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3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知道,郭晴儿早就知道这事了,她在电话里轻笑着,“我听说你又要高升了?哈哈,要请客的哦,滨湖鱼庄,怎么样?
  沈明哲刚开始还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想通了,郭晴儿是什么人啊,和赵长春的关系这么好,知道这些内幕消息并不奇怪。
  他轻笑了一声,“哈,好啊,我正想吃鱼呢,好久没去那边了,啥时候有空?”
  当然,他之所以选一口答应了选择滨湖鱼庄,是因为他记得滨湖鱼庄的包厢是可以反锁的,他有很长时间没见郭晴儿了,一个密闭的环境可以做许多有意义的事情。
  “随时都有空啊,最近黄金坡景区筹备的事情步入正轨了,景区正在建设,所以我暂时轻松几天。”
  “那就八点吧,刚好吃夜宵。”
  “行,没问题。”沈明哲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了滨湖鱼庄。
  不多时,郭晴儿也到了,看到沈明哲在鱼庄的池塘边等她,她就笑吟地说道。“怎么样?我选的地方还不错吧,整天在办公室里,吹空调都快吹出毛病来了,这儿是环境舒服点,是自然风……”
  “那是,我们大美女选的地方,当然够品味。”沈明哲一把拦住郭晴儿,搂着她的细腰向包厢走去。
  没想到郭晴儿将水蛇腰一扭,脱开了一边,撒娇的说道:“被人家看到不好。”
  沈明哲明白这话的意思,被别人看到拉拉扯扯的魅瑟,确实不太好,于是他坦然地笑笑,走在前面,直到进了包厢。
  沈明哲走上前帮郭晴儿拉开椅子,“哈,请坐……”
  郭晴儿被他这种殷勤弄得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沈明哲这是献殷勤呢,她笑着看他,“看来高升了,人心情也好了?居然知道帮我拖椅子?很有绅士风度啊”
  “高升什么啊?县里这点芝麻绿豆的叫什么官嘛”沈明哲笑着撇撇嘴,坐回自己的座位,“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呢,一不小心,可能小命都没了!”
  “有这么严重吗?”郭晴儿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你别吓唬我了,我听人说你做的不错啊,省里领导都看上你了,才这么快升你的官。”
  “干得不错?”沈明哲哭笑不得地点点头,“没错,目前干的还不错,以后就不知道了,这个官场,差不多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哪天丢了都不知道呢。”
  “瞧你说的这么危险的,我看人家当官的都过的很滋润,听说你要当正主任了吧?”郭晴儿这消息,还不是一般的灵通,“这样啊,你就有公车代步啦”
  “公车?”沈明哲才发现郭晴儿透漏的消息比郭部长还要多。
  “是的啊,原则上来说正科级没有资格配公车的,但是下面县里就这样的规矩,正科级领导都有专车。”郭晴儿从手包里一阵掏摸,出个手机来。

  “别,别,我信你!”沈明哲一把拉住了她,“我们先吃饭吧,我晚饭都还没吃呢!”
  趁着上菜的工夫,郭晴儿和沈明哲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不多时间,沈明哲就弄明白了这次事情的大致经过。
  市里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县里,县委书记刚刚到任,对东临县情况还不熟悉,安排沈明哲职务的事情自然落到了县长赵长春的身上。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赵长春的升迁史了,他是财经大学毕业,擅长地就是招商引资这一套,毕业考上公务员之后,凭借着家族的生意圈,一年就招了4个千万项目落户东临县,之后就升任了招商局副局长,然后是局长,分管招商工作的副县长,直到后来升为县长。

  所以主持政府工作,并不是他所擅长的,反倒是欧阳俊从小耳闻目濡官场规则,对政府工作比他了解得多得多了,所以欧阳俊从党政工作,插手到政府工作,时间久了,两人难免就产生了摩擦,所以就成了眼下这个格局,欧阳和赵水火不容的局面,在东临县已经人尽皆知了。
  他因为这个事,也和欧阳俊当面沟通过,倒不是说他真的要把欧阳书记怎么样,因为官场上书记比县长要强势很多,赵长春也自认,自己在东临县就是二号人物,丝毫没有掀翻县委书记的意思。
  所以赵长春向欧阳俊暗示过,政府的事儿你喜欢插手就插手吧,只要不把他蒙在鼓里,大事小事都让他这个县长知道,也不是不行,毕竟书记和县长都是陈延庆培养起来的干部。
  但是欧阳俊为人太傲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委书记,根本不把赵长春放在眼里,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党政线的一些领导干部对政府条线的那都是趾高气扬的,主要领导不和谐,下面就形成对掐的局面了。
  北新街道的屠北鸿就是一个典型,年纪又大了,不指望高升也就罢了,还不把赵长春放在眼里,以为抱住了欧阳俊这棵年轻的大树,总算老了也有个盼头了。

  谁知道欧阳俊突然就倒了,一纸调令他就被火速调任了。
  屠北鸿有点傻眼了,一周内连续拜访了赵长春两次,但是赵长春不卖他的账,刚好沈明哲进修回来,市里又安排了任务,这个机会真是太巧合了。
  当然,还有洪海波的功劳,赵长春对沈明哲的印象全都是通过洪海波来传达的。
  那天晚上,郭晴儿和洪海波一起看望赵长春,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们那个同学沈明哲啊,最近要进修回来了,这小子的冲劲还真不小。”
  郭晴儿听得就是一愣,没想到沈明哲的名气已经这么大了。
  还是洪海波的反应更快,“是啊,我最了解他了,好学上进,当年是全班人的偶像啊。”

  “那他这个势头,有这么点意思,”赵长春点点头,也不藏着掖着了,“这个年轻人是个好苗子,当过叶书记的秘书,又不浮躁,更重要的是,心中能时刻把大局放在第一位,眼下能踏踏实实干点实事儿地年轻干部,真地不多。”
  赵长春是知道沈明哲举报欧阳俊的事情的,只是这事不能讲明了。
  “我也很看好他,您在给他提拔一下啊,让他尽情的发挥才能。”郭晴儿紧张的说。
  赵长春点点头,“年轻人嘛,是需要锻炼,可以考虑给他压压担子了!”
  事实上,若是没有那次接待老刘因素,还有刘家要给沈明哲介绍对象的事情,在赵长春的眼里,沈明哲仅仅就是当过半年秘书的一个初生牛犊,胆大包天。
  当然刘老为什么要托人给沈明哲介绍对象一直是赵长春心里的一个巨大的疑问,一个长老级的人物,偶遇了一个初入仕途不久的小年轻,竟然能留下如此印象,确实令人费解。

  县里给沈明哲一个什么岗位,赵长春还是具有决定权的,毕竟是县里报给市里的调职方案。
  不过在前思后想之后,赵长春还是决定给他一个好位置,自从叶建平到岳州之后,陈彦庆已经不复往昔,势头锐减,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和陈彦庆的关系不错,但是升任县长也是凭真本事,陈彦庆也没有给他多少好处,既然这样不如尝试换一座庙。
  几天之后,北辛街道屠北鸿的办公室里,屠北鸿和沈明哲相视而坐,如同沈明哲第一天到北辛街道报道的时候一样,只是这次办公桌上多了一份红头文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