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65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徐小悠这个女人,沈明哲突然觉得自己对她一无所知,替换了原来的印象,以前只知道她老公瘫痪,孤寡可怜,现在仅仅知道她是前任副市长罗建安的儿媳,通过今天的交往,发现这是一个精怪一般的女人,这种女人沈明哲从来就不怀疑她的能量。
  “小悠,你是很不错的一个人,我内心是这样评价你的,考察的事是组织部的程序,今晚你请我喝酒,大家就痛痛快快的喝几杯,所有煞风景的话都不说。”
  徐小悠脸红红的,就这么注视着沈明哲,一句话没说,她今天费尽心思,本有一肚子话想说出口,她有绝对信心沈明哲会很感兴趣,谁知面对他时,自己竟然无从开口。
  徐小悠很尴尬,沈明哲却自斟自饮,他发现自己又进步了,这个世界诱感太多,有些是真的,有些却是毒药,自己无法辨别,但是自己却能抵抗。
  为官之道并不需要事事都琢磨,什么东西都了然于心。有此东西可以清楚。有此东西却是心照不官,而有更多的东西却永远只能藏在黑暗中,那全部都是毒药。
  为官之人,无不为了权势争斗不休,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成为权利的奴隶,徐小悠就正走在这路上。
  沈明哲却清楚,为官之道应以我为主,心存敬畏,别人千变万化,任由他变,我自岿然不动,这才是精髓所在。
  为官之道并不需要事事都琢磨,什么东西都了然于心。有此东西可以清楚。有此东西却是心照不官,而有更多的东西却永远只能藏在黑暗中,那全部都是毒药。
  为官之人,无不为了权势争斗不休,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成为权利的奴隶,徐小悠就正走在这路上。

  沈明哲却清楚,为官之道应以我为主,心存敬畏,别人千变万化,任由他变,我自岿然不动,这才是精髓所在。
  二人就这么你一杯我一杯的猛灌一通,都在用酒麻丨醉丨自己。
  沈明哲恨快就睡了,睡得很安静,安静的像一个大男孩,静静的趴在桌子上,睡得很香,脸上的神情却丰富多变,时而眉头微皱凄苦忧伤,时而面露微笑天真!
  良久,徐小悠的心猛的一颤,猛然灌了一杯,徐小悠脑海里一个念头闪过。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便如雨后春笋一般迅滋长蔓延,揪住她的心难以自制,她只感觉浑身燥热,脸颊烫。
  这一晚沈明哲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了他和徐小悠再一次双宿双飞,两人一起绵绵绯侧的夜晚,凝脂般的肌肤,高耸的山峰,下面那萋萋荒草,以及那一团温润和湿热。
  梦中的徐小悠,时而温柔多情的亲吻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时而婉转低哼在尽欢,无尽的诱感,无尽的漏点,永无休止的冲击。

  美梦让沈明哲沉醉其中,无限的感觉让沈明哲难以自拔,他感觉自己精华在肆意的挥洒,内心的压抑得到无限的释放,身上的每一寸的肌肤都很放松。
  他宛若欲海中的一只扁舟,我心随我,随风飘荡。沈明哲猛然一惊,才现自己未着寸缕,他倏然一惊,欲竖起身子却被一条温润滑滑的大腿紧紧缠住。
  “嘤咛!”怀中的女人叫了一声,砸砸嘴却搂得更紧。沈明哲吃了一惊,却发现徐小悠魔鬼般的身材就缠在自己身上,两只大大紧紧的贴在右手臂弯,微微碰触着自己的肌肤让人血脉喷张。
  她睡得很熟,脸被弄乱的筷遮住了一半,但仍然依稀可以看到她精巧绝伦的脸上挂着一样甜甜的笑,眉头舒展开来,内面好似藏着无尽的春天。
  她的嘴唇很红,小嘴吐气如兰,一口口铮铮热气獠拨的沈明哲搭配又开始充血,胀得生痛,这种极限的优惑和刺激伴着极限的心慌,让沈明哲浑身不自在。
  怀中的女人动了动,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命根子。“啊!你,你醒了”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抓住沈明哲命根子的手倏然松开
  酒为色之媒,他脑中已经记不清了昨晚的情形,望着这个美艳到骨子内面的女人,过了许久,沈明哲竟然见到徐小悠脸上凄婉的眼神,眼中竟然含有泪光,泪水肆意飘散。
  沈明哲深吸了一口气,将徐小悠紧紧搂在怀里,嘴一张迎上徐小悠鸠红的娇唇,双唇一触,一条温暖的香舌已经攻进了自己的嘴中。徐小悠的舌像一条灵巧的游鱼瞬间和自己的舌头缠在了一起,他再也忍不住了。沈明哲的双手很自然的伸进女人的睡袍中,好似要拧出水来。
  “呀!”徐小悠吃痛的叫了一声,紧接着一用力将沈明哲掀翻到地上,两人滚成一团。她知道自己即将完全的沦陷,尤其是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火,使的她好不难过,恨不的立刻就让面前的人儿贯进去。
  她的抬腿猛然回落,却恰好把沈明哲的面部卡在其中,她就这样挂在沈明哲的脖子上,两人同时呀了一声,沈明哲感到一丝从未有过的亢奋。
  徐小悠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 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也没有太多的技巧讲究,一切都我心随我,两人渐渐合为一体。
  事后,徐小悠依偎在沈明哲的怀中红着脸低声说道:“明哲,不要有负罪感,我不会利用你,也不会成为你的包袱,你大可放心。”
  “那你为什么瞒我?”沈明哲问道。
  “罗建安他根本就不算个男人,儿子瘫了十多年来,却从不让我离开,还希望我通过人工给他们家留一个后,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我就从来没做过一次真正的女人,直到遇见你!”说完徐小悠突然疯一般的扑到沈明哲怀里,鸣鸣的哭了起来,声音哀怨凄婉,沈明哲却不知如何安慰她。
  沈明哲知道徐小悠心里的苦,却无法安慰,只能更紧的搂着她,拍拍她的肩膀。

  “看到这个酒吧了吧?我要这些有何用,我要钱又有何用,可徐虎需要钱,他还年轻,我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些。”徐小悠抽泣的不停,直到最后躺在沈明哲怀里睡着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按照沈明哲的设想进行,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对徐小悠的考核报告已经上报了,这一块石头扔到上面后似乎并没掀起什么波浪。
  褚恬兰一次次的来到沈明哲的办公室焦急的踱步,她按照沈明哲的指示把上次的考核报告重抄一份递交上去。
  两次的报告除了日期和考核人其他没什么变化,这种答案市委办应该会满意。
  中午下班时在市委一楼门厅处沈明哲遇到了前来找叶书记的罗建安,因为罗建安原来主管城建工作,退休后被聘为了岳州城市发展规划顾问,沈明哲躲逍不及只好迎了上去,远远的站住恭恭敬敬的道:“罗市长,你好!”
  罗建安满面笑容的伸出手握着沈明哲的手道:“你是组织部的小沈吧,年轻有为呀!”
  想起自己睡了人家的儿媳,沈明哲心里还是万分尴尬,看到罗建安有些皱纹的脸上露出的阴阴的笑容,沈明哲不由得感到尾椎骨发麻,这个男人笑近乎阴柔,笑起来让人心中发寒,不由自主的起鸡皮疙瘩。
  但是这人显然不是善男信女,罗建安浑身阴气,像在地狱淬过火一般,谈笑间就可以杀人于无形,也难怪他能抓住徐小悠的弱点,给他那个瘫痪儿子留住一个漂亮媳妇儿。
  日期:2019-02-2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