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4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的,好的,对了,我还有这么一天啊?”
  “万一侯轩不在了呢,走了呗,消失了呗。”沈明哲淡淡的说。
  “啊,你想弄死他?”
  “你不想吗?”沈明哲反问道。
  “不是,我……”张新疆一时语塞,不过很快又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不过不是很成熟,”

  “说说看?”沈明哲好奇的问。
  “现在县政府正在计划修建高速连接线路,只要这个项目出了问题,那他必定会受到牵连。”
  “那你不会收连累?”
  “也会,但是这个项目是他主要负责,我是连带责任。”
  “嗯,那也不太好,太冒险。”

  以张新疆对候轩的了解,候轩对施工完全就是外行,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关键,所以如果在工程上动动手脚,简直易如反掌。
  “我还有个建议,如果他畏罪自杀,那也可以很完美”张新疆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你这是想过他死好多次了吧,竟然有这么多注意。”
  “我是想过,不过我不能做啊,不然我这个总经理的日子,怕是就要到头了。”
  沈明哲话都不说,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感情你不能做的事情,你就给我出主意,让我来做?沈明哲一肚子的火气。
  然而,天随人愿,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三天后上了各大新闻的头条——‘某投资公司副总和美女车震,双双裸死’
  对这种影响安定团结的传言,警方自然是要出面辟谣的,按官方的解释是,时值盛夏而梅雨季节已过,车内温度比较高,侯轩和女会计在研究工作的时候,发现有些燥热难当,衣物或者有所松弛。
  后来虽然开了车内的空调,但因工作得过于忘我,导致两人在车内密闭空间中,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县公丨安丨局和纪委、审计局对候轩的个人资产进行了调查,发现其个人资产超过亿,当然这些钱最后被认定为流失的国有资产,全部充公,最后通过财政流传,投入给东临的基础设施建设。
  张新疆第一时间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突然就想到了前几天北新街道沈主任找他的事情聊天的事情,这世间巧合的事情也太多了吧?张新疆越想越觉得后怕,莫非这是……?
  张新疆想到这里,觉得后背冷飕飕的发凉,就连拿着香烟的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死一个投资公司的副总并不算什么大问题,但这个死法实在太糟糕了点,再加上从候轩的账户里发现了近亿的资金,于是岳州市公丨安丨局成立了专案组,名义上作为经侦案件,但是实际上却怀疑利益集团的内部冲动,甚至可以定性为谋杀。
  当然,市里这样要求,县里的公丨安丨部门却不这么认为,候轩裸死的真凶估计就是他自己,空气不流通,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再查也查不出什么,可该走的形式还是要走,东临县公丨安丨局还是很配合的,当然袁为民也在其中,作为派出所所长,他全程跟踪调查的。
  候轩的社会和工作关系是极其复杂的,不过毕竟是市里的专案组,他们人手多权力大,打算将候轩的涉案关系人一一排查,而这被排查的人中,有不少是国家干部,沈明哲也是其中之一。
  当然从表面上来看,沈明哲同候轩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警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找他。
  当然,丨警丨察肯定也调查清楚了关于那次见面,没几分钟功夫,沈明哲就被候轩给送客了。
  专案组的丨警丨察了解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年轻的街道主任,还挺助人为乐的,虽然这个事情涉及到一点街道办,但并不是街道办的主要责任,但是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候轩并没有卖沈明哲的面子,沈明哲恼羞成怒了呢?

  照这么推论下来,沈明哲是没有谋害候轩地动机地,不过也有这个可能性,所以警方还是要找到沈明哲多了解情况。
  “你帮徐山讨债,侯经理并没有买账,你心里有没有恨他?”
  “那怎么可能呢?”面对两名丨警丨察咄咄逼人的目光,沈明哲轻笑着摇摇头,
  “呵呵,我也只是受人之托,来随便问候一下,毕竟我们街道办和投资公司还是有些往来的,北辛的很多工程也是投资公司做的,包工头们带着民工经常到街道讨薪,我也是为了安定团结嘛”
  “资金问题,其实可以通过组织协调的,你为什么不像上级领导反映?”丨警丨察们不肯放过他,“亲自上门来讨钱,为了什么?”
  “两位警官,不是你们局里的案件,你们会向领导汇报吗?”沈明哲笑着看着两名丨警丨察,“和这件事情一样,毕竟欠款的主要单位并不是街道办,只是那条路经过街道办而已,所以作为街道办主任,我也应该独处投资公司尽快落实工程款,为民做实事而已。”

  这话是绝对在理地,可这俩丨警丨察听了,总觉得眼前的年轻主任有点古怪,可到底是哪里古怪,却又说不出来,现在这社会,还有这种这么较真和为民服务的官员?
  “对了,从你离开之后,候轩联系过你没有?”一个年纪大点地丨警丨察不着痕迹地误导着他,“他有没有说过,最近要来看看你之类的话?”
  “没有啊,他说公司资金紧张。”沈明哲一脸的茫然,旋即自嘲地笑一声,“我可是听说候轩的账户上有两亿资金啊,这应该都是公款吧,工程款还没结呢,我打算要找张总说说这事呢”
  俩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张总,目前生病住院呢,等下我们还要去问他几个问题,你这个事情,我们也可以帮你转达下。”
  “那可太谢谢了,”沈明哲的脸上,泛起了很阳光的笑容,“这明显就是投资公司的不对了,万一因为欠款,导致道路工程质量问题,那养护款都是街道办出钱的。”
  俩丨警丨察再对视一眼,微微地点点头,看来这个沈主任也没什么疑点。
  张新疆在听说候轩的死讯之后,总觉得浑身不舒服,于是住院了。但是候轩一死,一些小道消息就传了出来,投资公司总包的几条道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事实,被挖掘了出来。
  一两天的时间,消息就传到了张新疆的耳中,其实这个消息是沈明哲散出来的,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为了徐山的工程款,再加上铲除欧阳派系的目的,候轩必须死,否则的话,张新疆没法真正的掌握大权。

  可是,该怎么死,那就是学问了,因为害怕道路工程的隐患泄密而自杀,兴许是一个好办法,人的承受能力毕竟是有限的。
  不知道这消息,会不会传到张新疆的耳朵里?沈明哲开始胡思乱想了,不知道道路工程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真的有问题,那就刚好佐证了候轩的畏罪自杀,如果没问题,那只能当一次抹黑的小道消息了。
  可是事情的结果,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三天之后,县长赵长春亲自找到了他,
  “听说你们街道办欠了大笔工程款?你去投资公司要债了?”
  “没有,我们街道办没有啊,”沈明哲摇摇头,心里却有点微微的得意,这事竟然领导都知道了,莫不是要夸奖他为民办实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