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开的年代》
第9节

作者: 皇家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温晓晓又不知道,又如何?
  想问一句,又,如,何?!
  老鸟温晓光对于考研论坛相当熟悉,所以找几份真题对他不是问题。
  这事情说起来难,是因为学渣们既想要整理好的历年真题,最好还有要特别工整规范的答案详解,再好点儿能有过来人的学习笔记,如果再能提供一些练习题更好了。
  当然了,最最好的是,以这些都可以免费。
  考大学的时候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到了考研收集这么重要资料的时候,那些孩子第一句问:亲,包邮吗?
  想到这些当年的梗,温晓光乐,
  一边乐一边把事情搞定。虽说U盘是借的温晓晓的,钱是借的废信的,但仿佛已经赚了钱了。
  走路都有些飘。
  至于怎么解释这钱,他不担心,编个理由忽悠家里的笨蛋还能赚钱难不成。
  刚过12.40,他从吧出来,到外面的打印店打印好十份真题试卷,又买了十几张A4纸,随后回到教室。
  午的课,数学、英语和物理因为第一天都是很轻松的,大概讲了一些东西,重在疏理结构,提一些浅显的概念性东西,打捞一下同学们的记忆。
  如说路永华系统的讲了一些高一数学的集合、基本的初等函数,又特别强调了高数学的恒成立问题。

  同学们大多还在假期里没缓过来,还有些小姑娘陷进了温晓光这里,课堂气氛很是一般。
  尽管今天天气很好,但每个人的脸都挂着不情愿。
  只有温晓光很舒服,
  他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靠着窗,打开一点点还能吹到风,这样的课堂节奏他是很熟悉的,也并不讨厌,
  毕竟……作为从小到大的学霸,吊打别人的感觉,

  这么说可能不太好,
  但真的……还蛮舒服的。
  午他也没有午休的习惯,趁着这会儿功夫,便可以把那些试卷的题目写一写,十份试卷而已,尽管有些题目较刁钻,但对他来说倒也不难,当然,一些时间还是需要的。
  而且要抓紧,因为12月底是每年考研的时候,这会儿专业课已经要复习起来了,换句话说,不少想要考取江南理工大学的大四学生这会儿正嗷嗷待哺呢。
  钱,正等着他去捡。

  温晓光要在几天之内把东西搞好。
  搞到钱,是逃离魔女掌心的第一步。
  戴唯毅已经趴下午休,他则把东西拿了出来:2002年江南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试题。
  课桌左边放好卷子,右边是A4纸,水笔已备好。
  第一题相对简单,简答题,列举交通分布模型,阐述原理和适用条件,这是可以靠记忆的。
  这一部分是本专业重点,肯定会考,大致可以理解为一个方法分四个阶段实施,每个阶段各有各种模型。
  这一题是考察其一个阶段。
  回答从重力模型入手。
  温晓光的脑子里早刻满了这些东西,他的字很好看,为了易于辨认,写得还不带潦草,横平竖直的正楷字,像是打印体一样:重力模型是城市交通应用最多的一种出行分布模型,主要原理是模型假定两区间内的出行生成同出发区的出行产生成正,同两区间的交通阻抗的某一乘方数成反。公式表达为:Xij=k·Ti·Uj/tij。

  相关字母的含义自是要解释一番。
  接下来可以谈适用范围。
  以大概能告诉改卷人,你对这玩意儿是了解的。
  但这都是记忆内容,好像诗词,你会背了,没什么牛的,让你解释一下含义,你傻了。

  这一题想要满分,还可以告诉改卷人这个模型我会用。
  如模型的相关参数在解决实际问题是如何取值的,温晓光自然是写下来:式的k参数可以取自类似城市已有模型,据此计算得出出行分布曲线,同起讫点调查所得的现状出行时间分布曲线进行较,继而得出修正系数,并逐次迭代。
  这是其一种方法,还可以说这种标定的工作量大,但考虑的因素增常系数法更加全面,后者的参数标定过于简单粗暴巴拉巴拉一大堆……
  问题是,模型的公式千万不要写错,一个指数都不能写错。
  那些字母是乘是除是加是减,都是有道理的,你一旦写错了,说明你根本不理解其的逻辑关系。

  你说我笔误,可以,没问题,回头等阅卷人改试卷的时候你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行。
  这其实已经是最简单的题了,因为答案的一半可以背诵,
  接下来没那么好了,给你题目计算,从简单的Dijkstra算法,再到稍微需要一点实力的Beckmann交通平衡模型,从ue到so,再到两者之间的区别,
  甚至有几年还有最优化理论的基础题,别看是基础题,对于本科的学生来说要求是非常高的。
  总之一句话……
  这是好看的姑娘相亲,这是专业课压分,自己掂量一下再来考,
  午休时刻,整个教室里还抬着头的人不多,一排排的孩子都把头埋在书堆里,算为了不学习也要趴一会儿。
  温晓光算是较少的能发出写字声音的,另外还有一个前排的小姑娘也在一直在吭哧吭哧做作业。
  他较专心,所以倒没太在意。
  但人家转头看了他几眼。
  临近1点50的时候,学校打了铃,戴唯毅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额头都是红印,一看睡的香。
  温晓光和他搭了话,“醒了?”

  老戴满脸皱巴巴的,“啊,你没睡?”
  “我不困。”
  “真有精神,”戴唯毅撇了一眼他正在写的东西,问道:“这什么作业?午老师过来发的?”
  温晓光:……

  不想在这面纠缠太多,他只说道:“你流口水了。”
  嘴角和纸被一根晶丝相连,本子的口水勾勒出了一个爱心形状。
  这小子,到底梦到了什么。
  戴唯毅嘿嘿的笑了笑,赶紧拿纸擦了擦。

  此时,温晓光也画下某道题答案的最后一个句号,东西收拾好放在书桌肚里。
  按课表来说,一会儿的是物理课,
  学物理很简单,只是时间长了,忘了许多,题目也很少练,所以大致需要听一下,仅仅是大致而已。
  以前读初三的时候,他被称为理科三百五,意思是数学一百五,物理一百,化学一百,总分350.
  唯一可能麻烦的是英语,毕竟说的好,不代表考的好。

  放好书,刚要去厕所,坐在他们前面的姑娘转过头来,拿着数学资料书,“温晓光,有个题我看不懂,你帮我看下行吗?”
  稍微一愣,
  姑娘,为什么我隐隐记得午的数学课你在打盹呢?
  难道是我误会了,其实你很热爱学习是么?
  “等我个厕所吧。”
  姑娘抱着书,咬了咬嘴唇说道:“好。”
  这一位,名叫裴小白,坐在他的正前方,裴小白旁边,有个戴着眼镜的姑娘,应该是叫胡丽雅,如果他没有张冠李戴的话。
  他还隐约觉得,班有人喜欢裴小白。
  还不少。
  因为他老感觉前头有人转头往这儿看。
  一开始以为是在看他,搞得他羞耻感一阵一阵得翻涌,
  毕竟其不少是男得啊!
  虽然他很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