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的房门》
第77节

作者: 王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亚娟笑着说道:“我这不又跑来烦我师傅来了吗,他一天不同意我去科室,我就天天过来烦他,直到他同意为止。”
  “哈哈,院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黄科长既然有这颗心,我看你就同意得了,免得她天天来打扰你。”周平顺大声地笑道。
  “看看再说吧,我这些天都快被她给烦死了。再说,她去了科室,财务科那面的工作怎么办?”我故意问道。
  周平顺见我有意想把黄亚娟调到科室,脸上不由地露出幸喜的面容,“这有什么的,我看财务科的李哲强就不错,完全可以担任科长一职。”
  “哦?周副院长快坐,根我好好说说这个人,你也知道我这才来没多长时间,对人员上还不太了解。幸好有你这个老人在,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的这工作怎么开展。”
  我站起身拉着周平顺坐到了沙发上。
  “亚娟,帮我倒杯茶水。”我转头冲着黄亚娟使了个眼色。
  她看到了,表现得十分夸张。

  只见她兴奋地跳了起来,连忙跑去泡茶,嘴乐得都开了花。
  我知道她是在演戏,如果不知道的话我都信以为真了。
  周平顺见黄亚娟的样子,满意地笑了起来。
  “师傅,您看周副院长都这么说了,我是不是可以去科室了?”黄亚娟把茶水放下后问道。
  “你先忙去吧,回头我再考虑一下。”我瞪了她一眼,故作生气的样子说。
  黄亚娟依然开心地笑着,“周副院长,这件事请您多帮忙了,我先走了。”
  说完,她连跑带跳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周副院长,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对前些日子的事,跟你道歉,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回家让狠狠地骂了一顿。”周平顺显得有些尴尬地看着我。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我想他应该是留了后手。

  通过这段时间的侧面了解,我知道他有着一些关系,不过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你看看你,不是我说你,老周呀,我有那么小气吗?一点小事而以,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我装着生气的样子。
  周平顺见我并没有把周换仁的事放在心上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样。
  虽然他做得很隐避,可还是被我发现了。

  我不露生色地说:“对了,明天市里召开一次会议,我这也走不开,我想让你去参加,不知道你有时间没有?”
  这个会议是昨天下午才通知的,刚才黄亚娟跟我说完那些事后,我就考虑着怎么才能把周平顺给支走,然后把李哲强给控制住。
  “行,明天我正好要去市里办事,随便一起参加吧。王院长那你先忙,我就先回去了。”周平顺站起身笑着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感觉他很是可笑。
  不过,这样也好,免去了很多麻烦。
  当天晚上,我就给左阳明市长打了电话,把现在的情况做了汇报,同时,也希望他能帮助我把李哲强控制住,从他的口中得到周平顺的相关证据。
  左阳明市长很重视这件事,当天晚上就通知了纪委的人员。
  第二天一上班,他就给你打来了电话,并且告诉我,李哲强已经全部交待了,并且在他的家中找到了所有的证据。
  当问我周平顺来没医院的时候,我告诉他,周平顺被我安排参加今天市里召开的会议时,左阳明市长便挂掉了电话。
  下午,市里的调查组就赶到了医院,开始对周平顺的情况进行调查。
  “辰军,这事办得漂亮。哈哈!”方海阳和冯安国推开我的办公室门大笑地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什么事呀?”我问道。
  冯安国指着我说:“装,你就装,你敢说周平顺的事,不是你办的?你为咱们医院解决了一个害群之马呀!”
  他语重心长地说着,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有断过。
  方海阳接着说:“是呀,这两年,咱们医院被他搞得乌烟瘴气,可是我们又没有办法。不过,还好你回来了。你说吧,今天的工作咱们应该怎么干?”

  我放下手里的钢笔,站起身向着他们走去。
  “怎么干?先把咱们中医院的名誉夺回来,我不知道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但是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全院上下一条心,把咱们的医疗工作上升到一个高度。”
  我微笑地坐在他们的面前,接着说道:“当然,这些离开你们的支持。我已经跟上面建议,由冯安国接任周平顺的位置。我要大抓全院的医护队伍建设,提高全院人员的技术水平与素质。”
  “不知道,二位仁兄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呢。”
  我哈哈地大笑起来。
  方海阳与冯安国互相看了看,重重地点头,方海阳大声地说:“只要能把医院的名誉夺回来,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师傅,方副院长,急诊新收了一个特殊病人,身体一点伤痕没有,就是昏晕不醒,而且体态特征正在下降。情况紧急,我们科主任想让您们去看看。”
  这时,我的徒弟孙晨洛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我们三个急忙站起身,向着急诊楼跑去。
  当我们赶到急诊楼时,已经是人山人海,都是穿着军装的战士,他们没有吵闹,而是排着队向着抢救室望着。
  他们站得笔直,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紧张的神情。
  “怎么回事?”我快速地走进抢救室。

  “院长,这位少校同志,在组织实弹射击时,突然昏迷不醒,各项检查我已经做了,可是就是查不出任何问题,现在他的心脏每分钟只有四十九下,而且还在下降。”急诊科主任连忙向我们介绍着病况。
  我走到床上,开始为这个少校同志检查起来。
  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身体冰冷,脉搏微弱。
  “晨洛!准备针灸!”
  少校是因为气血不足造成的昏迷,阴阳失调,再加上长期处于高负荷的训练,身体严重透支所造成的。
  “师傅,银针!”孙晨洛把银针递给了我。
  我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去接他手里的银针,“这点事都要我来吗?先疏通经脉,后进行阴阳调理。”
  孙晨洛急忙拿着银针快速地在少校的身上扎了起来。
  渐渐地他的脸色红润起来,心脏跳动逐步地上升。
  当孙晨洛第一个排针完事后,就已经大汗淋漓,我摇了摇头,接过他手里的银针,快速地调理着少校的阴阳之气。
  “看好了!”

  我对孙晨洛大声地说道。
  我手中的银针快速在落在少校的身上,主要扎在了肾俞、太冲、三阴穴、足三里、内关五个主穴位上,别外又在关元和命门两个配穴上分别施针。
  “过来帮忙旋针。”我对着孙晨洛说道。
  “你休息一会吧,还是我来吧!”此时,黄亚娟竟然跑了进来。
  她伸出手捏住针尾,慢慢地旋转着银针。

  我抬头向她看去,满意地点着头,她的手法轻盈而又不失力度。
  过了一会,少校发出了轻微的哼声。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向我们看来,嘴唇抖动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