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28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姐叫王艳,12班的,”
  欠收拾真是,闲着没事还跟我皮一下。
  旁边的萧青松则是脸色有些发青,他拉住温晓光。
  这是干嘛,“你拉不住我。”
  “不是,”杀玛特摇摇头,“别说我告诉你的行。”
  温晓光咂巴了一下嘴唇,心里头关于萧青松的印象一下子加深了很多。
  萧青松给他看的发毛,说道:“你别这么看我。咋地了?”
  “没什么,发型太丑了。”
  说完他走了,留下萧青松在那边暗自嘀咕:你发型才丑呢。
  然后拿手撩了撩满是油的刘海儿。
  温晓光出了教室楼直奔12班,完了随便拦一个同学让他叫一下王艳。
  其实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学生几乎很少进别的班的教室,其实压根没什么,这教室又不是哪家开的,

  于温晓光而言,他是不认识王艳,所以不知道找谁。
  不到10秒钟,12班里头出来一个穿着皮裤牛仔衣的短发女孩儿,她也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直奔走廊栏杆处的温晓光。
  “王艳?”
  姑娘点头,“你找我?你怎么知道找我?”
  “喔,萧青松说的。”

  楼下8班教室里的萧青松猛的一个喷嚏,打的同桌吓一大跳。
  王艳估摸是个暴脾气,听了温晓光的话,隐隐的似乎眼有怒火。不过大概是人在帅哥前,她有意无意的要把自己的眼神涂抹成温柔的模样,还撩了撩耳朵边的头发,笑嘻嘻的问:“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温晓光直说来意,“没什么大事,是想说一声,以后不要再给我那儿送饮料了。”
  姑娘眉锋一抖,仍旧强自欢笑,“一瓶饮料而已,你无需在意。”
  随后还添了句,“对我来说,那也不贵。”

  温晓光又不是呆头鹅,他可是智商情商,双商都高的绝世帅气大天才,
  正所谓听话听音,这意思不是说:你可能觉得贵了,但是别太在意,对我来说都小钱。
  “首先,”通过一秒钟的思考,他想好了回答的逻辑和层次,“这和价格高低没有关系,算你送的是瓶装自来水,我也会这么做。”
  “其次,我不是贫困生,对我来说,这也不贵。”

  王艳连连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到底是小孩子,很快受不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算了,不解释了,这么说把,你知道老子为什么会写《道德经》吗?”
  “什么?!”温晓光搞蒙头了,“为什么?”
  “因为老子愿意。”她到底还是露出了本来面目,她,绝对不温柔。
  温晓光则是一脸无语。这是什么土味套路。关键他还被套路到了。
  “你愿意我不愿意,总之你别再送了。”说了他转身欲走。
  “我送,”王艳跟他,“男孩子穷点儿也没事,我才不在乎,”

  温晓光烦她了,从口袋一抽是十大几张人民币,“是你穷还我穷?”
  那么红色的钞票让王艳有些说不出话,“这……”
  温晓光也不想这么赤裸裸,“非要逼我,现在相信我不是贫困生了嘛,我真不需要你们的善意的帮助,”
  “对我来说,钱,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他硬硬的说。
  差不多要课时间了,这会儿容易有老师,他还是收起来好,还是那句话,钱不多,但放在普通学生身不算正常事,免得给老师逮过去一阵盘问。

  “说过了啊,以后别再送了。”
  可是王艳还是追了他,一直跟到楼梯口,把他给拦了下来。
  温晓光问:“还干什么?”
  王艳笑了笑,“钱不钱的其实无所谓,我主要是……暗恋你好久了。”
  温晓光:“……”
  后来温晓光才知道,王艳是一小撮混混的头儿,
  至于她的江山当然是靠着自己辛苦打拼,并在继承了亲哥王辛的余威的基础最终确立了江湖地位。

  萧青松大抵也是和他们混一起的,
  不管怎样,温晓光不会跟这些社会准混混搞在一起,年纪大了,那个世界玩不来。
  甚至在某些时刻他都想自己别那么帅,这样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也能少一点,否则在这个颜狗遍地的年代,在这个冲动爆发的年纪,他怎么都逃不开这些麻烦。
  现在他去找对象断了其他人念头也不合适,男人,身无三分钱,地无一套房,兴不起找对象的劲头。
  所以当杨时老爷子在课堂猛夸温晓光,引起同学们艳羡之时,他是一脸的淡定和不太在乎。
  因为心追求,不太相同。
  然而同班女孩子看在眼里,则是都内心呐喊:温晓光实在是太酷了啊啊啊,
  高二语组的办公室里,则是另外一副景象,

  温晓光那篇《渡船旁的世界》获得众多老师的喜爱,他从翠翠真挚的爱情角度抒发,深入书人物的情感剖析,一张A4纸写的满满当当,一手行楷写的沁人心脾。
  尤其是那两句题记。
  一开始只是杨老师旁边的老师看的,后来则是传了开来,
  杨老师毕竟年纪不小,对于这些情爱缺乏敏感,可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性,又有几分优雅知性,这两句还真是合了她的心。
  以至于都自己提笔,抄写了下来。
  不课的时候仔细看了看,觉得不如温晓光的字迹俊秀绵延,美女簪花,自己重写几次也依旧不太满意,
  虽然是老师,但这学生的字是超过了她的。
  所以心多有佩服,
  温晓光之名,大抵也简单的传递开来。

  至于他的人,能见一见当然是最好了,
  高二8班的教室外面,老师走过时打眼撇了一下教室后桌,写出‘归来是诗’的温晓光,
  只一眼,17岁少年的侧脸便惊艳了她和时光,心则是多了些生不逢时的感慨,
  还真是了不得的学生,
  但她也只能课去了。
  那时候的温晓光正在看书,老师教的实在是太简单,所以周末自己用居民卡去羡州图书馆借了些。
  路永华在晚自习坐班,时间刚过7点半,那个学生又不写题了。他脾气好,也知道温晓光做完了作业,可三番两次这样子,不太好,稍微看看差不多得了,时间还是要用在课业。
  于是忍不住去提醒提醒他,学习如逆水行舟,怎么能因为简单骄傲?
  他背着手走到温晓光身后,“作业又写完了?”
  温晓光转头,说:“写完了。”
  路永华相信,但他伸手要书,“我瞧瞧……”
  “论量子计算机的……”他把书拿到手里,对着题目没念到底受不了,“这什么玩意儿?”
  日期:2019-03-1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