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31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一秒一秒的滑过,
  葛瑶儿半倚床头,借着台灯背诵几个常用模型的原理和适用范围。
  其他几个人其实也是在摸手机,睡前基本动作。
  某个瞬间,诺基亚忽然‘滴滴’了一下,葛瑶儿大概是觉得有什么人在骚扰她,隔了十几分钟才看,
  结果拿起来一瞧,竟然是温博士的的回信!
  虽然语气有些冷:有什么事?
  但是她瞬间激动了!
  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惊得连床的林贝尖叫出声,“卧槽,瑶儿,你差点震掉了我的姨妈巾,干嘛呢,练腰呐?”
  可惜,瑶儿没理她。她拿起书和手机下床,
  这动静其他室友都看呆,“咋地了瑶儿?”
  葛瑶儿一边开电脑一边回,“没怎么,没怎么,是温博士线了,你们休息吧。”
  林贝贝仰躺在床,很是无语,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吐槽道:“激动啥呀,要我说温博士肯定是女人,哪个男人写那么规规矩矩的字?”
  温晓光:???
  葛瑶儿看了温博士的信息已经发过来十五分钟了,颇有些懊恼,她赶紧打字。
  葛:温博士,你还在吗?
  温晓晓的卧室里,温晓光正在电脑前抄十四个订单的快递信息,已经快要差不多了,

  qq也有其他人的咨询,他都一一予以回复,
  问问题的也不止葛瑶儿一个人。
  温:还在,什么事?
  啪!葛瑶儿一拍手!还好人没走。
  前些日子,温博士给她那么多的东西,她实在是有些喘不过气来,宿舍四个人,家里爸爸妈妈,她的这些压力又可以说给谁?
  大半夜的睡不着,算说给别人听,别人有什么办法?
  除了在qq找一下那个温博士,她也没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
  这是唯一兼顾能理解和能帮助到她的人了。

  葛瑶儿发信息:温博士,打扰你了,你现在有空吗,我在复习的时候,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一下。
  温晓光当然知道这些事,也没什么其他的话两个人能说。
  温:你说。
  葛瑶儿其实问题很多,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只能挑自己最不擅长,分值又相对高一点的计算题来问。
  葛:关于最优化的部分,昨天看了一道题。证明:如果函数F(X)是严格凸函数,则其局部最小点为全局最小点,且全局最小点是唯一的。

  温晓光放下笔,他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这题会有困难。这部分的题目都相当基础,随便学学也会做。
  这些心理活动自是不必告诉他。
  只不过这种字母,打字起来有些麻烦。
  他简单的回答:用反证法。
  葛瑶儿等了半天,,,

  葛:然后呢?
  温:“……”
  算了,打两行吧,打下来形成word,省的以后其他的人再问同样的问题。
  既然出来卖的,拿了钱,要干事,这是基本原则。

  温:首先假设一点x*为F(X)的局部最小点,设x`不是全局最小点,
  葛:嗯。
  温:所以?x`,f(x`)<f(x*),且ρx`+(1-ρ)x*∈x*,ρ∈(0,1),又因为f(x)是凸函数,所以f(ρx`+(1-ρ) x*)≤ρf(x`)+(1-ρ)f(x*)。到这一步还有问题吗?接下来是初数学了。
  葛瑶儿还算是认真学的,也逼着自己思考,而不是什么都等。
  实际,温晓光写到那一步,不是太笨的人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约过了两分钟,
  葛瑶儿打字:明白了,谢谢温博士。

  这是证明题,没什么答案,一步一步有理行,也不需要他检查。
  温:还有吗?
  当然有,他自己可能不知道,学渣葛盼他从生命起源盼到了宇宙洪荒。
  这一晚,直到林贝起来撒尿,葛瑶儿都还在电脑前,时间已经超过12点半,
  贝贝过来摸摸她的头,“瑶儿,你疯啦?”
  葛瑶儿有着平时难以见到的开心。
  “我才没疯,我在学习。”
  林贝想了想时间点,真想喊一句,大半夜的学习劲头那么足,你清醒点啊,两个小时前还说自己很累的是狗吧!

  而葛瑶儿则抱着林贝的腰,全是兴奋劲儿,“我跟你说贝贝,温博士真的无所不能!”
  林贝:孩子,你学傻了吧?
  这个晚葛瑶儿的城市下雨了。
  雨声哄着她入睡,其实是因为温博士的指导,像逍遥子对虚竹传功,可惜选了个呆子进灵鹫宫,心疼灵鹫宫的小姐姐们。
  葛瑶儿也可惜,可惜在温博士的时间很少,不能时时找他。
  盯着那些试题,她在走神时也会想,要是温博士能在这个学校好了,这样考研有个伴多好。
  不知道温博士在忙什么,更不知道,字写的那么好看的人,人长的会是什么模样。
  温博士如果是男的,一定温尔雅;
  如果是女的,一定优雅高贵。
  不管怎样,他\她一定很优秀。
  如果她知道温博士才17岁,大概不这么想了。
  这个周四的晚,羡州也下雨了。
  下的不大,秋雨淅淅沥沥的一直到温晓光睡下都还没有停,
  昨晚葛瑶儿问到了将近一点钟,他要早起便让她周末再来找。
  早,他把昨晚抄好的14份快递信息放进书包,午的时候要把复印稿弄好,并分别寄出去。

  4900块,再加之前赚的到的4550,总收入已经9450元,差一点儿是1万块。
  当然,这间他还花出去了一点,大头是那晚的100块钱,以及快递费用。
  现在他也不用每天去看银行卡,反正每天都有新的钱到账。
  走路那个小腰也越挺越直,人民币专治一切花里胡哨。
  接下来九月份会是高峰期,单子应该会多一些,他是这么想的,因为12月份要考了,一般来说,这个时间点,大家会放一放高数和英语,终于回过头来发现自己的专业课学的稀碎。
  早六点十分,
  少年人撑着一把伞准时走出这栋老式住宅楼,路面雨点纷纷,行人匆匆,
  有个小哥不打伞还双手插兜,走出了迷踪步般的蜜汁潇洒,看那个镇定傲娇的表情,仿佛他淋的不是雨,而是刀子,
  一点毛毛雨而已啊!你再扮酷也没有依萍书桓的感觉好吧!
  雨依旧下的不大,但毕竟一夜下来,这片破旧小区的老房子已经被清洗去了污浊,道路旁的绿化分外两眼,停在一旁的轿车玻璃滑过不少雨水。
  刘以琦的包子铺旁,她撑起了一把大的油纸伞,伞的边缘雨水聚集滴下,汇入大地。
  还好雨不大,照常营业。
  像昨天一样,刘以琦又喊他,“温晓光,过来,过来,”
  “干什么?”
  “买两个包子嘛,”
  温晓光:不买。
  刘以琦跑了两步,拉他过来,“先别不买,你过来闻闻,香的很呢,再不行你跟我说你爱吃什么馅儿。”
  一大早的拉拉扯扯干什么?
  要注意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