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34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填吧。”向阳也无需介绍什么了,熟客了,于是闲聊起来,“我发现你是有些聪明,有做生意的头脑。”
  温晓光搬了凳子过来坐着写,笑着说:“我能有什么做生意的头脑。”
  “有的,有的,”他洗了一口烟,迷雾缭绕连连赞叹着温晓光。
  这些烟不少都是温晓光散的,
  所以在他的概念里,这个小孩子和人厮混也是有一套的,
  “先填这一份,字少点儿的……”
  温晓光没意见,只不过写着写着,他忽然听到挂在头的电视里传来一些特别的声音,
  低着头写字的他眼皮一抬,

  “向哥,麻烦你把电视声音调大点,”他转头说道。
  “好。”向阳也看着电视,乐了,他开心,“哈哈,叫他天天牛的不行,倒闭了,哈哈。”
  “本台消息,纽约当地时间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控股有限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引起华尔街震动和股市动荡。据悉,雷曼兄弟位列美国投行第四,是华尔街最大的金融机构之一,
  “因投资次级抵押住房贷款产品蒙受不当损失,后由于所有潜在投资方均拒绝介入,更由于美国财长保尔森公开表示“见死不救”,雷曼兄弟终于向纽约南区美国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
  “9月10日,雷曼兄弟公布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当季度巨亏39亿美元,是其成立158年以来蒙受的最惨重损失,其股价也较去年年初的最高价位跌去95%……”
  “经专家分析,雷曼兄弟的破产将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美国信贷市场已经陷入混乱,当天晚些时候,美国保险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申请紧急的860亿美元贷款,由美国政府接管……”
  央四套的女主持人讲话甜美,说的却是惊天之语。
  人们永远也不会料到,从此开始的全球金融风暴给全世界带来了怎样的深刻影响。
  温晓光看到这样的新闻深深感受到了那两个字:重生。
  这些他都要再来一遍。
  向阳站在一旁有些看不懂温晓光的专注,“喂,你看啥呢?老美的企业倒了,干我们什么事?”
  温晓光回神,说道:“世界早已连成一个整体,怎么会不干我们的事。”

  向阳问:“那干我们什么事?”
  “你知道如果出这么大的事,我们还感觉不到,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嘛?”
  向阳真的不理解,他又没有完整的金融背景教育,从事的也不是那方面的工作。
  “能意味着什么?”
  温晓光说:“意味着我们很穷。”
  向阳嘴皮子猛翻,“扯犊子!人小鬼大!好好念你的书吧。”

  他也不在意,只抄着自己的东西。
  其实从他这个重生者的角度来讲,即使到了十年后,这一次危机带来的影响也还没有全部散去,
  美国只是在经济有所恢复,失业率重回历史低点,但这一次对产阶级的洗劫给政治带来的影响却远远没有消除,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到选出***,消失的美国产阶级正在给这个国家乃至全世界带来不确定性。
  而在大洋对岸,慢慢爆发的欧债危机则侵蚀着那些高福利国家,从最弱鸡的欧猪五国,最后蔓延到法国。

  黄背心运动让义坞小商品城卖黄背心的人爽了一把,made-in-china在自家靠黄背心销量的涨跌能观测欧洲形势。
  不过从经济本身来讲,那么宏伟的东西和温晓光还挂不钩,他还很弱小。
  仰望星空可以,好高骛远不行。
  14份的邮寄地址填完花了他20分钟,有的远有的近,可总共也花不到300块钱,起收益,那真是不算啥。
  忙完这些,他带着刚刚女主持人的声音离开了这儿,
  2008年真是个不得了的年份,我们满眼都是奥运会,然后忽然发现普京指挥了一场战争,我们以为后面应该没有了,全球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并愈演愈烈……
  这个世界很精彩的。
  温晓光的心竟有些激荡,以至于都没听到后边儿有人叫他,
  叫他的人是刘以琦,
  她也是到这里有事,却没想到能撞见温晓光,
  似乎她对这里温晓光还熟,“快别吃了,大向,帮我寄个东西。”
  向阳又坐在快递箱吃盒饭,不慌不忙,“你在喊温晓光?你认识他?”
  刘以琦点头,“认识啊,他不在学校来这做什么?”
  “到我这儿能做什么,寄东西呗。”
  “寄东西?”
  “嗯,那边那些。”小伙儿指着玻璃柜台的一摞快递。
  “他寄的什么东西?”
  “一堆资料。”向阳和她熟,当聊聊天,“准确来说其实是卖东西,说个你没听过的,你知道这小子,也这一周,现在到手没有一万也差不太多了。”
  刘以琦听到耳朵里都觉得假,“你说温晓光?一高生,一个星期到手一万?!”
  “真人真事儿。”向阳讲话的语气似是不容怀疑。
  姑娘摇晃着一副口袋的毛线球,想着刚刚温晓光的背影陷入一些些深思。
  一星期挣一万是什么概念?
  即使放在十年后,一个月挣一万也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梦,
  更何况在2008年,更何况是在一周之内。
  刘以琦怎么都想不通这事情的合理性与逻辑性,心对那个颇有一股子平稳劲儿的男孩儿多了些好。
  “他寄的什么东西?”
  向阳指着快递包裹,“说了,是那些。”
  “我意思你打开我瞧瞧。”

  “你开什么玩笑,那都包好贴完快递单了,这撕下来,顾客追究那不是没麻烦给我找麻烦嘛?”
  这的确是个麻烦,至于说什么隐私,它没被尊重过,即便是正规的银行同样如此,你以为那些陌生的、问你要不要贷款的人是瞎凑的11位阿拉伯数字?
  刘以琦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她和向阳从小在这里长大,
  那时候羡州城的开发还不到这儿,脚下都是水稻田。
  所以小伙伴太过为难的事,她也不强求了。
  只是嘴自然不饶人,她颇为嫌弃的讲:“看你那小气噶哒的样儿,从小磨磨唧唧,我跟你说你这性格再不改以后肯定打光棍,行了,那你告诉我里面包的到底啥东西?”
  向阳撇了撇嘴,摇头表示:“看不懂,完全看不懂,好像是写的什么数学,但看起来相当深奥。”
  “笨,白纸黑字还看不懂!”刘以琦把包裹拿过来里里外外瞧了瞧,“好轻啊,没多少东西吧。”
  “几十页的纸。”向阳说。
  日期:2019-03-16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