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11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笨,
  真笨!
  不过温晓光心里倒是平衡了一些,
  要不说,我你多吃十年饭呢,
  “没事,说了说了,算什么大事?学照,饭照吃,堂堂好男儿,这点挫折还扛不住?还是不是男人?”他说的义正言辞。
  费信脸色稍缓,“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温晓光点点头,表示同意,临分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道:“对了,回头我姐要是找你,我分到8班这事,你别说漏嘴了啊。”

  大瘦子的表情顿时愣住,他深深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不友好,看着温晓光轻松的背影像是到了一万点伤害,
  伤得他一个一米七几的大男生,在昏黄的路灯下,差点要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翌日。
  高二8班的教室,温晓光已经直挺挺的坐着写题了,旁边的戴唯毅实在顶不住,又趴下睡了。

  似乎我们对那些年记忆最深的感觉之一是无休无止的犯困。
  温晓光也觉得6点起床有些早了,毕竟17岁的身体还需要发育。
  最近先算了,他得抓紧时间把那十套题的答案整理出来,因为考研的日子很近了。
  实在写的累了,看看外面。

  早晨8点钟得阳光照耀着,两排郁郁葱葱的梧桐向张开手掌,一条双车道得水泥路满是斑驳得树影,还有学生们整齐排列的自行车。
  目光及远处,400米塑胶跑道,8个篮筐得篮球场,大概六七个班级着体育课,当然,也少不了唯一的一个小卖部,和门口那群吵闹得学生。
  窗外,大体也能看到这些东西。
  没有很特别得东西,也没有会很容易忘记得画面。
  树影晃动间,少年人看向校园里那纯净的眼神好像藏着笑。
  仅仅半月的经历,却跨过了十几年的光阴。

  恍然间,差点以为这里是自己的母校,自己的同学,直到下课,身边人的声音才会提醒自己,现在他叫温晓光。
  裴小白每个课间都要厕所,每次进教室都走的特别慢,温晓光远眺休息的画面放在她的眼里,简直有摄人灵魂的美感。
  算起来,她其实刚刚认识了这个男生,所了解的不过是他的名字,以及原先来自国际班。
  他几乎不怎么和其他后排的男生那样厮混,也几乎不认识谁,对于他们讨论的哪个明星或是球星则完全不感兴趣。
  课好像是有认真听,因为做起题目来很快。
  或许这是传说的瘦死的骆驼马大,即使是从国际班退了出来,似乎还是学的很好。
  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亲密的女同学,没有人找过他,尽管私底下,她听了很多姑娘讨论他。
  也听了些男生讨论,似乎不太喜欢他,因为他帅,因为他的国际班背景。
  他本人则充耳不闻,只是不停的在写着什么,裴小白偷偷瞄过那一直重复的画面,像极了日漫里教室后排安静的男主角。
  即便是简单的托腮思索,仿佛也有一层光晕环绕。
  路永华找人黑板做题目时,点了一次他,那是他第一次走到教室的前面,题目简单,路老师不是为了要为难人,三个学生全都答对了,过程平常无,没发生什么。
  但她知道这个人不是平常无的,正常人写不出那种看不懂的玩意儿。
  午午休时,他又在写,即使已经甩手缓解手酸了,还是在写。

  温晓光出去的时候,
  她问了戴唯毅,“哎,你知不知道温晓光在写什么啊?”
  戴班长一看姑娘竟然主动和他说话,差点结巴了,笑而不露齿,“他说他是随便写写,练字玩儿的,所以一笔一画认真的不行。”
  随便写写,写那么多?
  裴小白有疑虑,“是吗?”
  戴唯毅笃定道:“我可保护着他呢,他肯定不会骗我,我相信他!”
  裴小白翻了个白眼。

  其实那些东西都不难,但无奈题量不少,他又赶时间,所以才一直不停,晚回家才叫多写,在学校毕竟要挑时间才行。
  十年真题,两天一搞,差不多写了6份了,再努力一把,基本搞完,这间他还得想法子碰到温晓晓的台式机,实在不行去吧,申请个淘宝店什么的,还要在打印的时候加新申请的qq号码作为水印,
  这样即使盗版,要么自己重抄,要么用他这个带有qq号码的。
  都是小事,但都要做的细致,
  因为购买者的信任感很脆弱,一不小心认定你是骗子。

  裴小白也不信戴唯毅,认识那么久,还不了解他那呆呆的脑袋瓜。
  可是这么问温晓光的话,
  会不会觉得她较多管闲事?
  万一也用很敷衍的理由,是不是说明,自己很招人烦?
  万一又说的是真的,那自己要怎么回应这一份诚意?

  万一……
  这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温晓光又熟练的把所有作业都搞完了,当戴唯毅还在抠数学练习卷倒数第20道题时,
  他有一种想要作为数学课代表收作业的冲动。
  “温晓光,这一题你怎么做的……”
  过了一会儿,
  “温晓光,这一道你又怎么做的……”
  再过一会儿,
  “温晓光,这道答案错了吧?”
  温晓光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能当数学课代表了,
  解疑答惑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他赶时间啊,没空给他讲一套试卷,
  等到大题目的时候,他把自己的练习卷抽出来,“你对照着看看,不懂再说。”
  下自习的时候,早早做完作业的温晓光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戴唯毅是觉得解放了,“你还不走嘛?”

  “你先走吧,我还剩一点。”他头没抬,出声道。
  老戴边收拾边看了两眼,“你这全是公式和字母,到底写的什么啊?”
  温晓光敷衍着讲,“说起来太复杂了。”
  “那你说写这个有什么用呗?”裴小白也早站着了。
  “有什么用?”温晓光微微笑了笑,语气含着自信与某种神秘诱惑,“老师不是天天都在教嘛,知识……是财富啊。”

  没错,知识是财富,起码在这种状况下是这样的。
  而听到裴小白和戴唯毅的耳朵里是有些听不懂的意思了。
  “财富?什么意思?”
  温晓光却不愿解释了,他微笑沉默,像是故意保持神秘,裴小白看着他离去,欲言又止,这人高冷起来连多说两句话都不愿意。
  实际,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们不明白,这当然是财富,即使看不到,听不到,几百个学渣的味道他也能闻到。
  至少有几百人正在被折磨。
  想想开心。

  他们刚刚大四,已经决定考研并为此耐着暑假的炎热学习,高等数学和英语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心底里却不想随便找个野鸡大学,似乎憋着一口气,一定要那所985高校,与此相伴的便是专业课考题的难度相当大。
  也许退一步,选一个稍微垃圾一点的学校,随便复习一下,都能带走150分的120,
  但对一部分人来说,这120分,还不如江南理工的80分有意义。
  这是选择,无关对错。
  温晓光正在为他们的选择提供路径。
  正巧今晚碰住院部护士温晓晓今晚要值班,是个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