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变了,下班很晚,早上穿出去的丝袜也不见了》
第4节

作者: 一夜有多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婆,刚才怎么不接我视频?”
  “老公,刚才我跟我们公司财务逛街呢,声音太吵了所以没听到你发来的视频。”
  妻子嘟了嘟嘴。
  看了下她身边的场景,我相信妻子是在逛街,也许是我想太多了。
  “哦,老婆那你晚住哪里?”
  “晚我回家呀。”
  妻子脸挂着笑容。
  我一愣,脱口而出:“你不是说晚不回家了?”

  视频里面的妻子微微皱眉:“老公,因为今天我们提前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所以晚能回家呢,不过我可能晚一点到家是了。”
  “噢,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我说这话的时候,妻子的表情凝固了一下,随后撒娇道:“老公,你了一天班太累了,好好休息知道吗?兰姐的老公要来接她,我搭个顺风车行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妻子衣,回想一下,早出门的时候妻子穿着的可不是这一件外套。
  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妻子今天早出门的时候,穿的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新衣服是淡红色的。
  现在她穿着的外套是绿色的。
  更重要的是,不只是外套换了,连里面的衬衣也换了。

  妻子去出差,为什么要换衣服?
  连衬衣都换了?我觉得妻子可能连她的胸罩都换了?这是我的直觉。
  “嗯,那你早点回家。”
  我心里想着,等妻子回家后,我看看她的胸罩还有丨内丨裤是不是都换了。
  如果是的话,那么妻子极有可能出轨了。

  我真的没有那个勇气继续往下想。
  我跟妻子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们的感情还是非常丰厚的,我真不怎么相信他会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玩。
  “嗯,老公那先这样咯,我跟兰姐先去逛街,等她老公过来了我们回家。”
  妻子说完有些仓促的挂断视频。
  挂断的那一瞬间,我好像又听到有个男人叫妻子亲爱的之类的话。

  也许是我多心了,街道那么嘈杂。
  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的事情是妻子出差为什么要换衣服?
  她连衬衣都换了,等晚回家,看看妻子的丨内丨裤跟胸罩没有换。
  在岳母家呆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才离开。
  第005章 质问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九点多了,妻子还没有回家,家里空荡荡的。

  洗了个澡,玩了会手机。
  眨眼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半了,以往的话妻子早回家了,现在家里空荡荡的,自己一个人还真不习惯。
  金州省会到家里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那么多个小时过去了,妻子还没回家。
  这让我十分不淡定,刚才在视频看到妻子的外套还有衬衫都换了,再加之前的异常,我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妻子还没回家,现在是不是在跟*夫幽会?
  我在电视里面看到许多白领偷情都是趁着晚开车去公园,在公园里面车震,完事后各回各家。
  有的是在办公室里面。
  我脑子里面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一度怀疑,妻子是在跟别的男人车震……
  拿起手机,我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电话通了,妻子并没有马接听电话,而是过了大约十几秒才接听的电话。
  “喂!老公!!”
  电话里面传来妻子温柔的声音。
  “老婆,你到哪里了?”
  “老公,我快到家了。”
  妻子这么回应,随后问道:“老公你要吃什么宵夜?我给你带回去。”
  “老样子。”
  “老公,我马回家。”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非常仓促的挂断电话,生怕我听到什么似的。
  坐在沙发,看着手的手机。
  本来想再打过去的,但妻子告诉我,她马到家了,我没有再打过去。
  我来到阳台,拿出椅子坐了下来盯着下面的马路,想要看看是谁送妻子回家的。

  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一辆高配雷克萨斯停在我家楼下,由于灯光太过昏暗,无法看清楚驾驶座的人是谁,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一定是个男人。
  副驾驶座那个女人肯定是妻子。
  妻子从车下来,她的衣服有些皱褶,头发有点凌乱,但不是太乱的,手里还提着一个餐盒,应该是给我买的宵夜。
  妻子对着车的男人笑了笑,把餐盒放在椅子,整理了一下她那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有衣服才朝着楼走了来。
  我猛的抽了一口烟,头瞬间有万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怎么觉得自己的绿了呢?
  妻子已经出轨了,雷克萨斯车的那个男人是*夫。
  想到这里,我的心在颤抖。
  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妻子,竟然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男人乱来,她的那个地方被除了我之外的男人进入过。
  想着我心痛。
  不一会,开门的声音响起,妻子回家了。

  妻子穿着淡绿色的短裙,早出去的时候,穿着的可是裤子,怎么换短裙了?
  换裙子的话是不是更容易跟*夫偷情?只要掀起裙子能……
  “老公,我回来了,你看我给你打包的十全大补汤。”
  妻子脸堆满了笑容。
  看着妻子给我打包的十全大补汤,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板着脸盯着妻子。
  “老公,你干嘛那么不开心?不喜欢这十全大补汤?”
  妻子好的看着我,嘟了嘟嘴,略显委屈的样子。
  “老婆,你的衣服怎么都换了?连裤子都换成短裙了?”我盯着妻子的身子。
  妻子一愣,随后委屈的说道:“老公,今天我够倒霉的,遇到一个无良司机。”
  “无良司机?”
  “对啊,我不是在逛街嘛,路有一水坑那车一过来把我弄得浑身都湿了,所以我换了这套衣服。”
  妻子这么解释道。

  “哦,那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
  妻子听到我的话,她的眼神回避了我的目光:“我不是跟你说了兰姐的老公送我回家的。”
  我想要说妻子衣冠不整的从车里走出来,但这话我又说不出口。
  毕竟这关系到妻子声誉,如果我直接问的话,那样导致的后果是吵架。
  当然妻子并没有衣冠不整,只是头发跟衣服有些凌乱。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老是问这些?”
  妻子用好的眼神看着我,把她给我买的十全大补汤放在桌:“老公,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我……”
  “你是不信任我。”
  说着说着,妻子显得非常委屈的样子,怎么感觉鼻子酸酸的呢?都快哭出来的样子。
  妻子的解释似乎都符合常理,如果我贸然质问的话,那无理取闹的人是我了。
  跟妻子在一起那么久,我们两的感情挺好的,闹过矛盾,但都是一些小事。
  一般都是床头吵,床尾合的类型。
  从来都没有因为这种问题而吵架。
  “你是我老婆,我当然信任你拉。”
  我违心的说出这句话来,的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能说什么?
  “我累了,我先去洗个澡,喝完我给你买的十全大补汤,早点休息明天还班呢。”
  妻子低着头,把包放在沙发,走进房间拿衣服走出房门准备去洗澡。

  我走了过去从身后搂住妻子那水蛇腰,轻轻的在她的脖子亲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