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0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大事?那好啊,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沈明哲冲他撇撇嘴。
  “该不会是?”赵乾这么精明的人,也有傻眼的时候,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绝对不可能是沈主任亲自出手。

  他心想着原来,沈主任除了官场上有后台,黑道上也有兄弟啊?赵乾越来越佩服他了,看来,跟沈主任混,也许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什么?”沈明哲冷着脸问道。
  “我听说郭大少赶回来了,还放出口风了,五十万人民币买凶手的脑袋!”
  “你这个人啊,郭家二少爷出事了,管我什么事啊,高兴的应该是你才对。”沈明哲有点不满意。
  赵乾登时哑口无言,他能说什么?他敢说什么?
  看到他惶惶然的样子,沈明哲略微满意了点,“嗯,昨天,我叫小周去要钱,他们把小周哄了出来,牙也磕掉了一颗,头皮都出血了。这事就是报应啊!”
  “是,是,沈主任说的是啊,坏事做多了自然会遭报应,郭家太坏了。”赵乾忙不迭地点头,心里却是腹诽不已,这个沈明哲深藏不漏,真是太可怕了。
  沈明哲笑眯眯地点点头,他越看赵乾,越觉得顺眼,“所以,既然是报应哪里来的凶手,别说是五十万,就是五百万也找不到凶手啊。”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斜眼看看赵乾,“赵总啊,我听说这事郭家报警了,说不定是什么黑帮仇杀之类的,派出所那边袁所长那边又要辛苦了,如果刑警队插手,就告诉我一下。”
  “嗯,好的,老袁是个聪明人。”
  “对了,赵总,这会儿你真该去一趟郭家,郭家不是欠你很多工程款吗?郭二少人都要死了,你还不去要钱?”

  “这时候去要钱?”赵乾听得,登时就开始哆嗦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这时候不要钱,那郭二少万一死了,你还怎么要,人家不认账了,你不是几百万都打水漂了?”
  赵乾心里抗拒急了,郭家大少悬赏五十万要凶手的脑袋,说明他已经恼火到极点了,这时候往枪口上撞?他赵乾肯定没这个胆子。
  “那个……要不沈主任,还是派你们单位晓鸥去吧?这个岔,要账麽还是在缓缓?”
  “周晓鸥已经去过了,昨天你没去,今天轮也轮到你了,你想想我这让你去要账,这是给谁办事呢?嗯?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你让我帮忙的这个事?”
  沈明哲的脸刷地就变了,“怎么,看起来,你还不太愿意?要真不行,这个项目我自己搞下来!”
  赵乾怎么可能愿意去?越是聪明人,就越怕受那皮肉之苦,撞在枪口上,轻点就是皮肉之苦,重点可能就是半条小命,这年头要钱的就是孙子。
  可是,他又不敢不去,沈明哲虽然不动声色,但郭二少的前车之鉴就在昨天,这么一个混黑的土豹子,一转眼就被砍成了命悬一线了,这沈明哲到底是什么人?赵乾心里直打鼓。

  “没有,我去,我下午就去,”赵乾勉强的堆起了笑脸,“现在是早晨,兴许都在医院照顾郭二少呢,还没回来,我下午去,下午一定去。”
  这是实话,不过,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去派出所跟袁为民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俩丨警丨察陪着一起去。
  可惜的是,袁为民不答应,“现在派人跟你去也行,俗话说这叫落井下石,可万一那个沈主任抗不住郭家的后台,你这不是祸害我么?你们道上的事儿,最好按道上的规矩办,你是要钱,又不是要命,不就挨顿打么?想挣钱还怕挨打?郭二少这案子所里已经调查过了,基本确定为黑帮斗殴,至于上面会不会插手,现在还不知道。”
  其实,要把郭家的兄弟算成道儿上的人,还真是高看了他们,道上的兄弟那是属于赵大勇那种类型的,一个蝎子帮让整个岳州市都翻江倒海的折腾。
  混混也分三六九等,也是金字塔结构,真正混得好的,未必能办多少扰民的事儿,他们的目标,不是掠夺那些差点的混混,就是其他什么大老板之类的,骚扰市井百姓,有点划不来,有那工夫,还不如绑个富豪之类的,多赚多少钱?

  那些平日撩猫逗狗的家伙,不过就是小瘪三而已,甚至连混混都未必算得上,而郭家三兄弟也就是比瘪三强点,可以归结为混混,至于黑道应该还算不上。
  不过,这两年,郭家兄弟靠着欺凌乡里,再加上做生意发了财,算得上混混里面的佼佼者,他们成功了,在混混圈子也算是数得着的人物了,郭二少出了这么回事,大家都在议论是那条道上的朋友干的。
  赵乾走到郭家大院的时候,郭家的小弟让他等在了大门口,赵乾也算是郭家的熟人,生意上的事情,他也没少到郭家。
  这时候,郭大少正跟郭老三嘀咕呢,“三儿,你说这是哪路仇家干的?”
  “屁的仇家,”郭大少嗤之以鼻,他跟老三一向不怎么合得来,“这几年我们得罪的人这么多,你看有几个有这么大胆子的?有本事的,我们又没惹过。”
  郭老三有点恼了,“大哥,你怎么说话呢?二哥不行了,我看你挺高兴啊?”

  “你才高兴呢,”郭大少狠狠地瞪他一眼,“条子已经认定了说是斗殴,这次这事……唉,我已经悬赏了这么多钱了,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能怎么办?”
  两人正抬杠呢,小弟进来了,“老板,赵总来了,在大门口呢,说是有事情来谈谈。”
  “赵总?就是那个赵乾?”老大老三交换一下眼色,他俩都知道这人,而且他们还知道,老二欠着他一笔钱。
  “他倒是会挑时候,这时候来,不会是来要钱的吧?”老三怒吼一声,“操他妈的,我现在就出去收拾他!”
  “你等等,你急什么,臭脾气一点沉不住气,”老大的脑瓜比老三够用点,“三弟,你说会不会是这家伙,找人阴了老二?”
  “管他是不是呢,”老三性子急,撸胳膊挽袖子就往门口走,“这时候来,丫肯定没安好心眼,老二出了这事,他这是怕死无对证啊,要钱倒跑的挺快的。”

  “老板,”小弟发话了,“昨天,街道办的就来过人,不过,让二老板吩咐我们把那小子架出去了,会不会是街道办的人干的?”
  “那不可能,街道办的都是公家人,办事走法律,谁敢背后阴人。”老大瞪着眼睛说。
  “那现在怎么办?要是让人家知道赵乾过来要账,那就麻烦了,我们都欠着不少钱呢,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咱们郭家的门脸,不能丢啊。”郭老三看着老大,有些着急。
  “嗯,你说的对,打一顿,轰出去。”郭大少吩咐完,老三就撸着袖子出去了。
  于是,年近五十的赵乾,被郭家的马仔们打得满地找牙,最后还是滚了好几圈,爬起来没命地跑了,直跑到派出所门口,才软绵绵地坐下了,郭家胆子再大,也不能打进派出所吧?
  赵乾坐在派出所门口喘了半天,又到路边的报亭里买了一包纸巾,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才拨通了沈明哲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