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29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不知道这点事儿呢?一些男人挑选了自己看上的小妞,开始了左拥右抱。
  这时候气氛才真的上来了,大家嘻嘻哈哈地有说有笑,比在进修班里时还来得热络些。
  就这么唱着喝着,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十二点多了,沈明哲提出建议,出去吃夜宵,结果遭到了其他人一致的反对,“算啦算啦,时间不早了,大家还都要休息。”
  几个男人搂着怀里的小姐,连连推让。
  沈明哲一看,马上明白了,这些人只要急着回去办事,沈明哲不知道这里的小姐出台是什么价格,想想身上的透支卡,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进修很快就要结束了,东临县里一直没有人找沈明哲谈话,沈明哲有些着急了,因为班级里已经有人在流传一些传闻了,谁谁回去之后要升什么职位,连杨戈舟都有了小道消息,据说要调升副县长了,可是沈明哲却没有任何的消息。
  在他进修期间,欧阳俊已经离开了东临县,虽然不是如期的请辞,是省里的正常调动,将欧阳俊调任到了最偏远县当县委书记,这个结果沈明哲并不满意,但是他也明白,官场之事并非如人愿。
  新来的县委书记叫郭子贤,也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至于有什么背景,沈明哲还不清楚,虽然说新官上任,要找机会庆贺,但是以沈明哲的身份,别说给县委书记庆贺,连打个电话的资格恐怕都轮不到。
  他本想给叶建平通个电话,但是心里又没谱儿,才刚进修结束,就想邀功了?未免也猴急了一些。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女人。

  沈明哲一拍脑门,对啊,这个女人应该了解啊,一个熟悉官场又和他没有交集的人,那就是刘雅婷的母亲“兰姨”,那个住在高档小区里,让市里领导都惧怕三分的寡妇。
  虽然兰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态度比较冷淡,但是看得出来,她还是希望沈明哲能够和刘雅婷交往,沈明哲回想那天兰姨说过的一句话不由的有些心动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明哲急匆匆的赶回了东临,到达东临县的时候,已经傍晚6点多了,但是天还很亮,沈明哲算了一下时间,现在过去兰姨那边,兴许她刚吃过晚饭,再晚了,恐怕要打扰她休息了。
  于是他赶紧去超市买了些水果,路过金店的时候,又买了个书签,这可不是普通的书签,而是纯金的,重量倒是不重,但是看起来很高雅。
  因为上次在她家里的时候,沈明哲分明看到了她偌大的书房,排满了各种书籍,送这个书签,应该是再好不过了,不张扬,也有高雅气息。

  兰姨算是一个知性女人,看得出她出身书香门第,身上有着旁人不可企及的高雅气质,如果不是因为嫁给了刘家,她完全可以改嫁,找一个好人家,但是现在却不同,刘家的面子她不敢违逆,只能这样守活寡。
  到了小区外面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了,沈明哲给门口的保安递了一根烟,然后说找2栋206,保安一看,这人认识啊,以前来过,没有打电话就让他进去了。
  兰姨对沈明哲这么晚来访,微微有点纳闷,不过她还是很大方的给他开了门,亲自给沈明哲泡了一杯西湖龙井。
  然后她怡然自得地翻看着当天的报纸,随口问道“这么晚了,你是有话想对我说?”
  沈明哲四下里看了看,“嗯,有点事情想请教您一下。”
  “那你直说吧,张姐去收房租了,不在家里。”兰姨看到沈明哲四处张望,解释道。
  “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您有没有听说进修结束之后,我的工作安排问题?”
  “你有什么想法?”她突然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沈明哲。
  “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我听组织的安排。”沈明哲说道。
  兰姨再次低头翻起了报纸,“既然你听组织的安排,那就没必要找我了,对吧?”
  沈明哲被问的满脸通红,这个女人的气势真是太高傲了,讲话直白的不给人任何情面。
  “雅婷,过几天可能就回东临了,你有什么想法?”她继续问道。
  “兰姨,其实我一直以为感情的事情,都是随缘的,有些时候就是命中注定,有些人却不是。”沈明哲试着解释他的观点。
  兰姨再一次抬起头看着沈明哲,“你相信命中注定?我当年嫁给雅婷爸爸的时候,也相信是注定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一切都是错的。”
  “兰姨,您的意思是……”沈明哲不明白她的话。
  “当年我是部队军区医院的护士,嫁给她爸的时候,他人已经受伤了,原本以为伤的不算重,但是婚后没多久,他就去世了。”
  “那雅婷,她?”沈明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莫非雅婷不是她亲生的?
  “是的,刘雅婷是我们的女儿,只不过我是后妈而已。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想,当年的决定是不是对的?就像你现在做决定一样。”
  “兰姨,我明白你的意思。”
  “感情和事业有时候是不能够双全,鱼和熊掌只能取其一,你如果不喜欢雅婷,会因为刘家的权势和她结婚吗?还是可以抵抗权利的诱惑,而拒绝刘家的帮助?”兰姨看着沈明哲,想寻找问题的答案。

  “我不知道,至少现在还没想好。”沈明哲低声回答。
  “不,其实你已经想好了,只是在犹豫而已,不然你也不会到我这里来了。”
  “那您当年的决定,现在后悔吗?”沈明哲轻声问道。
  “后悔有用吗?我第一次恋爱,就给了这个早已经不在人世的男人,这么多年,我……”兰姨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充满了委屈的哭泣。
  “你……”沈明哲有点傻眼,当然这句话他不敢问出口。
  她脖颈间一抹雪白,在灯光的照射下,很耀眼。

  “你怎么想的?”兰姨冷冷地发问了,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嗯……,现在还是没想好!”沈明哲被这一声问话弄得很不好意思,他以为兰姨已经发现他的目光看的不是地方。
  “好了,我懒得说你了,”她终究是见识过一些场面的,下巴一扬,就转移了话题,“你还年轻,官场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事情,着急往上爬的后果很简单,爬的越高,摔的越重,年轻人要先学会打基础。”
  “嗯,兰姨说的是,我还是浮躁了。”

  兰姨听了这话,盯着他看了半天,才慢慢摇摇头,“其实你的性格,真的不合适当官,茶凉了,喝点吧!”
  沈明哲弯腰拿起茶杯,就在他即将起身的那一刻,他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酒气。
  “兰姨,你刚喝酒了?”他有点愕然。
  “嗯,喝了小杯,”兰姨抬手掠掠垂到额前的秀发。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有死鬼留下的许多房产要打理,所以我才聘请了小张和一起住,这么多年下来,每天不喝点酒刺激一下神经,说不定我早就疯掉了!”她自嘲地笑笑,幽幽地解释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