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24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老师还瞧了温晓光一眼,眼里止不住的对颜值的惊叹和一些忧虑,“晓光,晓光,这次的稍微为有些贵,不过一学期这一次,这话也要回家带给你姐姐。”

  温晓光眨了眨眼睛,“……谢谢陈老师,其实你不必担心,我能交。”
  都当他是经济弱势群体了,真是叫做坏事传千里,
  其实那些嫉妒他的人,他是不管不问的,倒是这种会关心他的,应该让人家少点担心。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钱包来,算掩着,但离的那么近还是能看到有十张那么多,于学生来说,不算少了,即便是大学生,好多身也几百块钱,

  因为父母也只给一个月1000-2000,同时也不会一下子都拿出来带在身。
  对于高生来说更多了,那会儿口袋里多少钱自己没数嘛,
  戴唯毅讶异了一下。
  温晓光抽了两张给他。
  陈静也挺意外的,但是涉及贫困这一类,大体是有些敏感,孩子自尊心又强,她便没有多说,只开心的讲:“能交好,能交好。”

  待到老师走了,戴唯毅才放开自己,追着他询问:“我靠,你怎么那么多零花钱?”
  胡丽雅八卦询问,“什么零花钱?”
  戴唯毅说:“他啊,至少一千块零花钱。”
  “这么多?!”胡丽雅有些不信,穷学生,穷学生,那不是说着玩的。
  她看向温晓光寻求答案,只是后者不愿多做解释,也不好解释,只默默的把写好的作业折叠好。
  至于裴小白,此时看着他的眼神诧异连连,疑惑满满。
  她自己包括所有的朋友,除非过年且在保住了压岁钱的情况下,否则也不会这样子,
  所以不是说……贫困家庭的嘛?
  教学楼像是闪着灯光的鸟笼,一间一间隔开的是我们死气沉沉的学生时代,沉重的课业和考试让很多人驼背、近视,身材瘦弱。
  那些枯燥的时光里,学习无辜被墨染成让人极度厌恶的词语。
  高二8班的晚自习,一排一排的学生趴着做作业,温晓光难逃集体氛围,他与人谈论最多的似乎也是某些题目,
  陈老师在下班回家的路,碰楼的路永华,两人见面点头,已经擦肩而过,陈静还想起来温晓光的事。
  “哎,路老师,问你个事儿,”
  老路转过身来,“啥事儿啊?”
  “是温晓光啊,我听说他是班里的贫困生?”
  “嗯,有这事儿,高一的时候他申请过助学金。”
  这陈静觉得有问题了。

  “那他真的条件不太好啊……”陈老师微皱眉头,“可这孩子身那么多钱咋来的?”
  “钱?什么钱?”
  大概只有家庭条件特别好的人,才会对此不以为然,学生时代,同学们带那么多钱只能是为了交学费,
  其实,羡州第四学也没有真正的富二代,

  不同的阶层是有相遇墙的,像坐地铁你很难遇见富二代,在高档会所你看不到非工作人员的穷苦大众。
  经济水平不同的人去的地方不一样。
  外都是如此。
  如果你收入一般,你吃饭的地方可能是麦当劳,开的是夏利,住的是租金便宜的老式楼盘。
  假如收入添个0,你住的可能是电梯公寓,开的或许会是奥迪,出入的场所会是高级餐厅。

  这其当然不分人的素质高低或兽化是否明显,
  只是现实如此。
  意思是,权利地位高的人不会在四读书,只会在瑞阳学,金钱地位高的人都不一定在国内。
  无论哪个父母,稍有本事,便不会让孩子还在待在这儿,
  所以这里有家庭条件还不错的人,可这里的还不错当然不是给孩子这么多钱。
  其实本身不算多少钱,只不过与之前贫困生的说法形成了较强烈的对使人困惑。
  路永华问的清楚后,也觉得不太合常理,当然学生有多少钱并不关他们的事,所以陈老师没多和学生说,他大概也不会,仅仅觉得怪,疑惑而已。
  甚至于是心略有担心,担心来路不正,也许是从哪儿偷来的也说不定。
  陈静算是给老路提个醒,回头可以多关注关注温晓光。
  而在教室里头,温晓光早在下午的课把题目勾画的差不多了,那些题目实在是太简单,而且随着对这些知识的熟悉,越看越简单,简单到不是智障的人都应该考满分。
  不是满分的人则应该自杀。
  《边城》还剩一些,读完后便拿出一张纸写着杨老师的作业,明天要交了,他毕竟担着语课代表,至少给老师一些面子。
  感言取名渡船旁的世界,
  题记:你归来是诗,离去成词,且笑风尘不敢造次;我糟糠能食,粗衣也认,煮酒话桑不敢相思。
  A4白纸,温晓光的行楷写意行云,流畅如水,隽永而不带一笔多余。
  第一次了解《边城》是在一片老电影里,哪个站在小船的小女孩在水摆动着船桨,灵动如百灵鸟一般,她闪动的那双眼睛沟渠了我为之惊羡的目光……

  我无视边城人的纷扰,甘愿只看到那边城那片和谐,那些如画的景,那写如诗的人,我不愿去将边城以年代背景相结合而复杂化,我宁愿那是翠翠与摊送带着淡淡悲伤的、无结局的爱情。
  对于那些红票子,戴唯毅大抵还是难压心头的疑惑,又没有‘不问别人不愿讲’的情商,总得在枯燥的学校生活找点不一样的。
  “你的钱……不会是在家偷偷拿来的吧?”
  温晓光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学习一下普京老大爷的方式,“请看着我的嘴唇,不是。”
  “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很贫困,那都是你们讲的。”
  戴唯毅略微回忆了一下,事实虽然如此。
  “可是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否认?”

  温晓光笑了笑,“你可能不懂,关于我的各种各样说法很多,多了以后懒得否认。”
  “多吗?”
  “所以我说你感受不到。”
  “为什么?”
  温晓光吹了吹自己刚完成的一纸成墨,说道:“我想……大概是因为帅吧。”

  戴唯毅摸了摸自己的脸略有沉默。
  然后又说:“那我以后不给你买饮料了,你有那么多钱。”
  “行,以后我给你买。”
  他嘿嘿一笑,“你那瓶脉动给我行。”
  温晓光才想起来,不知道谁给他送了一瓶这玩意儿,他拿起来翻转着看了看,啥信息也没有,“那好吧,这个给你。”
  前排的裴小白一直有意无意的偷听两人聊天,听到这一句,顿时有些窃喜,因为这真的不是她给的。
  一时间,多了些和温晓光多多接触的小欣喜。
  以前温晓光还不会注意蒋为良,现在裴小白一掉头他要朝那边看看,
  日期:2019-03-1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