缓缓走到宽大明亮的落地窗户前,点燃一根烟,眺望着窗外的景色,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
  走进卫生间,打开壁灯,关上门,沈明哲靠在墙吸了一颗烟,匆匆地洗了把脸,拿毛巾擦干净,抬起头来,却见镜子中的自己,眼睛还是红红的,就叹了口气,深吸一口气,试图去平复自己紊乱的情绪,但无论他怎样努力,都觉得心头乱糟糟的,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他不想说自己的心事,可童远山早就看出来了,而且不还不想点破他。

  大方集团在江北拿下一个大项目,童远山要去过去住持工作,可能会是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消息来的很突然,沈明哲没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在突然得知这个消息后,本来想来探探关系的他,突然觉得有些眩晕,就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
  对于他的仕途来讲,童远山和叶建平两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在他心目中的分量,都要超过其他人,当然还有间接帮助自己的李泽文,叶建平给自己一个完美的起步,而他认为是童远山给自己带来了好运气。
  可以说,没有童家作为他的支持者,就不会有沈明哲的今天,童远山即将离开,让沈明哲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内心之中,充满了不舍之情,当然这份不舍之情,还在于童远山会带走张家姐妹。
  沈明哲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一次的时候,童远山会带他去见二弟童远峰和其他一些玉州的领导,甚至还当着他的面给叶建平打过电话,很显然,这是童远山在其中做了工作,他这是打算在离开江南省前,让童远峰照顾这个小弟,甚至是间接的将自己托付给了市委记叶建平。
  不过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童远峰的夫人和儿子回国探亲,童远山是想借着这次家庭聚会的机会,让自己尽快融入童家。

  对此,沈明哲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恩重如山,不过如斯!”
  从卫生间出来时,童远山也已抽完一根烟,他抬手看看表,就冲着沈明哲微笑道:“咱们走吧,时间快到了,去晚了,有人会发疯的,那孩子,比雨寒的脾气还要大些。”
  沈明哲点点头,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迈进电梯,下楼后,司机忙从驾驶室里走出来,拉开车门,两人坐车,小车缓缓向玉州机场方向开去。
  经过童远山的一番介绍,沈明哲也对童远峰家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他的夫人名叫江惠芬,膝下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叫童诚,女儿叫童彤。早在十年前,省城各方势力相互倾轧逐渐升级,多方角力使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之时,童远峰就将家眷移民到澳大利亚,以免去后顾之忧。
  童远峰的做法和现在的政策是不符合的,他是典型的裸官,只不过这些移民操作过于久远,不在审查范围时间内,再说又有谁会去审查省委组织部长?
  奥迪车到了机场,两人下车,来到候机厅,在过道里,恰巧遇到李海东,三个人就站在玻璃窗前闲聊起来,十几分钟后,一架巨型波音宽体客机雷鸣般呼啸着轰然落地,沿着平坦的跑道缓缓滑行,李海东忙微笑道:“来了。”三人就缓缓向出口处走去。
  过了许久,童远山正抬着胳膊不住地擦汗时,忽地从前方的人堆里钻出一个打扮时尚的金发少女,那女孩猫腰跑过来,趁着童远山没注意,猛地冲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脖子,腻声叫道:“大伯,可想死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