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10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gay也总不至于集到8班来吧?
  后来才渐而明白,基本都在看裴小白,是那种,一开始,我只顾着看你,装作不经意,心却飘过去,还窃喜,你没发现我,躲在角落……
  其实裴小白也没好看到哪儿去,前不凸后不翘,牙齿略微有些不齐,优点在于皮肤白,五官较为端正,给人的感觉很美好,
  少年时的喜欢看长的是不是顺眼。

  所以现在裴小白是看他顺眼了。
  也可以理解,因为他确实帅。
  回到教室,裴小白果然还在等他。
  “是哪一题?”他拿着书问道。
  “第五道。”
  已知不等式2x-10。不等式的左侧看成一个二次函数,所以其实是在求m在-2与2之间时,函数小于0的x的集合。

  他一边说,一边想,结果一抬头的时候则发现裴小白含笑呆滞呢,
  姑娘心里正在尖叫,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帅又这么聪明啊!
  “喂,我讲的你有没有在听?”温晓光的出声打断她的幻想。
  “啊,我在听,我在听,”
  你在听?
  温晓光马接话:“哦?那我讲了什么?”
  裴小白:“……”
  “额……其实还有一点不明白,你能再讲一遍嘛?”
  这是几遍的问题么,笨蛋。

  好在他有办法打发,拿起笔一边写一边说,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手里则刷刷的写下解题过程。
  送到姑娘面前,“你自己看看,不难的。”
  裴小白盯着看了几秒,仿佛是听懂了,温晓光是这么以为的。
  “不难吧?”他问了句。
  “嗯,不难,对了,你写字可真好看。”

  温晓光眯了眯眼睛:舔狗。
  算了,放弃,课吧,她肯定不知道也不在乎自己写的是什么。
  这第一节课物理课,老师30多岁的壮年矮瘦男子,不是美女。
  第二节课化学课,老师四十多岁的凶狠妇女,也不是美女。最后的英语课,20来岁的小姑娘……同样不是美女。
  再来一次,温晓光还是没有遇到那种别人家的老师。
  路永华不必说了,另外的语杨老师他年纪还大,其他的科目也都完全没有。

  这让他不得不感慨,都是骗人的,这特么才是现实。
  下午他们是三节课,完还不是个头儿,一会儿还有晚读课和晚自习。
  没错,晚读课。
  这边还算好的,只有晚自习,有的地方还有早自习,听起来都不像正常学校有的玩意儿。

  不管怎样这一天还是较轻松的,作业也很轻松。
  学习新知识的时候,题目都是基础题,然而那些对于温晓光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知识了,所以发的题目做起来很是顺手。
  晚读课的时候,班主任路永华来了,这是他的工作——在教室里转悠。
  转了几圈,走到他和戴唯毅这边的过道,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招了招他。
  结果……
  温晓光没看他。
  老路都转身了,发现没啥动静,搞的尴尬了点。

  戴唯毅用胳膊撞了撞同桌,“老师找你呢。”
  温晓光抬头,跟他到教室外头的走廊站一站。
  路永华应该还不到一米七,而17岁的温晓光已经177了,所以能看到‘地海’发型的整个海岸线……
  “班只有你是从国际班来的,新班级没有认识的同学吧?”老路似乎真如戴唯毅所说——人很好。
  所以还会关心他这种问题。
  “的确是没什么老同学。”
  两人站在二楼的走廊里,时至傍晚,西方还有一片彩霞。
  “从国际班出来也没什么,你原来成绩好,说明你脑子不笨,只要你认真学,是金子在哪儿都发光。”
  温晓光有些想吐槽他的土味鸡汤……也太土味了点吧=·=
  路永华继续问:“你是不是不擅长语?我看你晚读课都在看数学。”
  温晓光倒没想过会是这种问题,其实不是的,理工科的学生,他是读人类书籍非常多的了,科的思维他是不差的,更没有偏科的理科生对于科的厌恶。
  只是重新捡起来,数学对他更容易一些。
  但解释给老路没有必要,所以顺着讲,“大概也能这么说,语不太好考高分。”
  “那你给我任个语课代表吧。”
  温晓光:???

  你们家课代表都是这样的套路?
  学生对于老师,大多数都是服从服从服从。
  所以路永华都没多想,默认他同意。
  “这样,能让你和杨老师多些接触。”
  温晓光兴趣缺缺。

  “老师,”他侧过身看着他,“我当课代表没什么经验,要不您换个人?”
  “没经验?”路永华还是蛮意外的,他双手抱胸,一脸认真式的疑惑,“可是我听说你高一学期不是物理课代表嘛?”
  温晓光:……
  我找个借口而已啊!几十岁的人了这还听不出来!
  “额……我是说语课代表我没经验。”
  路永华笑了笑,“奥,这个你放心,收语作业和收物理作业差不多。”
  温晓光:你真是说了我完全不晓得的东西呢!
  “行了,进去吧。”

  第一次,算了,不在小节和老班抬杠,
  他刚坐下,戴唯毅立即打听,前面的两个小女孩儿都转过头来,
  要理解他们,在学校真的很无聊,随便出点儿新鲜事儿那都跟发现美洲新大陆似的。
  “路老师找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让我当语课代表。”
  这小子倒真是和老路熟悉,马明白了,“奥,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语不好?”
  我尼玛……
  “你别说你还真会聊天呢。”
  前头俩小姑娘差点没憋住笑。
  戴唯毅这一根筋也不在乎,道:“又没什么,我高一还是数学课代表呢。”
  温晓光脑门一黑,看你自豪那样儿,这代表着的是好事儿吗?
  裴小白似乎和戴唯毅是老同学,问道:“路老师是不是还让你当?”
  “应该是吧。”
  温晓光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照这个套路的话……
  他问戴唯毅,“哎,你说老路为啥让你当班长呢?”

  晚费信等他一起回家。
  9点30的政法路路灯通明,路边的小摊几乎堵住了各个巷口,关东煮,卖鱿鱼,炸鸡柳,烧烤……花样繁多且人流涌动。
  机动车道因为校门口倾巢而出的学生而陷入瘫痪,成群的孩子们如过境的蝗虫一般漫过整条道路。
  温晓光和费信在其。
  他住的更远一点,费信其实很近,但这么三五分钟,他都要等温晓光。
  实际也说不了什么,
  他问温晓光,“你家里的如来佛怎么惩罚你的?”
  温晓光给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整懵,“我好好的,干什么惩罚我?”

  “你分到了8班啊!”费信强调说,“这么大的事她能对你好好的?”
  他眉头一挑,普通班?
  稍微想了下,“喔……你讲这个,我以为你说什么呢,这…算大事嘛?”
  费信一脸震惊,然后很快想明白,“我靠,你不会回家没说吧?!”
  “别一惊一乍的,怎么的,你回家交代了?”
  他欲哭无泪,“啊,我直接说了啊,你早有这想法,你倒是教我一下,你不知道我昨晚给骂的有多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