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5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何泉也是机灵的很。一听朱月林这个语气,马上就明白了,这肯定是朱局长遇见临检了,“哦,这个……朱局,是不是您遇见临检了?他们在哪里临检呢?带队的是谁?”
  “你们谁带队?”朱月林抬头问。

  年轻的丨警丨察一听,这话问的语气,好像就是问责一样啊,登时就惊得面无人色了,莫非这人是丨警丨察系统的?听这个语气,官职不小啊!
  而且,这年轻人似乎……已经想起来了,难怪这个胖子看起来有些面熟。
  “你管得着吗?”年轻丨警丨察提心吊胆地竖着耳朵听朱月林打电话,却不防面前这厮直接将手机递了过来,嘴角还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呵呵,我管不着?何泉的你接不接?”
  那当然是接了,现在这个年轻的小丨警丨察已经被骇得头皮发麻了,何泉他当然知道是谁,那是治安科科长啊。
  这句话,何泉在听筒里也听到了。
  朱月林是何许人?他也是从基层干到这一步的,这话里的意思,他再明白不过了,敢情治安科这帮家伙们,这趟走的是私活?出来捞好处了?
  若是堂堂正正的临检,手续齐备不齐备倒还在其次,现场的丨警丨察,绝对不可能连领队都不敢站出来。
  出这种私活,目的不是为了泄私忿就是为了图钱财,对于领导的电话,自然是能不接就不接了,等木已成舟,该出的气出了该罚的款也下单子了,领导想再说什么,也已经晚了。
  话说回来,那些人真要同领导关系好的话,就算不接领导的电话,领导还打不到带队者的手机上不成?
  反正,丨警丨察的公众形象还要维护,每每到了这个时候,领导还得替下属们擦擦屁股,没办法,丨警丨察的工资就那么一点点,工作风险还挺大,不捞一点外快谁肯认真地干事啊?
  这年头,讲究的是“理解万岁”。
  所以,何泉也很理解里面的猫腻,可他一听说在场的丨警丨察为了点私活,把朱月林都得罪成这样了,心里禁不住大怒,这“理解”二字登时就被抛到了爪哇国,“我是何泉,你们今天执行的谁的命令?”

  这位一听何泉这么问,登时就傻眼了。
  这种事实在太罕见了,同是系统内的人,他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何泉肯定是遭遇了极其强大的不可抗力,眼下是要严格地按照条例办事了。
  甚至何泉都可能在一定范围内,超出条例来办事,不过,人家偏向的,绝对不会是自己这一头就是了。
  “何科长,我……我是小郑啊,那个啥,我们马上走人,马上就走,我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您……”
  话说到一半,门口又撞进一人来,“那个啥,朱,朱,朱大哥你在这儿啊?误会,误会,好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朱月林肥嘟嘟的脸上,冷得能刮下一层霜来,“既然来了,着什么急走啊?那个……你姓……姓郑是吧?今天这事儿,你不跟我解释解释?”
  看到了认识自己的人,朱月林还真就没那么多忌讳了,下面的小鬼或者难缠,可这些科长什么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分局局长来了,朱月林让他低头,他也不敢抬着。
  原本他也不打算太过于认真的,不过,刚才那个小丨警丨察很轻蔑地拒绝了回答了他的问话,这让他感觉脸上有些微微的挂不住。
  混官场,讲的就是那点面子和排场,自己是堂堂的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竟然被一个地区的片警儿给无视了?

  在沈明哲和袁为民面前,朱月林绝对无法忍受的。
  这不是拐着弯说他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窝囊废么?实实在在地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所以,他一定要发发官威了,“我说小郑,你们这算是搞什么呢?”
  朱月林发牢骚的时候,那个惹祸的小丨警丨察却是倒吸一口冷气,包间里的光线有点暗,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坐着的那胖子居然是“市局的副局长?”
  而对面这个有点嚣张的年轻人竟然是新上任的县委办副主任?
  “朱局,我们……”年轻的小丨警丨察正要解释。
  “闭嘴。王八玩意儿,还不快滚出去。”郑警官登时大怒,转头怒斥他,借机又使个眼神,还不快点滚出去?
  几个年轻的小丨警丨察二话不说,转身就拔腿走人了,连场面话都来不及讲,就一轰而去。
  这下形势就很微妙了,朱月林无法去追那个小丨警丨察。
  是的,无论如何,他是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即便是下属冒犯了他,但是在娱乐场合,必须低调。
  当然,换个大胆的副局长,未必就怕什么,但是朱月林行事一向比较稳健,见对方落荒而逃,自己在沈明哲和袁为民面前留足了面子,虽然还是有点忿忿然,可多少也算出了点气。
  “小郑,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此刻,朱月林的架子就拿了起来。

  “没啥,”郑科长苦笑一声。“今天这事真不是故意的,朱局,事情是这样……”
  说着,郑科长凑上前去,对着朱月林一阵咬耳朵。
  “什么?他郑老三就这样做生意的?看着人家生意红火,就兔子急红了眼睛?你也真是,这事能这么大张旗鼓吗?他郑老三是兄弟,这家西柚酒庄就不给政府交税了?”朱月林听完郑科长的汇报,嗓门再一次大了起来。
  “对对,您说的是,今天是我们做错了,回去我一定再次检讨!”郑科长连连点头,一脸歉意。
  郑老三就是隔壁红磨坊娱乐会所的老板。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叫他郑老三,而他的妹妹,据说是龙爷的女人,所以是亲上加亲了。
  龙爷在岳州市是大名鼎鼎的,十年前他和兄弟蝎子帮联手干掉了岳州市的老大“铁面阎罗”,自那以后,就和兄弟们平分了岳州市的地盘。
  当然,岳州市小股势力也不少,可真要论势力之大,还要数龙爷和蝎子帮。
  难得的是,这二位兄弟都是有心人,早早地就开始四下寻找保护伞了,就在其他小势力都在打打杀杀,争抢地盘的时候,龙爷和蝎子帮联手灭掉了最大的黑社会团伙老大铁面阎罗,树倒猢狲散,原来的混混大部分跟了龙爷和蝎子帮,再加上二人都有一些保护伞,十年时间变得越发地强大,活得也越发地滋润了。

  而蝎子帮在黄金破的基地被沈明哲无意间一举捣毁,贩毒制毒,这是天理法理都不容的,龙爷虽然也是帮派,总算是搞些实业,比如一些娱乐产业,所以在岳州地盘上,目前最大的团伙就是龙爷这一批人。
  据说红磨坊的后台,表面上看是郑老三,实际上就是龙爷,以龙爷的能量,活动些人出来临检西柚酒庄,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这种内幕消息,要是对了别人,郑科长肯定是不会说的,不过,龙爷能同朱月林扯上点关系,他却是知道的,不可能不跟当地政府打交道。
  再说了,路人皆知啊,朱月林是黑白通吃的副局长,郑科长没必要隐瞒什么。
  “是龙爷的场子?”果不其然,朱月林根本没考虑郑老三这装门面的幌子,直接将幕后地那位拽了出来,他眉头一皱,“这家伙,不是胡搞么?都是自家兄弟,他这样做不厚道了。”

  “朱局,你认识这个龙爷?”沈明哲虽是书生,也听出了朱月林话里的意思,人家表面上看是在骂人,其实维护之意已经溢于言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