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4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海东在岳州多年,为人不争,是岳州官场里口碑最好的领导之一,但是为官一任,谁能有一世清廉?梁美凤曾经就查到过李海东的一些小错误,虽然对于一个副市长而言,这些错误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梁美凤秘而不宣,给李海东留足了面子,李海东自然就欠了梁美凤一个人情。
  官场如同江湖,欠钱容易,欠人情就难还了,所以当梁美凤开口的时候,李海东还是很吃惊的,需要他一个副市长邀请一个乡书记帮忙,也真是够滑稽的,不过他还是答应了。
  沈明哲接到李海东的电话,也觉得奇奇怪怪怪不得李海东打电话的时候,一直神秘兮兮的,还卖了一个大关子,说请客的人自己认识,在市委的时候,赵志民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们夫妻相邀,哪有不认识的道理。
  但让沈明哲想不通的是,至于请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需要副市长出面嘛?这不是亚历山大嘛!
  不过转过头想想,虽然说官场山头林立,再大牌的神仙,也有法术失灵,需要低头求人的时候,但沈明哲还是想不出赵志民夫妇前倨后恭的理由来。
  毕竟,变化也太快了些,他也已经听闻了赵志民被审查的消息,可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李海东出面相邀,又不能不去,毕竟还有李海东和童远山之间的一层关系。
  “想不通啊,想不通!”沈明哲拿笔在纸上画了几个大大的问号,随后将画纸捏成一团,轻轻抛了出去,纸团准确无误地被丢进墙角的垃圾桶里。
  沈明哲不知道,他在这边想不通,梁美凤比他更加想不通。
  梁美凤这两天一直有些坐立不安,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这位来自岳州市委办公室的一位小秘书,他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引起省委组织部童部长的重视?甚至李海东、叶建平都对他刮目相看?
  如果说他是官宦之后,梁美凤自然不信,毕竟市委市政府里,领导的亲属多得很,有时甚至扫厕所看大门的,都在吹嘘自己是穿黄马褂的,自诩高人一等,要是各个都顾忌,那什么工作都不要做了,再说如果他真是来头吓人,也不可能下派到乡里去吧?
  但从昨天下午李海东在电话中的语气里,梁美凤很敏锐地感觉到,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在梁美凤的盛情邀请下,李海东先是假意推辞一番,直到最后,才轻飘飘地抛出一句话来,“万一小沈书记不去?我也就不去了。”
  梁美凤反应很快,抬手扶了扶眼镜,就微笑着说:“李市长放心,小沈书记听说你来,他肯定来。”
  李海东这才沉吟道:“好,我一定到场。”
  放下电话后,梁美凤半天没回过神来,李海东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是来见见小沈书记的,在他眼里,赵志民这位市委秘书长的分量,根本比不过那位年轻的小小的乡书记。
  沈明哲的名字,梁美凤并不陌生,早在一年前她就已经知道了。
  当时郑志军出事后,唐嫣从国外匆匆返回后,就哭哭啼啼地跑到她这里,希望梁美凤和赵志民能够跟岳州市的领导打招呼,请他们疏通关系,争取对郑志军从轻处理。
  梁美凤得知情况后,软磨硬泡让赵志民打电话,赵志民不敢怠慢,就给陈彦庆打了电话,可陈彦庆坦言,叶建平刚到岳州,郑志军的皇家一号确实存在黑恶势力,涉黄营业,他不能过于插手。
  陈延庆这番话实际是别有用心的,他是想告诉赵志民,不要一点小事就劳师动众,叶建平刚到岳州,对于明知道违法乱纪的事情,却要拦下,那不是明摆的违规?于是他借着这个机会挑拨离间,为叶建平在暗中树敌。

  赵志民对皇家一号的情况也有所耳闻,听陈市长这么一说,自然就联想到了自己上面那位强势的新书记,于是他只能告诉梁美凤,事情不是很大,也要年轻人吸取点教训。
  但是自己最小的妹妹相求,她没法不管,于是在几番踌躇后,她还是硬着头皮打了一些电话,找关系,结果自然是没人敢帮。
  没办法,这倒怨不得别人,郑志军从陈彦庆手里搞了很多土地搞娱乐场所房地产,但是陈彦庆并没有捞到多少好处,现在出了这事情,陈彦庆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品格高尚了,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都不会站出来说话。
  梁美凤依仗着赵志民的权威,到处张罗,但影响力毕竟有限,碰了软钉子也实属正常。

  在得知判决结果后,梁美凤勃然大怒,在家里和赵志民大吵了一架,还亲自找律师去查阅了相关的卷宗,结果无功而返,市公丨安丨局已经将案子办成了铁案,根本没办法翻过来,从那时起,梁美凤就记住了沈明哲的名字。
  也难怪当时夜闯皇家一号之后,叶建平对沈明哲说,你这个年轻人啊,都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篓子!
  虽说梁美凤不是很记仇的人,但还没有大度到对沈明哲既往不咎的地步,毕竟她对于唐嫣抱有深深的负罪感,作为婚姻介绍人,她对唐嫣的不幸婚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每当和唐嫣通电话的时候,她就会想起很多事情,心情会变得很糟糕。
  谁曾料到,郑志军忍受不住狱头的欺负,竟然跟着韦大全联合反抗,被狱头的打手们失手给打死了,唐嫣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梁美凤本来是想替唐嫣出头的,可无奈赵志民这会儿又出事了。
  当看到丈夫赵志民面色苍白地坐在房里发呆时,梁美凤知道,她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梁美凤很想帮助他走出泥沼,但她更怕自己也陷进去,毕竟作为夫妻,要说自己对赵志民做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那当然是没有说服力的,不要说组织不相信,她自己都觉得张不开这个口。
  梁美凤是知道丈夫有问题的,但不清楚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因为现在的官员,没有任何问题的官员少之又少,带病提拔的更是比比皆是,毕竟绝大多数干部,在经济问题是在打擦边球,生活作风问题同样也不够检点,有些人擦着擦着就踩过线了,有些人则处在边缘,只要踩好保命的中间线,大多是没有问题的。
  在韩晟谈话后的第二天晚,梁美凤就向赵志民摊了牌,问他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是多大的问题,梁美凤很清楚省里和市里的一贯作风,对于影响形象的事情,一贯是“从全局利益出发,抓大放小,将负面影响减小到最低程度。”
  赵志民经不起她的再三追问,只好垂头丧气地回道:“可大可小,省里找我谈话的时候,我认了一小部分。”
  他这句话回答得很含糊,梁美凤却已经了然在心,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捂着嘴巴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后,终于坐回沙发,冲着满眼无助的赵志民低声道:“你认的是作风问题,还是经济问题?”

  “作风问题算有一些吧,还有一小点经济问题。”赵志民低声支支吾吾。
  梁美凤几乎要气疯了,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竟然还有作风问题,这是任何一个妻子都无法容忍的,但是相比即将面临的阶下囚的命运,梁美凤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你啊你,我劝了你多少次了,怎么就是听不进呢?那个女人是谁我不管,以后绝对不能再来往,还有另外的钱绝对不能放在家里,如果面有人想把你挖出来,那下一步就是对我们家搜查,要是查出的财产超出我们的合法收入,不光你要坐牢,我也会被你害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