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4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志民毕竟是久经政坛,一点就透,他更加知道,能够提前知道这个消息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于是在感谢之余,赵志民也向沈明哲做了保证,一定会保守住这个秘密,一定全力配合组织调查。
  第二天是周末,天才蒙蒙亮,沈明哲就出发玉州去了,既然李海东都觉得事情可办,尝试一下总没有坏处,毕竟沈明哲也想去玉州看看了。
  刚到小区里,就看到童远山从别墅里开门出来,沈明哲赶紧笑脸相迎,童远山面沉似水,拿眼睛扫了沈明哲一眼,瞥见他手里领着几盒药包,就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包向着沈明哲甩了出来,沈明哲伸手接住,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嘴里嘟囔一句:“大哥,好巧啊,你这是出门啊?”
  童远山‘嗯’的一声予以回应。

  沈明哲无奈,随后抱着他的包,硬着跟着童远山走向门口的奔驰车。
  两人坐上了车,沈明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童远山身子肥胖,一个人就快把后座塞满了,他坐进轿车后就一直闭目养神,没有理会沈明哲,沈明哲只好把药包轻轻的放在童远山的旁边,他见小车开得飞快,径直向玉州南郊的方向驶去,就好奇地问旁边的司机道:“咱们这是去哪?”
  司机轻声道:“先去法华寺,再去附近的奥园俱乐部。”
  沈明哲听后点点头,把目光投向车窗外,外面车流如织,而留在沈明哲脑海中的,却依旧只有童远山别墅里那张秀美绝俗的面孔……
  法华寺坐落在玉州市的南郊,那里是丘陵地貌,山并不高,但有名寺则灵,这座寺庙年代久远,可以考证的年代最晚也是唐代,本来已经荒废许久,但改革开放之后,随着旅行业的兴旺发达,省里市里多次拨款重修,这里才逐渐热闹起来,去玉州游玩的人,多半也会到这里烧一炷香。

  奔驰车停在山脚下,沈明哲扶着童远山肥大的身躯走下车,缓缓向山角赶去,山路并不陡峭,一条十几米宽的水泥路,满是络绎不绝的游人,每隔五十米远的距离,就会有一个僧人穿着藏青色袈裟站在路边迎来送往,不时地向游人颔首微笑。童远山爬山很是吃力,走一段路程后,就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大口地喘气,沈明哲忙从衣兜里拿出纸巾递过去,童远山笑了笑,擦去额头细密的汗珠,倚在道边的红木栏杆歇了一会。

  期间,沈明哲悄声问童远山尿路还否顺畅,童远山皱着眉摇头,小声道“开始用你的办法还行,可是日子久了,好像没什么用处了。”
  沈明哲明白童远山的意思,他的肾脏有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病因,当时沈明哲告诉他按摩再加上自己配制的药丸,可以起到缓解的作用,但是这是一种假象,如果病人过于放纵了自己,只会让病情更重。
  沈明哲也不敢笑他,只是说这次带了些回来,让嫂子回去熬了吃些,其实他心里明白,要治这个病,只有靠他独门的针灸之术,可是想想张静然那模样,他的话到了嘴边也没有说出口。
  两个人继续往前去,足足走了十五六分钟,才从一片绿荫里,依稀看到朱红色的山门。
  再走了几十米,沿石阶逐级攀登,终于到了半山腰,这里有一大片平坦空旷的平地,穿过一片小树林,整座寺庙就出现在眼前,此时日光很足,寺庙里的香火太旺,那些氤氲的烟雾就随着微风飘渺升起,整个寺庙都笼罩在云遮雾罩之中,散发着玄妙的神秘气息。
  进了寺庙,先在大殿外的空旷处转了一圈,童远山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写着‘功德无量’四个红字的黑色功德箱里,站在功德箱旁的和尚赶忙对他深施一礼,大声喊道:“福星高照,宾客好运。”
  两人向前走了没几步,大殿里突然响起三声鼓响,二十几个僧人从正殿里走出,分列道路两边,合掌默立,众游人好奇间,也闪到一旁,让出一条小路,过了两三分钟,一位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和尚,在人们的注视下,缓缓穿过大院,走出庙门。
  沈明哲不禁皱皱眉头,转头对童远山轻声问道:“这人就是主持方丈?”

  童远山点头道:“智空大师,江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曾担任了两届政协委员。”
  沈明哲看着竹架颤悠悠地被抬进树林,嗒嗒嘴,好一个和尚,竟然担任过两届的全国政协委员,看来来头不小,于是也没敢再吭声。
  买完香后进了正殿,拿香纸点燃后插在香龛里,童远山对着佛像拜了又拜,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表情凝重而虔诚。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睁开双眼,转头对旁边的沈明哲道:“你也过来拜一拜,今天是我前妻的忌日,也是你嫂子父母的忌日。”
  沈明哲听后倒吓了一跳,他想起了张雨寒讲过的往事,张家父母和童远山的前妻一同毙命在雨夜的那事,于是赶忙学着童远山的动作,神情庄重地拜了几拜,在心里诚心祈祷,希望早日能够让真相浮出水面,让凶手得意绳之以法。
  沈明哲扭头去看童远山,却见他正拿着手中的竹签怔怔地发呆,沈明哲的好奇心被他勾起,忙凑过去瞄了一眼,却见竹签写着:“平生富贵成禄位。”

  沈明哲赶忙道:“好签,真是好签,看来大哥的运气还要节节攀高啊。”
  童远山听后摇摇头,把竹签随手丢在香案,微笑道:“走。”
  其实,他抽这签时,问的是沈明哲的前程……
  下山时的脚步就轻快许多,童远山的心情大好,笑容可掬地跟沈明哲扯些闲话,而沈明哲则把注意力放在童远山脚下的台阶,不时伸手扶他一把,生怕童远山脚下踩空,两人下山后,坐进小车里,小车缓缓开动,继续向前方驶去。
  不久之后,小车停在奥园高尔夫球场门口,沈明哲却发现大门口挂着休业的牌子,而四个保安表情严肃地站在门前,其中一人伸手拦住车子,大声喊道:“今天歇业,改天再来。”
  童远山微微皱眉,司机赶忙开门下车,走到门前,拿出证件在众人眼前晃了一下,轻声跟那位保安说了几句,那保安忙点点头,转身跑到门口的收发室里,急匆匆地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他接了一个电话,赶忙将大门打开,司机缓缓发动车子,将小车径直开了进去。
  车子开到里面,视野顿时开阔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清新醒目的绿色,小车停下后,沈明哲下了车,跟在童远山的身后向缓坡走去,见远处正有三四个人在挥杆击球,他们身后不远处,站着十几人,正不时地低声说笑。

  童远山走到一处遮阳伞下坐好,从旁边的椅子取下白毛巾擦了把汗,又伸手从圆桌拿起一瓶果汁,丢给坐在旁边的沈明哲。
  沈明哲打开果汁饮料喝一口,向前方看去,却见挥杆打球的人竟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童远峰,他正拄着球杆对旁边一人轻声说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