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11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看了徐霸那副惶恐的样子,就算再借给袁为民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没头没脑地就应承下来了,他的考虑重点,马上转移到了另一个问题上,沈明哲要出资,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夺取控制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袁为民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他投资酒吧的两百万,就是在他就任副所长和所长这短短几年内捞到的,当然他如此放肆的捞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因为一个人。
  因为谁呢?当然是另一个姓袁的年轻人,缉毒特警袁彪,袁为民真是袁彪的亲生父亲,当然这是后话了。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知道了沈明哲的势力,他怎么还敢放这头老虎进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嗯,其实也不差多少,”他强行做出个笑脸,伪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便筹措筹措就有了,多谢沈主任关心,这点钱还要你帮忙,你这不是小看我么?”
  听到这话,沈明哲心里一颤,这袁为民也是一只老狐狸,竟然连参股的机会都不敢给他,如果以后只拿到一点红利,那没用什么花头了.
  “袁所,这话就不对了,兄弟有困难,那当然要慷慨解囊,我可不想因为你缺钱,弄来几个不合适的股东,最后项目搞成个半吊子!”
  袁为民听得很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听说沈明哲仅仅是为了项目的漂亮,他的心里又是一阵狂喜。
  仔细盘算一下,袁为民开口了,“沈主任既然这么说,那倒也简单,钱麽你随便出点意思下就行了,到时候你和赵乾算三成股份,至于你俩怎么结算,我就不管了,在北新这地界上,没用什么事情咱摆不平的。”
  袁为民挺会算计,这么一来,人情也卖了,还不用因为沈明哲出钱多分了他的股份,反正赵乾的股份,他是早就盘算好的,眼下多出一成来,能巴结住这个高深莫测的沈明哲,很划得来。
  最关键的,是得尽快把项目搞到手,眼下机会难得,他整天同这些特殊行业打交道,自然知道,眼下正是东临县的娱乐行业大爆发的前夕,严打已经过去了,马上就可以大张旗鼓的营业了。
  “对了,你这个酒吧项目开了,其他的酒吧歌厅有没有什么意见?”沈明哲问道,毕竟他不熟悉行业规则,打听一下为好。
  袁为民对“你这个酒吧”几个字非常敏感,这证明沈明哲并没有染指酒吧的计划,起码表面上没有,心里一高兴,他登时就是冷哼一声,狠狠地说“切,其他场子算什么东西?要是他们敢断我的财路,回头老子天天带队去查他们,看他们有好果子吃?”

  两人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就被干掉了,时间也近九点了,袁为民越喝越兴起,觉得街道办这次总算来了一个好主任,多年的霉运终于要离自己而去了,“哈,沈主任,咱俩一定要精诚合作,把北新街道这一亩三分地儿掌握住!”
  他正白活呢,手机响起,他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没说两句,脸上的神情就逐渐凝重了起来,到最后只是“嗯嗯”地应答,不再发话了。
  沈明哲本不想问这个电话的来历,可眼见袁为民的神色越来越沉重,好奇心不由得大起,袁为民脸上的沉重,落入他的眼中,逐渐地演化为几个字,北新街道要出事了?
  好不容易等袁为民挂断了电话,沈明哲再也按捺不住了,“袁所,什么事儿?有大麻烦了?需要帮忙不?”

  不需要——袁为民差点就把这三个字说出来了,可是转念一想,眼前这位可是聪明人,底细不可琢磨,万一将来,他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这事,自己可不是凭空就得罪人他了?
  “有点儿麻烦,”袁为民先是叹了一口气,才硬着头皮直视沈明哲,“嗯,嗯……我的人抓赌的时候,抓住了一个人。”
  我靠……沈明哲有点想骂人,他盯着袁为民的脸看了半天,确定对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仔细想了半天,才缓缓发问,“抓人了有这么烦?不会是失手打死了吧?”
  丨警丨察抓聚众赌博,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若不是出了麻烦,怎么会有电话在下班后打给袁为民?还弄得他一脸严肃?
  丨警丨察们的工作作风,沈明哲听说过一些,他们对罪犯刑讯逼供以期掏出更多的案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丨警丨察也是人,他们也想上进,这一点,他充分能理解。

  所以,见到袁为民这副为难样,他直觉地认为,八成那赌徒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被丨警丨察抓住打死了。
  谁想,袁为民苦笑一声,“人倒是没死,不过,今天是一个新队长带队值班,那家伙初来咋到,还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再加上今天又喝了不少酒,所以……”
  “我说,你给我说重点,扯这么远,我都没听明白呢”沈明哲有点火了,着急的拍拍酒桌,直震得桌上的杯盏碗碟跳个不停,吊胃口也不是你这么个吊法吧?说了半天都不知道啥事情。
  大队长喝高了,那里被围的时候,有人愣是不怕死的冲了出来,想要跑掉,被他们狠狠的抓了个正着,然后趁着夜色就是一阵痛打。
  大队长生气了,后果当然很严重,赌徒被打得死去活来,最后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欧阳书记的侄子。
  人们说的贼骨头,一般是指贱骨头,不打不老实,不过这个赌徒的骨头,却没这么禁得住打,最后,那人大喊着,他是欧阳书记的侄子,大队长才罢手了。
  一听他是欧阳书记的侄子,酒意上头的大队长不怒反喜,他的玩兴正浓着呢,‘想着就你是书记的侄子,我还是他大爷呢!’
  这个小赌鬼,撒谎都不会的,竟然说出这种哄人的话,欧阳杰喊的越响,大队长就越兴奋,于是,他换着法子把这小子又打了一顿。
  终于,有其他的赌徒看不下去了,赶紧跑出来证明他确实是欧阳书记的侄子,一听这话大队长马上醒酒了,这可怎么办,好像是闯祸了?

  不过,经过做笔录,调查发现,今天他们的赌局很大,欧阳杰一晚上输了六十多万,他一个警局的司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大队长抓紧审讯,连哄带骗,加上去欧阳杰的家里调查,又发现了他藏在了床下的两百多万现金,这可就是大案子了。
  查到了这笔来源不明的巨款,大队长要严刑逼供了,可把欧阳杰吓傻了,马上招供说这笔钱都是欧阳书记给他保管的,大队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才给袁为民汇报,征求处理意见。
  这可是大案子,假如巨款真是欧阳书记给的,他从哪里来的这笔钱?

  欧阳俊四十出头,仕途正旺呢,外人一度传言他为官清廉,是个好干部,这事情如果曝出去,那就是头版的大新闻。
  有传言说,他很快就会升任市委委员,调任岳州市开发区主任,这欧阳俊由县里迈向市政府的台阶。
  年轻有为的干部——这并不是什么要紧事,要紧的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欧阳俊的姑父是省委常委。
  在欧阳杰的身份被揭露的那一刻起,这个大案子,登时变成了烫手山药,大队长思来想去,死活是拿不定主意,只好打电话请示一下袁为民,“袁所长,这事我们得听你的,您说要报上市里,我们就报,你说不报,我们就不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