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0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求你办个事成吗?”
  “在东临县能有陶总编玩不转、摆不平的事,还要求别人?”沈明哲笑道。
  “还真被你说着了,有件事非你玩不转?”
  “什么事?你说吧……”

  “请你吃饭!”陶总编严肃道。
  “哈哈,吃饭喝酒还算难事?我现在就去也行!”沈明哲朗声笑了起来。
  “这顿饭可不是好吃的哟,还请你再带一个人来!”陶总编很认真。
  “谁?谭美丽还是梅雪?我看都不如你们报社的周美美啊……”沈明哲仍在调侃,钓着陶总编的味口。谭美丽是县委办的副主任,梅雪是县委宣传部年青的女秘书。
  “别瞎扯?我跟你说正经事!”陶总编着急了。
  “那你说吧,我听着是了。”沈明哲平静下来。
  “郭书记!”陶总编冒出一句。
  沈明哲一愣,“你是在开玩笑?”
  “是真的!”陶总编诚恳道。
  “郭书记最近一直在乡下跑,再说我领导的时间,最近挺忙的,哪能就请得动?”沈明哲明显犯难,声音小了起来。
  陶总编在电话里说了好一阵子,沈明哲仔细地听了,不住声“好,好,好!”
  这个周末下午,郭书记没有下乡和重要的工作安排,沈明哲上班后马上拿起两个文件夹送给郭书记签阅。
  从郭书记办公室出来,沈明哲没有回到办公室,而是钻进空无一人的阅览室,用手机给陶总编挂通电话,要他赶快过来。
  大约半个多钟头时间,陶总编领着一位老人,来到沈明哲办公室。

  沈明哲见了陶总编身后的老人,迅速打量了一下。
  老人七十多岁,中等身材,头发和胡须已是白多黑少,脸色红黑,倒显结杠。
  沈明哲伸出双手道:“看来您就是陶老了。”老人伸出右手,和沈明哲握了。
  “正是,是我的亲伯父哩。”陶总编补充道。
  “就不在我这坐了吧,郭书记在,我领你们过去?”沈明哲客气地征询道。

  陶总编和老人齐声说“好!”
  沈明哲轻轻敲了敲郭书记的门之后便推开了,迅速侧身立在门外,让陶老站在门正中。
  郭书记抬头见了,见到陶总编带着一个老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沈明哲赶忙解释“这是陶老,那个岭南乡最老的乡丨党丨委书记,”
  郭子贤看过沈明哲给他列出的名单,急忙站起身走过来,一边伸出右手,一边笑哈哈地说道:“老书记好啊,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陶老解放后做过十几年的乡丨党丨委书记。
  “我是专门来看你的哟。”陶老笑道。
  “请坐,请坐,您想来的话,告诉我啊,我派人去接你,好去接你呀。”郭书记说道。这时谭美丽进来给大家倒了茶水,便出去了。
  他们说了一阵闲话,郭书记叫沈明哲赶快联系安排晚饭。
  陶老连忙道:“陶总编已经安排了,在他单位旁边的大酒店。”
  “晚上我请郭书记……”陶总编补充道。
  “也好,也好,晚上我一定去!”郭书记爽快地答应着。
  到了晚上,沈明哲陪同郭书记遵约来到酒店,陶总编和大酒店经理陈文漠早已迎候在门前。
  陶总编把郭书记领进桃花厅,陶老早已经候在里面。桃花厅在二楼的最东头拐角处,楼梯口是单独设计的,和二楼其它的厅是不相连的,僻静得很。
  沈明哲也是第一次光顾桃花厅。桃花厅的地面是米黄色大理石铺的,墙壁是金黄色底带有银色龙凤呈祥图案的墙纸贴的,上面挂着一盏大吊灯,十几只灯泡躲在如长发飞垂的水晶珠子里,折射出耀眼而又柔和的光。

  迎门摆着一张椭圆型红木餐桌,只预备六张带扶手的椅子,北墙边放着一大两小肉黄色真皮沙发;厅的右边有一个门,虚掩着,留下一条柞把宽的缝,透过缝隙,沈明哲看到里面铺的是大红花地毯,还有一张板式长沙发……
  红木餐桌上已摆起6个冷菜,荤素搭配,色泽好看;5套洁净的白底蓝花陶瓷餐具和筷子已经摆好。
  桌子旁边站立一位小姐,身着蓝底白花的连衣裙,领、襟、袖都是红布条走的边子,显得典雅古朴,清纯可人。
  陶总编称这位小姐为姜小可,要她赶快给客人倒茶,姜小可便忙活起来。
  陶总编转脸又对郭书记说:“郭书记是否要甩一牌拖拉机?”郭书记看了看表,又望了眼已经备好的餐桌,干脆道:“我看开始吃饭吧,我要和老书记好好喝几盅!”陶老连声附和:“也好,也好!”
  于是5个人先后落座,郭书记、陶老对着门坐一边,陶总编为了进出安排方便坐对面,沈明哲和驾驶员小蒋一东一西地坐在餐桌的两头。

  “郭书记喜欢喝什么酒?”陶总编问。
  “有什么上什么吧!”郭书记说。
  “有茅台、五粮液,还有剑南春、竹叶青……”陶总编数说着。
  “就上五粮液吧。”郭书记说。
  今晚菜十分丰盛,炒菜清爽,烧菜有特色,点心也精致;酒喝得也不少,边说边谈,不知不觉两瓶已要见底。
  姜小可桌上桌下忙得有条不紊,上菜、斟酒、倒茶,服务十分周到。
  郭书记抬眼见姜小可立在桌旁似听非听的样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陶总编见了马上说:“小可,你出去安排饭吧,不叫别来啊!”
  姜小可抿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并随手关了门。
  郭书记咳了一声,慢腾腾地说:“当年我听说,你们准备的村扫盲班,利用晚上时间,把村里不识字的男男女女集中到村小学的一间教室里上课。有一天晚上,老师教村民们‘日’这个字,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又领着一起读了,然后说,日就是天的意思,一天就是一日,一日就是一天。刚说完,下面一个村民,呼啦一声,站起来说,老师你只讲对了一半,一天一日还可以,一日一天谁受得了……惹得教室里哄堂大笑。”

  郭书记刚说完,大家就哈哈大笑起来。沈明哲笑着说:“经典!绝对是经典!”陶老也笑着端起酒杯表示祝贺,又连着和郭书记猛干了两杯,并且杯杯倒扣,不留一滴。
  酒足饭饱之后,陶总编安排郭书记和陶老泡把澡休闲休闲。
  陶老说自己有高血压要回房间休息,于是陶总编走过去打开套间的门,笑着对郭书记说:“这里面洗浴条件很好,您请。”
  郭书记亲热地一手和陶老握手告别,一手捏着一支牙签走进套间里。陶总编把服务员姜小可叫到墙角,叽叽咕咕地交待着什么,又从口袋里掏出什么塞到姜小可手里,姜小可似笑非笑地点头答应。
  新官上任“三把火”,郭书记上任后就确定把“开展机关作风整顿、兴建新世纪市民广场和冬季农田水利建设”作为三项重点工作,并扎扎实实开展起来。
  机关作风整顿是结合全国机关整风运动开展的。几乎就在同时,郭书记便着手兴建新世纪市民广场了。
  前后只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一个投资800万元、占地2万多平方米,集绿化、体育、休闲于一体的市民广场,就胜利竣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