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27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晓光撇了撇他:“你不去关心裴小白,在这凑什么热闹?”
  蒋为良:“……”
  我尼玛,
  别人说他这话是开玩笑,可是温晓光对他这么讲好气啊!
  可惜没人理他的生气,收作业的人当他是放屁,该走还是走。
  蒋为良也起身追他,教室里有些话不方便。
  到外边儿他对温晓光说:“你是不是觉得裴小白对你有点意思所以在我面前觉得很了不起?”
  温晓光想了想,回答:“对。”

  “你!”蒋为良气的嘴唇一哆嗦,“你……你也别老吊吊的样子,也不过是从国际班出来的而已!”
  温晓光觉得好笑,“至少我进过,你……进过吗?”
  蒋为良:我@?*¥$艹!
  其实他不是什么坏人,至少没到打群架的程度,不然以温晓光对他的刺激,两人早干八百回架了。
  说起来,其实他还挺爱逗这个人玩的,这个存在的价值他还是有的。
  温晓光往走廊栏杆边靠了一靠,拉他过来,“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裴小白?”
  这个女孩儿平时有些呱噪,还总觊觎他的美色,欲图谋不轨,要是能让蒋为良带走她,他也省心。
  蒋为良憋着,没说出口,大白天,在学校,多羞羞啊。
  他只双手插在口袋,揉了揉鼻子,看向另一边,“……你一次说送她回家这招……不管用。”

  “噗…哈哈,”温晓光把作业往栏杆一拍,“有问题早交流嘛!”
  “别忽悠我了,我都想过了,”蒋为良转过头来,“我是没你帅,人家不喜欢也没有办法。”
  “你虽然说的是事实,但轻易放弃可不好,”温晓光急了,“我告诉你,只要你以后有出息,有钱了,不存在嫌你丑的,男人丑不丑的算啥,但凡嫌你丑的,都是嫌你穷。”
  蒋为良抬了抬眉毛,“那……我又丑又没钱呢?”

  温晓光无语,指着后门梆硬的说:“进教室睡觉,梦里什么都有。”
  蒋为良:……
  办公室里,杨老爷子戴着老花镜在整理一些试卷,应该是下午的语课要分发的。
  “杨老师,那个《边城》作业。除了萧青松都交了。”

  杨老师鼻梁挂着眼睛,“喔,放这边吧。”
  闭口不提萧青松的事儿。
  温晓光也没多说,转身回教室去了。
  杨时老师大概没其他事,便把这交的作业翻来瞧瞧,温晓光那一手字是绝活儿,
  有时候你要理解老师,看到那些狗啃一样的卷面真的是污心烦躁,改过试卷知道了,很多时候你都自我怀疑到底认不认识汉字。
  自然的,温晓光的字迹好看,也讨得了杨老师的一些喜爱。

  再看他写的开头:你归来是诗,离去成词,且笑风尘不敢造次;我糟糠能食,粗衣也认,煮酒话桑不敢相思。
  入眼便是眼睛一亮,“不错,不错……”
  人多吃十年饭还是不一样的,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和感知都会不同,每个人自己也能感觉到,同一个事物,过几年你的认知会发生改变的。
  写下的字不是什么高大的公式,不是精妙的解题技巧,但是和那些孩子不一样,这是不用怀疑的。
  旁边一个年轻老师问他:“杨老师,什么不错?”
  “啊,我说的是一位同学的作业,写的有想法,说是从国际班退出来的,但似乎有些怪,老师你看看。”
  “怪?”被唤老师的人接了过来,像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一样,“这字写的真是好看……怎么怪了杨老师?”
  杨时老爷子露着和煦的笑容,“是觉得他的成绩不该是不好的那种。”

  “是吗……”
  可能不止是杨老师一个人这么觉得,熟悉温晓光的也觉得逻辑不通,但不管怎样,他是从国际班退出来的差生。
  这个名头得背,
  费信在自己的班级也背着。
  倒是没有特别恶劣的那种人天天当着大伙儿的面儿赤裸裸的嘲笑你,不过其实这种事都是自知,

  你自己会觉得不舒服的。
  像是蒋为良这种脑子转不动的,逼急了也会拿出‘前国际班’这种话,在他们的概念里,似乎这会是温晓光的污点。
  坦白说,这也的确是温晓光的不太能被人当面提的东西。
  只是这些事情平时入不了温晓光的思考心,学习成绩从来都不是他担心的事,他是在想,下一步,
  他要赚钱,肯定的,有着先知优势不去想着如何利用是一种犯罪,尽管他不讨厌学,
  但相做一个清贫读书人,他更愿意一盏烛光,红袖添香。
  至于今天又有人在他的桌子放了一瓶脉动这种事,更加不是他的心思。
  只不过他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嘱咐了戴唯毅还有前排的两个姑娘,一定要看清楚到底是谁,

  他后来想着戴唯毅在估计也够呛,于是也把他给带了出去,没事课间厕所。
  搞得戴唯毅很难受,他诉苦道:“哥,困啊,十分钟我都想趴一会儿。”
  温晓光看他倒在厕所大号的门,很是可怜。
  “一会儿课再睡一样的。”
  “怎么可能一样的,一会儿物理课!”
  温晓光转头问他:“你课听得懂吗?”
  直击灵魂的拷问。
  温晓光又问:“你好好想一想,是王老师教你的物理知识多,还是温老师,教你的物理知识多。”
  戴唯毅:“……”
  “那我也不能睡觉啊……”
  “没事儿,你眼睛小,王老师如果骂你睡觉,你说我睁着呢。”温晓光瞧了他一眼,“有一句心里话我一直没说,有时候我跟你说话,都以为你在睡觉。听了这话是不是心里舒坦多了?”
  戴唯毅摸着自己的小眼睛,你讲这话我特么应该觉得舒坦吗?
  “哎,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是谁给你的脉动?”
  温晓光道:“我想叫她不要送了。”
  “干嘛不送,她不送,我喝啥。”他弯着腰,抬头问。
  “你滚……其实我不晓得她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基本的问题,”温晓光的语气透露无限的惆怅,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我TM不爱喝脉动啊。”

  “哎,”他摇摇头叹一声气,拉着戴唯毅回教室,
  终于看到一瓶脉动放桌之后,赶紧跑去问胡丽雅,“谁放的,谁放的?”
  裴小白和胡丽雅一对视,齐齐指向哪个杀玛特,“萧青松。”
  “啥玩意儿?!”温晓光嫩菊一凉,或许是热胀冷缩,所以继而一缩,他想了想,然后跑去问杀玛特。
  “你给我脉动干什么?”
  萧青松撩了撩额前的秀发,“我姐不让我说。”
  温晓光一愣,心很是佩服,“嘴巴紧,是个汉子。”
  正巧蒋为良坐的不远,他过去问:“萧青松的姐是谁?”
  蒋为良一听,我滴个老天,马腰板挺直了,“我凭啥告诉你?我不告诉你。”

  温晓光:“那我去问裴小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