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39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傻瓜,可以把仙女一样的你,骗到手才是我感到最自豪的事!”沈明哲大声说道。
  “不要说骗这么难听好嘛!”沈涵拍打着沈明哲的胸口幽幽说道。
  “嗯,也是。”沈明哲回忆起当初大学的时候那段美好的时光,开心笑了起来。
  “那时我们天真无邪,而我们的人生经历又极为相似,看来是冥冥中早有定数。相遇是偶然,相爱则是必然。结婚之前,我好多次想到,如果我们能在一起,我们买一所带着院子的房子,我们的孩子围绕在我们的身边叫爸爸妈妈,在院子里嬉戏玩耍,可以想象那时的我们是多么温馨的一家。”沈涵微笑着回忆着她以前青涩的梦。
  “嗯,可是命运弄人,最后我们却以现在的方式再次相爱了。”

  “哎,其实我真的想要一个孩子。”
  “孩子?马钟旭都不和你过夫妻生活了,那……我们现在就造一个孩子?”
  “坏蛋,万一怀上怎么办?”
  沈涵打掉沈明哲的收娇声嗔道。

  “那不是刚好完成了你的心愿?哈哈,也给马家留下了后人呢”
  “真的那样的话,肯定要完蛋了,马家的实力你真的不太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徐山就把沈明哲堵在了街道办的门口,“哈,沈主任,这一大早就要出去?”
  “嗯,要去县里开会呢”沈明哲点头笑笑,“呵呵,这么一大清早的,你什么事?”沈明哲以为徐山对西柚酒庄的事情,还不啃善罢甘休
  什么事?徐山遇到的事,是这年头最难处理的问题,要钱!
  徐山前几年一直都是和发改委合作,由赵恒远牵线,徐山接了好多个项目,主要涉及了北新街道几条道路的改建和新建工程,但是道路工程属于县里的投资公司负责总体运营,但是资金结算却推到了街道办。
  徐山的工程款垫资越来越多,导致最后都无法周转了,可是投资公司不给结算,街道养老院也没钱,徐山做工程时用的水泥,钢筋等厂家纷纷上门讨债,最后徐山被逼无奈,只能混成了社会上的混混,收一些钱来应急。

  当然赵恒远一个让你的能量还不够大,为了招揽更多的工程,赵恒远联系了一个好哥们,现任建设局副局长的费法根,费发根也有亲戚在省里当领导,所以徐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结果。
  县投资公司转包给徐山好几个工程,但是另一个严峻的现实,马上就摆在了徐山面前,投资公司结款很不及时。
  于是,徐山感到了资金压力,但是投资公司的背景是县政府,属于国有资产公司,徐山当然不敢得罪,他数次找了赵恒远和费发根,请了多次吃饭喝酒,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事实上,他私下里又多次找了费发根,希望费发根能出面关说一下,让县里投资公司结算一点货款,但是他这个要求,被费发根冷冷地拒绝了,“催款的事情,是承包商和总包之前的事情,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你知道现在走关系托人情,那要花多大的力气?”
  徐山也是混社会的人,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了,他对费法根说:“费哥,需要多少钱,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
  费发根见他乖巧识做,倒也不藏着掖着,“我可没说要你的钱,只不过帮你要回来的钱,我要抽个两成,你看怎么样?”
  徐山一听他这个要求,那就是狮子大开口啊,工程本来就只有三成的利润,扣掉贷款利息,最多也就剩下两成了,徐山实在无法接受。
  可是一点资金回笼都没有,几个月下来,徐山就有点撑不住了,资金捉襟见肘,他停了扩建地工程,还倒卖了几台机器。
  所以,他来找沈明哲,也是因为知道了沈明哲是刚上任的街道办主任,他希望沈明哲能给投资公司说说,结算一点工程款给他。
  “找我疏通关系?”沈明哲这次是真的傻眼了,“兄弟,我才刚上任,再说了,和投资公司也没有打过交道啊。”
  “沈主任,您费心,需要活动经费都包在我身上了,”徐山认为沈明哲只是推托而已。

  看到沈明哲一脸为难的样子,徐山往四周看了看,再一次压低声音说道:“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我给你一成的抽成,活动经费我包了,只要能要到钱。”
  沈明哲有点不高兴了,他斜着眼睛看看徐山,伸手再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不是我不帮你,这事我真的帮不上啊。”
  徐山叹口气,“唉,沈主任,我手下这帮弟兄,要是没有我管着,还不知道惹出什么事,这事你真的帮忙想想办法,您是北新街道的父母官啊!”
  “你们还想惹什么事?”沈明哲皱着,其实想想也是,混混不可怕,就怕混混没文化,一群混混如果散了,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你是说,如果我帮你了,他们就不会胡作非为了?”沈明哲问道。
  徐山一听,好像是有点希望,赶紧保证说:“你放心,只要这些工程款要回来,我带着他们干干工程去,保证不再到处惹事。”
  “那如果要不回来呢?”沈明哲一脸严肃的问他。
  “要不回来,如果能带到款,也可以啊,只要度过了困难期。”
  “贷款?那我更帮不上你了,我又不是开银行的。”
  “我听人说您跟纪委的李书记关系不错啊,李书记是省里派下来的,您只要开口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徐山眨着小眼睛说道。
  “你听谁说的我和李书记熟悉啊?”沈明哲突然觉得背后有数不清的眼睛,在观察着自己。

  “没有谁,就是听人家八卦的,沈主任,您想想我那些兄弟以前也都是老实人家,可现在赚不到钱,家里都有父母孩子要养活,这也是被逼的。”
  沈明哲被徐山说得有点心动了,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不是和发改委的领导很熟悉吗?”他看看徐山,眼中带了明显的狐疑之色,“发改委和银行的关系更好啊,而且和投资公司也有密切关系,怎么不找他们?”
  “我也想去找啊,可是发改委打交道的企业跟米一样多,他们不敢开这个口子,多少人盯着呢。”徐山苦笑一声。

  沈明哲仔细看看徐山,总觉得这家伙的眼神有点闪烁,似乎有泪光闪动,于是点点头,“哦,这样啊,那我给发改委的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人家能不能帮你。”
  “您是打给投资科赵科长吧?”徐山问道。
  “是啊,投资科自然和银行打交道比较多。”
  “呃……沈主任,算了,赵科长我已经求过他好多次了,他没这个权利,说是要发改委的主任出面,才有点希望,人家一个主任,怎么可能为我这么点事,卖自己的面子。”
  沈明哲觉得徐山说的也有些道理,问道:“现在到底多少欠款没收回来?”
  徐山地眼睛一亮,觉得这事有戏了,于是压低了声音,“不瞒您说,现在投资公司那边压着六千万,其他地方还有三百万左右。”
  “投资公司就欠你六千万,一直都不给?”沈明哲吃惊的问。

  徐山摇摇头,脸上的愁容像是喝了黄连水,“刚开始以为公家的生意好做,哪知道事情好做,钱难要啊,一头扎进去了,就收不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