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4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明哲听后倒吓了一跳,他想起了张雨寒讲过的往事,张家父母和童远山的前妻一同毙命在雨夜的那事,于是赶忙学着童远山的动作,神情庄重地拜了几拜,在心里诚心祈祷,希望早日能够让真相浮出水面,让凶手得意绳之以法。

  沈明哲扭头去看童远山,却见他正拿着手中的竹签怔怔地发呆,沈明哲的好奇心被他勾起,忙凑过去瞄了一眼,却见竹签写着:“平生富贵成禄位。”
  沈明哲赶忙道:“好签,真是好签,看来大哥的运气还要节节攀高啊。”
  童远山听后摇摇头,把竹签随手丢在香案,微笑道:“走。”
  其实,他抽这签时,问的是沈明哲的前程……
  下山时的脚步就轻快许多,童远山的心情大好,笑容可掬地跟沈明哲扯些闲话,而沈明哲则把注意力放在童远山脚下的台阶,不时伸手扶他一把,生怕童远山脚下踩空,两人下山后,坐进小车里,小车缓缓开动,继续向前方驶去。
  不久之后,小车停在奥园高尔夫球场门口,沈明哲却发现大门口挂着休业的牌子,而四个保安表情严肃地站在门前,其中一人伸手拦住车子,大声喊道:“今天歇业,改天再来。”
  童远山微微皱眉,司机赶忙开门下车,走到门前,拿出证件在众人眼前晃了一下,轻声跟那位保安说了几句,那保安忙点点头,转身跑到门口的收发室里,急匆匆地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他接了一个电话,赶忙将大门打开,司机缓缓发动车子,将小车径直开了进去。
  车子开到里面,视野顿时开阔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清新醒目的绿色,小车停下后,沈明哲下了车,跟在童远山的身后向缓坡走去,见远处正有三四个人在挥杆击球,他们身后不远处,站着十几人,正不时地低声说笑。
  童远山走到一处遮阳伞下坐好,从旁边的椅子取下白毛巾擦了把汗,又伸手从圆桌拿起一瓶果汁,丢给坐在旁边的沈明哲。
  沈明哲打开果汁饮料喝一口,向前方看去,却见挥杆打球的人竟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童远峰,他正拄着球杆对旁边一人轻声说笑。
  童远山见沈明哲盯着那群人看得入神,指着这些人向沈明哲介绍道:“远峰左边那个是省反贪局的局长李卫国,右边那个是市检察院的蔡院长,身后那个是市组织部的肖副部长,他们三个都是远峰的同学,是童家在官场的良师益友。”
  沈明哲知道童远山完全没把他当外人,对他没有任何保留,不由得心中一阵感动,喝一口果汁后,把手里的果汁饮料放在桌子,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着后抽一口,微笑道:“二哥的球技不错。”

  童远山却满脸不屑地摆手道:“就这还叫球技不错?在这块场地,他还没赢过我。”
  这时童远峰的秘书小何抱着球杆从前方跑过来,离了几米远就微笑着打招呼道:“童总啊,您可来了,他们都念叨您呢。”
  童远山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他坐下,点头道:“他们是等我来找虐呢?”
  小何坐到椅子,含笑不语,拿目光打量沈明哲一眼,冲童远山低声道:“这位是?”
  童远山轻声道:“我的小兄弟沈明哲,岳州的新晋干部,明哲啊,快跟小何交换个联系方式,他跟你二哥好多年了,你以后要多向他学习。”
  小何听到‘二哥’三个字,立时心中雪亮,虽然他知道这不是童家的亲兄弟,童家的老三是那个玩世不恭的童净海,但既然童远山如此介绍,他也不敢怠慢,忙抢先站起来,热情地与沈明哲握了手,轻声道:“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关照。”
  沈明哲赶忙摇头道:“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您多关照我才对。”
  两人客套了几句,重新坐下,小何此时没了顾虑,便轻声解释道:“最近工作很辛苦,童部长打算让同志们出来放松一下,顺便给大伙鼓鼓劲。”
  童远山向人群中瞄了一眼,轻声道:“现在进展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收网?”

  小何微笑道:“依照现在的进度来看,能拿下几条大鱼,但是领导的意思是,不要急着收网,而是慢慢地施压,要让更多的人跳出来,再陷进去,争取让这颗丨炸丨弹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
  沈明哲在旁边听得云山雾罩的,不明就里,正皱眉间,却见童远山微笑着点头道:“该抓的都不能手软,不过可抓可不抓的尽量还是留条活路,我听说岳州也有大鱼被盯上了吧?”
  小何笑笑,摇头道:“您说的是赵吧?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想动他,组织是也考虑了他即将退休的问题,只要退了,他就成了没牙的老虎,也就不会怎么样了,这条线暂时不能扯的太深,不然岳州刚刚稳定的局面又要地震了。”
  听到‘不能扯太深’,沈明哲终于明白了,不禁喜眉梢,但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太准,就将疑问的目光投向童远山。
  童远山笑着道:“看来你们搞政治的也很考虑人性的嘛。”
  小何呵呵一笑,他自然能听出童远山语气中的调侃之意,于是微笑着冲沈明哲眨眨眼,脸绽出善意的微笑,补充道“这些都还是机密,你们可当我什么都没说啊。”

  沈明哲的心里也很清楚,知道童远山这是在帮自己,由此看来李海东已经替自己给童远山打过招呼了,所以童远山才在沈明哲开口之前就告诉了他这个问题的答案。
  沈明哲忙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轻声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这些我不该听的。”
  童远山也故意微微一笑,那笑容有些高深莫测,摆手道:“听了就算了,只要不说出去,就等于没听,听说叶剑平要安排你再次进党校学习,好好学习,该抓的机会就要抓紧了。”
  正说话间,沈明哲抬头瞥见童远峰站在三十米外,正向这边频频挥手,他赶忙提醒道:“大哥,童部长在叫你。”
  童远山微笑着站起来,走到沈明哲的身后,在他肩头轻轻地拍了拍,随后伸手接过小何递来的球杆,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见童远山走远,小何冲着沈明哲微笑道:“我们要不也过去运动一下?”
  沈明哲赶忙摇头,坦言道:“我从没碰过球杆,下不了场。”
  小何哈哈笑道:“很简单的,走,我去教你。”
  沈明哲见他诚意邀请,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忙站起来,跟着他向练习场地走去。
  得知省里并不打算深究赵志民的案子,沈明哲的一块心事终于解除了,虽说在童远峰的眼里,赵志民是一条大鱼,但这条大鱼的背后,必定还牵扯到其他更大的鱼,所以省里从岳州的角度出发,依旧采取了大事化小的方式,但是不追查不等于不处分,逃过牢狱之灾,也难逃职务的撤销。
  晚上回到家里,沈明哲马上给赵志民打了电话,把自己已经亲自赶赴省里帮忙,最后此案应该会大事化小,低调处理的消息委婉地透露给他。

  日期:2019-02-2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