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14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兴趣。”
  “她好像真的喜欢你。”
  温晓光无奈,其实他最向往的读书时代不是这些,而是那些单纯的晴天里,可以一杯热茶,在午后的阳光下沐浴下安静读书,没有社会对男人成功的期待,没有贫穷带来的生活拮据。
  但似乎有些过于帅了,这类事总是自己找他。

  戴唯毅太八卦,于是将了他一军,“你这么关心,是不是喜欢她?”
  “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这小子否认的坚决。
  温晓光则略有怀疑,瞧着他心发慌。
  “怎么不可能?”
  戴唯毅讲:“我可是班长哎!怎么会带头做这种事?”

  “哎,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当班长?”他笑着问。
  “因为正义感。”
  笑容凝固,点了点头。
  戴唯毅则嘿嘿的傻笑,
  温晓光也乐了,夸道:“你这人,虽然长的不好看,但蛮有内心美的嘛。”
  下课后,两人还一起在食堂吃了饭,家里父母忙的人都会让孩子在学校吃。

  另外一边,裴小白其实还挺在意的,自己主动传的小纸条连一个来回都没有。
  这让她有些沮丧,心里头大概也知道温晓光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说实话,这感觉她早想到了。
  越好的东西越难得到。
  道理是这样,只不过人若能简单的控制自己的心思,那便没那么多烦恼了。
  其实有许多事,许多人,怕放心,又不是真的智商很低,只要花心思去琢磨了,会发现什么。
  如说温晓光家里是干什么的,多方询问总有知道的,

  尤其是他的话题性高。
  所以不出一周,一个雏形出来了,那是温晓光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后来不买饮料是印证,从不见他有花钱买什么也是印证。
  身的衣服,用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很简单甚而简朴,同样是印证。
  这都很自然,因为这姐弟俩确实没什么钱。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虽身在一个人都不认识的8班,但千丝万缕的关系错综复杂,短短几天,许多同学都隐约知晓了类似情况。
  当然,裴小白虽然关心他,但最早知道的不是她,因为她公然打听一个男生,毕竟不方便。
  这种讯息在8班开始出现后,给了不喜欢他的人一点心理平衡,像是蒋为良也会觉得到底是不用处处矮着他了。
  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攀心理一直被压抑着,虚荣心蠢蠢欲动,只是大多不会表面展现出来,但心里头几乎都会有的。
  少数煞笔还成天把我爸干什么什么工作挂在嘴边。

  也许家庭条件困难是他的弱点,不少人这样觉得。的确是,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寒门贵子,大多是一代不如人,这一代也有差距。
  几个小时前,午的体育课,蒋为良找到裴小白。
  他看到这姑娘眼睛盯着足球场的温晓光。
  状若无意的问:“看谁呢?”

  裴小白斜眼看他,“要你管。”
  蒋为良是调皮小孩,给人批评惯了,皮厚不在乎,不像听话的小孩儿,两句重话一讲,眼泪都要掉下来。
  “我知道你看谁。”
  裴小白说:“你要说什么?”
  蒋为良讲:“我都打听到了。”
  “什么?”
  “他只有一个姐姐,挣的也不多,还挺困难的,贫困生。”
  裴小白之前也多少听闻一些,再听一次多了些相信,少了些震惊。

  蒋为良见她无动于衷,问到:“你不信?”
  姑娘撩了撩碎发,装傻道:“我哪知道你说的是谁。”
  他笑了笑,“我走了,你自己考虑。”
  其实没必要考虑什么。
  人其实是矛盾的,不理性的,如说他们会粪土当年万户侯,对于爱情和面包说不屑一顾,但真的看到自家别人家更有钱时,又会沾沾自喜。
  这怪我们自己,用高尚之德说教孩子,却用成功之利驱动他们。

  像蒋为良,他其实是想说温晓光很穷,却不知道,这实际会一方面增加裴小白在家庭条件的优越感,觉得也不是完全配不温晓光,又会在另一方面激起她的道德反应:我又不是看钱的人。
  所以她更有勇气跟踢完球不去小卖部,独自去洗脸的温晓光。
  穷好像是给了不少人在他面前扬起头的勇气。
  蒋为良还在晚自习结束后来骚扰他,
  温晓光反而同情他,长得丑讨裴小白开心好难,不像他,纸条不管不回,下午还是照样找他。
  温晓光坐着收拾着书包,看他又来略有无奈,还没等他说话憋他一句,“你少来烦我啊,我又不喜欢裴小白,有空找我,不如去送她回家献献殷情。”
  蒋为良走路都一顿,我他么还什么都没讲呢!
  他没好气的说:“她要是让我送,你以为我想找你?”
  这话讲的,搞得温晓光略有意外,带着怪的语气说,“啊,原来你这么惨?”
  蒋为良:“……”
  “……别废话,你说的啊,不喜欢裴小白,”
  温晓光说:“我说的,我对她没有兴趣,对你和她会怎样更没有兴趣。”
  “那她对你有兴趣呢?”
  “对我有兴趣的多了。”

  蒋为良竟有些满意,“那你不如直接和她讲一下?”
  温晓光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发量特别多的锅盖发型,深刻体会了他此刻舔狗的心情,为了裴小白什么办法都想试试,
  “我和她讲没有问题,但你觉得这样会让她喜欢你?”
  小伙子对此没甚信心。
  “醒悟吧,孩子,舔狗终将一无所有。”温晓光真把他当个孩子,没长大的那种,“别的不谈,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又不学习,又不谈恋爱,成天待在学校弄啥嘞?”
  噗……蒋为良只觉得有人在胸口插了一刀,
  很有真实感,因为越想胸口越痛,他猜想被刀子插也一定是这样的……

  因为他,回家都耽误了好几分钟,不是他急急躁躁,而是温晓晓肯定在家卡着点等他回来呢。
  另外也有些心念淘宝店的申请结果,说是1-3个工作日,半天也是1-3个工作日是不是?
  或许可以趁着温晓晓洗澡或者大便的时候用那台老爷机看一下。却不知道,温晓晓气了一天,正等着他回家算账。
  他住的地方是个老小区,进大门后的锻炼的器材已经损坏无法使用,旁边的一个小亭子,四个墙角的灯坏了三个,路过绿化区还能听到青蛙叫声,还有人养鸡,周末听它打鸣,简直想日了它。
  在楼下发现二楼的窗户里还有亮光,她还没有休息。
  没错,当温晓光开门进去的时候,温女侠左手大鸡毛掸子,右手擀面杖锤子,眼神锁住他。
  温晓光搞不清楚状况,这是……怎么了?
  他慢慢放在书包,“姐,你唱哪出啊?”
  “严肃点!”温晓晓表情很认真,“过来坐下!”
  这是知道我分到普通班了还怎么回事?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关键是温晓晓竟然穿着粉红系睡衣,
  粉红色啊!
  卖最狠的萌,发最萌的狠!
  这反差绝对影响他思考。
  “这是怎么的了?”
  温晓晓真的很严肃,“两件事,第一,昨晚干什么用我电脑?第二,今晚你晚回来十分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