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44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志民的脸青红不定,过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低声道:“已经全部转移到亲属家里了,我现在一点钱都没有。”
  “你……你怎么越老越糊涂!”梁美凤忍不住轻轻呵斥了丈夫一声,哑着嗓子道:“你这是乱了阵脚了啊,我们家没钱怎么行?钱太多不行,太少了也不行,必须要留出一部分,作为合法收入,只要能做出合理的解释。”
  赵志民闷着头抽了一根烟,摇头道:“我怎么能想这么多,事情摊在头上,就是别人砧板上的肉,什么时候切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两人商量了一晚,终于决定,想办法请岳州市市委记叶建平站出来为赵志民说话,毕竟赵志民是市委的秘书长,只要他表了态,省里肯定会罢手。

  但是让叶建平表态何其容易,梁美凤听从了韩晟的建议,要通过沈明哲的关系走省委组织部的路子,以省委组织部的名义向叶建平试压,曲线救人的路线就这样达成了。
  梁美凤和赵志民讲过一番商议,决定让李海东出面,邀请沈明哲,这位自己一直狠之又恨的年轻人,曾经赵志民的直系下属,这时竟成了赵志民的救命稻草,或许只有通过他,才能化解一场严峻的危机,梁美凤现在想的,已经不是什么升迁职务了,而是夫妻间齐心合力,争取毫发无损地度过这道难关。
  下班后,梁美凤返回家中,刚刚打开门,一股呛人的烟味便扑面而来,梁美凤忍不住咳嗽几声,轻声埋怨道:“老赵啊,你这是要自杀啊?”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窗帘都已经拉得严实,赵志民正坐在沙发上闷头吸烟,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装满了烟蒂,梁美凤换拖鞋进屋后,先把屋子里的窗帘都拉开,推开几扇窗子,让空气流通起来,这时呼吸才稍稍顺畅些。
  赵志民见老婆回来后,只是抬头轻轻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又低下头来,皱着眉头深深地吸一口,嘴里吐出浓浓的烟圈,盯着它晃晃悠悠地升空,在眼前淡化,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美凤见他不听劝告,一时心头火起,快步走前来,一把抢过赵志民手中的半截烟,用力掐灭后丢到烟灰缸里,拿着烟灰缸走进卫生间,倒掉后清洗干净。
  等她推门走出来时,却发现赵志民手里拿着结婚证,耷拉着脑袋低声道:“美凤啊,要么我们离婚吧,是我对不起你,又没听你的劝告,才走到这一步,我不能连累你啊。”
  梁美凤站在原地怔了一下,手里的陶瓷烟灰缸‘咣当’一声落在地板,摔得粉碎。
  梁美凤鼻子一酸,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几十年的夫妻,要说没感情肯定是假的,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赵志民这时候替离婚,确确实实是为了她好。
  她慢吞吞地走到沙发前,转身坐在他旁边,摘下眼镜,伸出手指擦了擦有些潮湿的眼角,抬手拍了拍赵志民的大腿,轻声道:“老赵啊,风风雨雨几十年都过来了,你怎么还在别胡思乱想啊,老伴老伴,就是到老的时候有个伴,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到沟沟坎坎,都难免有犯错误的时候,我们要携手共度难关啊。”
  听了她这一番劝导,赵志民也不禁微微动容,他转身从旁边的包里翻出多张银行回单,递到梁美凤的手里面,轻声道:“你看看吧,都在这里了,我让人全部匿名打进了纪委的账户里。”
  梁美凤拿过回单看了一眼,目光就有些呆滞,失声叫道:“啊,怎么会有这么多?”
  赵志民腾地站起来,情绪激动地低声吼道:“这还多吗?下面县区的这些领导一年都搞几十万,你以为许军民怎么死的,还不是有人为了要封他的口,我堂堂一个市委秘书长,这些年已经很收敛了,这么些钱不算多。”
  梁美凤把存单丢到茶几,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叹了口气,轻声安慰道:“老赵,你先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
  赵志民的手抓挠了半天,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在手里摆.弄了半天,随后捏成一团,低声抱怨道:“就这点钱,要是真叫起真来,把全国的厅级领导都抓起来查查看,我这点钱只能算毛毛雨。”
  梁美凤险些被这个榆木疙瘩气乐了,但现在火烧眉毛,实在是没心情笑出声来,她缓了半天的气,才皱着眉头招手,让赵志民坐过来,指着茶几的回单道:“这存单是双刃剑啊,最重要的问题,是日期不对,如果是在调查组找你问话之前把钱打进去,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现在搞不好,反而会成为别人手里的证据。”
  赵志民闭着眼睛瘫坐在沙发,摆手道:“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刚才仔细想了,这么多年我都把陈炎庆当成盟友,想着等他升了岳州市委书记,我也可以更近一步,可现在他姓陈的对我不管不顾,咱们和叶建平非亲非故,他也知道我和陈炎庆走的近了,更不会帮我说话,除非真心实意投靠他,还要看他是不是接受,这些回单,就当做我悔改的表现送过去算了。”

  梁美凤抬手扶了下眼镜,沉默半晌,也知道为今之计只有如此,官场的事情,大半是靠交易来解决的,如今事情紧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了,只能投靠过去,而且还是非常跌价的投靠,毕竟赵志民已经今非昔比了。
  好在叶建平和陈炎庆还时有摩擦,并没有完全掌握政局,赵志民再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的实权干部,这么多年在市委,知根知底,又是陈炎庆曾经的搭档,想必叶建平还是会慎重考虑这个交易的。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一家就被绑在叶建平的战车了,成了人家打击政敌的马前卒,以后的日子,多半也不会太好过。
  想想陈炎庆一贯的作风,梁美凤就有些胆战心惊,典型的笑面虎,倘若知道赵志民要背叛了他,彻底投靠了叶建平,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想到这,梁美凤心里难过之极,又是一声叹息,闭眼睛,微微摇头道:“老赵啊老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面对梁美凤的指责,赵志民确实是无话可说,其实他心里也是有苦道不出,本来赵志民在到市委之前,也担任了几年的县委书记,而且还是全国廉政干部的榜样,
  那时候,赵志民一心扑在仕途上,不管什么样的人送礼,都是冷着脸退回去,就因为这点,他被省领导看中,调到市里担任了市委秘书长。

  可当了秘书长之后,整天搞的都是文山会海,虚头巴脑的东西,根本拿不出像样的政绩,市委班子都换了两届了,十年期间,他的仕途都在原地踏步,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从此之后,他工作就很不开心,渐渐的,他就意志消沉下来,经常靠借酒浇愁来排遣心中的愤懑。
  日期:2019-02-24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