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1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句话市委书记叶剑平汗涔涔的顺着脸庞流下来,暗暗责怪自己事先没做好调查,李泽文只一辆车四个人,岳州市里加上东临县里的小汽车多达二十多辆。
  幸好李泽文没再说什么。
  李泽文到来,对于东临县的书记、县长们来说已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县委书记郭子贤带着班子成员从岭南乡政府门口跑步进去。
  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个进步的大好机会,谁都不愿以放弃这个可以同大领导直接交流的机会。
  李泽文的手轻轻沾了一下市委书记叶剑平、陈彦庆,郭子贤和赵长春的手,直到李建华那地方的时候,他却停下了,李建华的官位实在太低了。
  就在这时候,沈明哲已经接到了通知,正好踏进了会议室,李泽文一看沈明哲进来了,直接一转身和沈明哲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小沈。”
  李泽文的声音突然传进众人的耳中,令所有人惊得嘴巴大张的一幕出现了。
  看到李泽文的手伸过来,沈明哲激动的手在发抖。
  “您好!”沈明哲的声音中透出颤动。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李泽文会直接走过来伸手握向自己,这事太令他意外了,没想到李泽文为了女儿采取这样的方式帮助自己。

  李泽文轻轻拍了拍沈明哲的肩膀,显得很亲热的样子,他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当先向乡政府的大门走去,他知道仅这一下就够沈明哲受用了。
  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几乎所有的人都怪异地看向沈明哲。
  李泽文主动伸手握向了岭南乡的一个乡书记!
  这消息没用多长时间就传遍了东临县,甚至在岳州市也流传颇广。就在沈明哲有一种发晕的感觉时,各地的人们纷纷行动了起来,沈明哲的祖宗几代的情况都开始查询起来,不过什么也查不到,因为他是个被老中医收养的孤儿。
  站在那里亲眼看到李泽文主动握向沈明哲的手,每个人都惊了一跳,没看出来啊!

  当日握完手并没进行其他的活动,李泽文既没演讲也没谈话,就和大家随便聊了聊岭南乡的发展。
  临上车前李泽文走过沈明哲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伸手握住沈明哲,又轻拍了拍沈明哲的肩膀道:“小沈,有空记得到家里来玩。”
  说完这话,看着发楞的沈明哲,李泽文的心里暗笑,经过自己的这两次握手,想必沈明哲的路会好走许多,也算是帮了这小子一把。
  至于他和李烨的事最终的结果,目前还很难说,至于沈明哲是否有培养前途,这事一时之间也并没有纳入到他的想法之中。
  李泽文打算对沈明哲放任一段时间,心想:路我是帮你铺了,就看你自己能走多远了。
  当李泽文握住沈明哲的手时,市委书记市委书记叶剑平的心中就是一动,这李泽文为何会两次主动找沈明哲去握手?
  他虽然知道刘老当年回东临的时候,沈明哲确实收到了刘老的爱戴,但毕竟不是亲信,只是让市里培养一下这个年轻人,他当初看上这个年轻人,也是因为他的文笔犀利,是个难得的人才,现在看来情况远飞仅此?
  临别,叶剑平伸手也握住沈明哲的手道:“好好干,岭南我就交给你了。”
  当市委书记叶剑平握住自己的手时,沈明哲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李泽文主动来握自己的手还说得过去,两人毕竟都李烨联系着。可是下派锻炼是叶剑平决定的,把整个岭南交给自己了?莫非不用回岳州了?
  现在的握手全都乱了套,放着一些等待握手的人没去握,反而都赶着向一个小人物握手!
  县委书记郭子贤现在是越想越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全都主动去握岭南乡书记的手,这事真就透着奇怪。
  怎么搞的,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上竟然还出了这样的怪事,这事搞得有些被动了!

  但是,郭子贤还是有些眼色的,连李泽文和叶剑平都主动去握了沈明哲的手,自己难道不握?
  伸出手去握住沈明哲,郭子贤也微笑着说道:“小沈,辛苦啊!”
  跟随其后的赵长春颇有深意的瞥了沈明哲一眼,他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这个小伙子,沈明哲啊沈明哲,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施菲菲一直都跟在沈明哲的身边,看着一个个的领导向沈明哲伸出手去,特别看到是那些只有从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人们亲切同沈明哲说话的样子,她的心中特别的满足,这次终于跟对了领导。
  望着李泽文的车子绝尘而去,众人心中禁不住的疑惑,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把市领导召唤来仅仅是握了下手,随便聊了聊地区的发展,便离去了。
  当然也有亮点的,那就是两次主动握住沈明哲的手,和那几句拉家常的话语,回转头再看沈明哲的眼神,众人的目光就比较热切了。
  经过这次事件,沈明哲一度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
  远远的看到沈明哲走来,施菲菲连忙跟进沈明哲的办公室,媚着眸子,甜甜的说道:“沈书记,我帮你换了一个座垫。”
  她的眼睛里明显带着一种对沈明哲的柔情,想到了李泽文与沈明哲握手的场面,她对于自己仰慕的沈明哲更加的仰慕。
  在车子上高速之前,李泽文让司机把车停下,下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后指着树林中的一条小道说:“顺着这条路穿过去!”
  汽车沿着林间的狭窄小道缓缓而行,穿过树林又前行了半个钟头来到一个小村庄,凭着模糊的记忆李泽文来到村东头的一所破败的学校,学校内杂草纵生,满眼的荒芜,一看就知早已废弃。
  看到里面的一个小院内冒着浓烟,李泽文紧走几步推开大门,滚滚浓烟冲出大门将李泽文挡在门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秘书赶紧上前扶起李泽文。
  “快,快进去看看还有人吗?”李泽文气喘吁吁的吩咐那两个寸步不离的壮汉。
  二人脱下衬衣缠住口鼻冲了进去,时间不长就抱出一位穿着朴素的女子出来,看到这位长得颇有姿色的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李泽文满眼泪水的道:“阿莲,你这又是何必哪?”

  当女人醒来时已经躺在了东临医院的单间病房里,女人很享受的躺在男人的怀中不愿睁眼,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肌肉,一切都是自己梦中的样子,这已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
  看着女人的眉毛微翕,李泽文轻托着女人的脊背道:“阿莲,你醒了!”
  女人猛地睁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心情激动又晕了过去,李泽文捧着女人的脸庞沉声道:“阿莲,是我负了你一生,你何必拿我的错误来折磨你自己?你怎么就这么傻?”
  几分钟后女人就再次醒来,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想起这么多年的苦楚,女人双拳紧握捶打着李泽文。
  “阿莲,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哪?”看女人的心情渐渐趋于平静,李泽文出言问道。

  “哎!”女人一声长叹继续道:“一年前,一个无赖半夜经常来骚扰我,后来我没留心被他闯进家门,把我……”说到这里女人再次泣不成声。
  “我还有什么脸活着!”说到这里女人的神色黯然。
  李泽文搂着不断颤抖的女人,满心愧疚的道:“阿莲,跟我回省城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