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14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县长在那边!别让他有危险!就是穿灰色套装的那个!”

  “哥,我知道该怎么做!”
  赵长春咬了咬嘴唇,正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一个凄厉的声音叫道:“他是县长,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儿子!”
  赵长春惊呆了,一百多名悲恸大哭的遇难者家属一个个把目光聚集到赵长春的身,已经有人率先向赵长春冲了过去。
  赵长春脸色苍白,局势的变幻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些遇难家属悲愤的情绪早就处于即将决堤的状态,刚才的那句话无疑为他们悲愤的情绪打开了一个缺口,所有人的愤怒都朝向了这位县长。
  如同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水,又如面临从天而降的雪崩,赵长春的俏脸流露出苍白无助的神情。
  不知是谁率先扔出了石块,砸在赵长春的额头,让他感到眩晕,然后一缕温热的血顺着她的额头留下。
  沈明哲在远处停好车,在雨点般密集的拳脚中找到了赵长春,用坚实的肩背护住赵长春的身子。

  县委书记郭子贤默默看着远方的情景,唇角流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这时候在远处维持秩序的袁为民局长才带着十多名丨警丨察赶到,可是现场不断有群众围了上来。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袁为民看到混乱的情况已经不受控制,只能选择鸣枪示警,枪声对疯狂的人们起到了震慑性的作用,现场的人群很快安静下来。
  趴在赵长春身上的沈明哲突然站起来道:“乡亲们,大家冷静,县里郭书记亲临现场,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公道!下面让郭书记给大家讲话!”
  这种场面自然不会有掌声,人群的目光疑惑的在寻找着哪位是郭书记,只见一辆轿车迅速的发动离去。

  “郭书记他妈逼跑了,死了这么多人他问都没问就跑了!”人群中不知谁嚷了一句。
  人群哄的涌了上去,沈明哲趁机扶起赵长春上了轿车。
  坐在车中的郭子贤听到最后那句话满脸苍白,杀人的目光远远的盯着沈明哲,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了!
  赵长春看到沈明哲依旧灿烂的笑容,自己也笑了。
  “乖乖,没事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赵长春眼圈儿一红,垂下头去低声道:“带我离开这里!”
  赵长春拒绝了把他送往医院的建议,而是坐着沈明哲车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换下染满鲜血的衣服,他的头脑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
  沈明哲把赵长春送回了家里,自己也没有回岭南乡,他也很累了,开了一个房间休息,只不过他才躺下,房门被轻轻敲响。
  沈明哲警惕道:“谁?”
  “我!”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啊?”沈明哲故意问道。
  “我是施菲菲呀。”沈明哲本想问她怎么找到自己,不过想一下也知道,应该是司机告诉她的。
  沈明哲坚毅的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拉开了房门。
  施菲菲冲沈明哲轻轻点了点头,唇角现出一丝迷人的笑靥,虽然只是想婉转的表达欣慰的意思,可在沈明哲的眼中却无疑极具勾心的。
  两人目光相遇,施菲菲轻轻咬了咬嘴唇,小声道:“我刚好也在县里办事,没地方睡了呢,刚才看到你的车子在下面,所以打电话问了司机。”
  相比较赵长春而言,郭子贤更凄惨一些,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面前的烟灰缸中已经放了五六个烟蒂,他没有想到事态的发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想起刚才沈明哲在现场的几句话,郭子贤突然意识到了沈明哲这个人的危险,当时沈明哲每句话都足以把自己置于死地,他就是想把事情搞大,只有搞大了才会受到重视,才会被人挖出内幕。
  只不过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沈明哲让施菲菲去开个房间,回头公出的名义报销了,然后转身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沈明哲才发现施菲菲竟然趴着旁边睡着了,几绺头发粘在嘴角的皮肤上,突显了她的勾人的模样。
  施菲菲是一个骨架很大的人,肩膀很宽,身上肉很多但是很有弹性。
  沈明哲摇着头坐了起来,施菲菲突然醒来,看着沈明哲,也“嘻嘻”的笑了起来,沈明哲也尴尬的笑了。
  早上,施菲菲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急急火火的去县里了。
  上班的路上,赵长春思考着昨天的事瞒是瞒不住的,只能上报。
  赵长春就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了市里,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市里责令严密封锁消息,尽快将事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当天的报纸和电视新闻并没有一丁点有关织女镇矿难的事件,可见这次从上到下的口风难得的一致。

  沈明哲为此专门联系了美女记者周美美,周美美回答说并有东临县的什么新闻。
  就在沈明哲和周美美打情骂俏的聊天时,县委书记郭子贤和赵长春面对面的坐在书记办公室的沙发上,赵长春从文件夹里掏出一摞纸递到郭子贤的手中。
  郭子贤一搭眼就慌了神,那一摞纸俨然是一份东临县的报纸初稿,头版头篇的大照片是县委书记驾车逃离的场景,东临县委一号车的车牌相信大多人都耳熟能详,这份报纸如果一面世,其影响必然是空前绝后。
  抬头正视着赵长春那张脸,郭子贤的心中终于产生了悔意,自己为什么要和他争一时之长,现在倒好,被别人捏住了把柄。
  “这个司机不换不行了,我让他停下,他却拼命的跑,年轻人没经历大事就是不行!”郭子贤微笑着把报纸向大理石茶几上一扔,随口说道。
  “是吗?那就换吧,该换的都换掉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哈哈哈哈!”赵长春的笑声传到郭子贤耳中却格外的刺耳。
  “赵县长……”郭子贤想套套近乎,没想到赵长春立马打断了郭子贤的话道:“郭书记,我听说了,煤矿的股东好像有一个人是你的亲戚吧?”
  郭子贤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唾沫,继续道:“赵县长,话说白了吧,现在咱俩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书记和县长就应该互相帮衬……!”
  “郭书记能有这样的态度,哪这事就好办多了!”
  二人密谈时,沈明哲也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替赵长春过这个坎,一系列的事件让沈明哲感到人心的险恶,甚至产生了远离官场的念头。
  帮赵长春度过了恐慌期,接到郭晴儿的电话后,沈明哲急匆匆的赶回了岭南乡,几经波折,岭南乡生态旅游度假区二期工程即将开工了。
  郭晴儿牵着沈明哲的手站在山下,向沈明哲描绘着未来的蓝图,山脚下的商务酒店,附近的高尔夫球场,山上的攀岩场、射击场、围猎场等,相信一旦开业将会吸引大批的城市新贵。
  日期:2019-02-21 07: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