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22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贝继续劝:“不会的,既然是它写在考试大纲的多少还是有些用的,再说这博士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万一他要是一通忽悠你呢?其实我都有些怀疑他,来说人家学校白纸黑字写的参考书没有用,那没用人家为什么写啊?!”
  葛瑶儿慢慢抽泣着,听林贝这么讲,好像也有些道理。
  林贝道:“你问问他,他要说不出什么道理来,我看八成是他瞎扯的。”
  说是八成瞎扯,葛瑶儿却也不太信。
  这明明是博士,那专业谁谁谁的书说的明白儿的,资深忽悠也没来词这么快的呀。
  林贝一看,自己把笔记本拿过来,“我帮你问。”
  她打字:为什么江南理工在参考书目里写一本完全没啥用的书?

  温晓光也没想太多,“为了把那些学了至少三年却连自己专业的重点在哪儿都搞不明白的人剔除出去。”
  qq聊天列表里跳出这句话,林贝有些语塞。
  这尼玛,扎心扎到血肉模糊了。
  她转头看着已经趴在桌子的葛瑶儿,陷入了两难……
  “瑶儿,别哭了,考江南理工本来是很难……要我说……”
  她说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葛瑶儿问:“他怎么回答的?”
  林贝:“……他没回答,”
  事实,考以后,在宿舍里,或者在班级里,一群通过考试的学生偶尔也会讨论到这一点,
  几乎所有人谈到一开始都走的弯路,那是拿着陈义伟城市交通导论第三版在看。
  所有人也都痛诉这本书鸟用没有,看了两个月啥题目也不会。
  所以所有考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有这样一个经历:慢慢发现了不对劲,然后把这本书扔在一旁。
  有的人是自己看着看着觉得不对,然后想办法另辟蹊径。
  有的人是幸运的有前辈提醒,

  根据班同学例来看,前一种情况的人多一些,不是说大家都找不到前辈,
  而是更多的人即使找到了,他考不啊。
  但凭着自己反应过来的人,起码是专业过得去得,他是这一批最聪明的之一,也不会盯着一点不懂灵活变通。
  所以一旦明白过来了,概率会大一点。
  不管怎样,温晓光觉得自己是对面这人的幸运神,她现在应该偷着乐,凭这简单的十分钟的聊天,
  她至少KO掉了一半的对手。

  再让她付350都不过分。
  掉头看一看温晓晓,发现她还在睡,简直是头猪,
  又看了看墙的表,将近8点半,还有时间。
  但这人其实没什么好教的,像一个马步都没扎稳的徒弟,你让师傅怎么教?
  他都想着下机了,qq又有了动静,有人加他。

  不怪的。
  这是定点需求,
  无需任何推广宣传,只要店名不写错,绝对有人门。
  像某些场所即便是开在偏僻的山村里,只要不是女儿国,也会有人来。

  这叫硬需求,顾客不仅门,而且是找门。
  是谁加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又一个350又来了。
  名牌学校的专业课岂是那么好做的,150分的试卷考80分的大有人在,而且你不要觉得人家不认真,换个学校,他能考130。
  事情是这个事情,情况也是这么个情况。
  说清楚,道明白,
  来加qq是真想要,
  真想要,只要你不骂他,基本成了。
  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葛瑶儿那边没了动静,不是说要问问题么?
  难道是这会儿经此提醒,发现正道,光顾着乐去了?
  不管他,他发了一个‘没问题的话,我先出去一趟。

  复印店的老刘还怪呢,晓光你咋又来了呢?
  收快递的大哥则更看不懂,手拿着和刚才一样的东西,一样的利群,
  “哥,我又来了,说不定以后还要来,不知道咋称呼你啊?”
  “我向阳,你又寄这个?”
  “啊。”
  “怎么不一起寄啊?”
  “这次是远一点的大学。”
  “你家那边儿也有亲戚啊?”语调往至少提了28度,
  温晓光挠了挠头,这不好圆啊,这些天肯定全国各地的高校都有可能,到时候亲戚满地了,
  “其实,我是卖的。”温晓光觉得自己是正经的买卖。

  “卖的?”大青年有些丑的眼睛满是意外,还带着微微鄙视,“这能卖钱?多少钱?”
  温晓光道:“350块。”
  大哥小手一抖,摸着都小心了些,“这么贵?!”
  “不贵,不贵,350啊。”
  是不贵。
  但是温晓光第二天又来了,
  不像昨天,周一这一天他倒是来了一趟,可是他不寄一份,他寄四份,
  这里头,两份应该是昨天下午的,但那会儿温晓光真没钱,也不好再从温晓晓那儿拿钱了,羊屁股都要被薅出来了,谁还不知道羊毛没了。

  稍微等了等,果然周日下午葛瑶儿那边确认收货,他的350也终于去银行拿了出来,
  这样周日下午的两份,和大晚给他下单的两份,他并了并,没有下午给人去邮寄,而是在周一午一起寄了。
  这看的向阳一愣一愣的,“你……你这真卖350啊?”
  温晓光心情极好,“是啊。”
  “那你这一天一宿,挣2100了?!”

  “没有,没有,这只是毛收入,还有成本呢……”
  向阳追问:“还有什么成本?”
  温晓光一本正经:“你手里的12是啊,快递费,我包邮的。”
  快…快递费??

  向阳顶着大午的阳光眯住眼睛45度仰视这个小年轻,默默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像极了《功夫》里喊着‘包租婆怎么没水啦’的酱爆。
  线三天,没有出现一天卖个10份、20份的盛况,
  时间还早,等到有些好评了,一搜这个东西,他这边能吸引到人。
  当然也没有出现一整天都没有。
  学渣的数量在那。
  但到手的现金其实1050块,其他的还在等待确认收货。
  这两天,温晓光哼歌的调门都不太一样,还干起了家务活。
  温晓晓也觉得怪,这弟弟勤快的不能行,家里拖得干干净净的,高兴得都不像他了。
  “姐,你脚让让,”
  温晓晓含着大棒棒糖,吸得呲溜呲溜的,怪道:“你这遇什么喜事了?”
  “不是喜事,”温晓光笑着道:“是生活要笑口常开,不能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
  温晓晓心想我又不笨,这借口忽悠谁呢。
  她一边用小舌头舔着棒棒糖,一边用怀疑的颜色观察自己弟弟,忽然一个想法进入她的逻辑内,“你是……谈恋爱了吧?!”
  温晓光弯着腰,身形一顿。
  然后起身把拖把递到她面前。

  日期:2019-03-13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