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32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先放开我,”他赶紧脱开,拉出些距离,然后说:“我买两个尝尝。”
  没有立场的男人!
  刘以琦果然笑靥如花,迈开大长腿去给他拿包子,蒸笼还冒着热气,热腾腾的,确是散发着一股香气。
  包子五毛钱一个,温晓光付了一块钱,老板喜滋滋的放到一个铁盒子里。
  “先别走,尝一口看看,”
  买都买了,那吃一口。

  刘以琦看着他吃下去,在旁边继续说:“我厉害吧,又会跆拳道,又会蒸包子。”
  温晓光注意到垃圾堆旁还有丧事留下的废弃物,两周前又是救护车又是吹唢呐的,应该是这里的事。
  抬眼带着思索审视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丰富的表情的背后是亲人刚刚去世刚刚两周不到。
  刘以琦则有些意外,刚刚与少年人对视的那一下竟让她移开了眼睛。
  撩了撩头发,掩饰着说:“好吃吧?我说我是较厉害的。”
  温晓光咽下一口,“再厉害,打架还是不好的。”
  姑娘毫无悔改之意,“不了解情况别瞎劝,再说你还小,不大懂。”
  “我的意思是打的狠一点,这样他们不敢来了,你不用老打了。”
  刘以琦:“……”
  她抬眼看了看这少年,
  我的乖,面善心狠呐!
  但是,好酷好帅啊!

  温晓光发觉她眼神的变化,忽然嫩菊一紧,“包子口感不错,我先走了。”
  稀落的雨幕,刘以琦看着撑伞少年的背影缓缓远去,他行的稳,脚步溅起的水花都不忍沾湿他的裤脚,他身形正,双腿迈得不偏不倚,没有耸肩弯背。
  直到他拐入别路,消失不见,刘以琦才收回心思。
  温晓光学路去了复印店刘老头那儿,把钱先付了,午过来的时候拿行。
  老头子和他熟的不行,在那儿先放着也没有关系,出14份资料需要一些时间,而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今天午最后一节数学课,路永华像是来了更年期一样忽然开始发火,起因是有人三番两次的迟到还被级部主任给逮到。
  老路放开嗓门在教室乱嚎一阵,吓的下面的同学瑟瑟发抖。教室里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都能听得见。
  如果没有猜错,他必然是昨晚在家里遭受了不人性的对待,
  男人到年,还敢谈人权?
  他问同桌,“你不是说过他的脾气很好嘛?”
  戴唯毅大气都不敢出,特别小声的说:“那只是平常,生起气来也是很可怕的。”
  也许是老路真的很生气,也许是温晓光平常的声音在此刻的环境稍显的有些大,
  他和戴唯毅的讨论被路永华看在眼里。
  脱发路立马给他施以颜色,“温晓光!你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
  我日,你好好的怼我干什么。
  我又没迟到。
  温晓光又不是很怕他的人,不过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也算了,他又没吃火药。
  路永华则像是没完没了的泼妇,此刻像极了叉腰骂街的180斤吨位的大妈,
  “今天停一节课小测验!”

  “啊……”这时候人群出现了压抑着的哀嚎,
  戴唯毅大手捂脸,默默的骂一句,“卧槽。”
  仅仅两个字,但生动的体现了他此刻的心情。
  独有温晓光,他娘的,他激动了!
  早说啊,还有这种意外收获?!
  我靠,天天课,天天课,虽说日子慢慢的很舒服,但是他想拿点东西回家去亮瞎温晓晓的狗眼啊!
  让这个魔头以后不要动不动跟老子吆五喝六的,
  开完笑,知道我是谁不?
  他忙把桌子一收拾,无关的东西全拿开,只留一枝笔,看的路永华意外连连。

  考吧,老师,啥时候开始?
  刚刚老路凶他都不算个事,赶紧考,他要考试!
  谁不考谁是孙子!
  脱发路心说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所有人,桌子拉开!”
  他震天一吼。
  桌子啪啪啪的摩擦地板,
  这些噪音之夹杂着同学们的埋怨、不满、求饶和叹息。
  “啊,不要啊,老师……课吧,”

  “我日他哥,谁他妈的迟到的?”
  “明明是温晓光,谁让他这时候讲话……”
  这么一说,好像也对,原因是有人迟到,可最后的导火索确实是温晓光……
  但是温晓光本人很开心呀,其他人的责备他完全不放在心,
  都是学生,考试算什么?如果你害怕考试,不应该怪我,而应该怪自己笨,学渣们。

  前排的胡丽雅转过头给他一个鬼脸,
  “大哥,这下怎么办?”戴唯毅也很想哭,
  温晓光则说道:“我要早知道,我惹老路一下有这种好事,我早惹他了。”
  戴唯毅:???
  胡丽雅:???
  同学们不爱考试,
  大抵是因为不想做题目,
  课还可以开小差,考试怎么办?堂而皇之的趴下睡觉?

  大概你再怎么不擅长数学,也不敢做这样的事。
  戴唯毅如同其他人一样,特别不情愿的把自己的桌子和温晓光的分开,但只分开一点点,
  温晓光看他已经和前排的胡丽雅不一样齐了,他打的什么心思还用说?
  路永华早盯着了,“戴唯毅,到讲台去考!”
  “噗嗤……”这是前头裴小白和胡丽雅的笑声。
  “What?!”戴唯毅如遭重击,仿佛一记如来神掌从任督二脉打到天灵盖,
  老戴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温晓光,仿佛都有泪花出现了。

  “都怪你,”他哭丧着脸。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温晓光撑着下巴,他现在开心的不行。
  戴唯毅磨磨蹭蹭的最后也没有办法,气鼓鼓的,扭着屁股屁股去了。
  这样,一次突如其来的考试开始了。
  现如今,他身揣1万块,经济问题终于不愁了,遇个考试太特么的舒服了,虽说只有一门,但先提一个满分回去再说。
  高二开学两周所学的数学知识出的考题,对于他来说,实在是……

  哎,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大家都躲不过去了,开始。
  温晓光抬头看了一眼黑板正方的表,10:45分。
  戴唯毅嘟着小嘴巴,一边委屈一边发试卷。
  路永华还在气头,说道:“你们把这个当成正规的考试,不准交头接耳,不要让我抓到你们不是独立完成的。”
  说完他坐在戴唯毅的凳子,气呼呼的,气到脑阔的头发摇摇欲坠,
  这个时候温晓光转头,他忽然想到一个较重要的问题,“路老师,如果这是正规的考试,那……允许提前交卷吗?”
  日期:2019-03-1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