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9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东一听是有关案子的事,本来就有点紧张,再听了个半截话,便更加着急了,赶紧追问道:“到底怎么了?”在一旁的魏霞也连忙凑近了些,竖着耳朵往下听。
  “这个事挺蹊跷的,据中院的人说,他们开始也挺纳闷,一般来说,司法鉴定30个工作日内就出结果了,可你这个鉴定结果始终没回来,于是就打电话给公丨安丨大学的司法物证中心查询,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压根没收到这份鉴定申请。”李云鹏继续道。
  “没收到?”谢东当时就傻眼了,这不可能啊!
  李云鹏无奈的道:“公丨安丨大学那边确实没收到,后来经法院调查才发现,因他们的工作疏忽,导致你案件送检的物证丢失了。”
  “丢失?!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捣鬼!”他几乎跳了起来,竟然喊出了声,一旁的魏霞赶紧示意他不要太激动,饶是如此,他的脸还是瞬间就涨得通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小谢,你先不要激动,这件事许书记非常重视,已经责令中院那边立刻调查原因,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李云鹏平静的道。
  “不是我激动,李部长,我提供给法庭的证据,是一封我师父留下的亲笔信,是老人家去世之前写的,并交给了他的挚友玄真道长保管,信中既有对常真人这两本书的处理意见,也提到了本案的原告孙可鑫,律师说,这虽然是一封普通书信,但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当成遗嘱使用,对于这场官司的胜负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法院怎么可能弄丢呢?一定是张力维在暗中搞鬼!”他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居然直接说出了张力维的名字。

  李云鹏没有马上说什么,而是略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才继续道:“这样吧,小谢,我在办公室,有的话也不是很方便说,过两天我再约你,咱们还是当面谈比较好,好了,就这样吧。”说完,便先挂断了电话。
  谢东这边则仍旧傻傻的举着手机,目光呆滞的看了眼魏霞,好半天,才无奈的苦笑了下,将电话啪的一声扔在茶几上,双手抱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工作疏忽,用屁股都能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张力维使了手段,只不过拿不到任何证据,就奈何不了他罢了。
  这是什么世道!秦枫这等小人春风得意、呼风唤雨,张力维这样的恶人横行于世,巧取豪夺,难道真就没人管得了吗?想到这里,他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

  “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魏霞在一旁安慰道。
  他笑了下,摇了摇头道:“算了,爱咋样就咋样吧,我倒要看看,中法到底如何判我这个案子。”
  魏霞少有的沉默了,一直皱着眉头,就连抱着盈盈喂奶的时候,都没露出笑容,转眼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东子,你先别着急,吃了晚饭,再给北京那个张律师挂个电话,听听他是什么意见,毕竟他经历得多,处理这样的事情比我们有经验。”见谢东始终愁眉不展,魏霞这才劝道:“我想来想去,还有就是能不能让媒体把这件事曝光下呢?那个丁苗苗没准敢捅这个马蜂窝。”
  不料谢东听罢却没什么反应,还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出神,魏霞见状不禁有点慌了,生怕他为了这点事再憋屈出病来,赶紧推了他一下,关切的道:“我说的你听到了没啊,别着急,先让律师给想想办法呗。”

  谢东这才抬起头,咧嘴笑了下,平静的道:“不用了,我刚才想了,找律师不过就是打官司,而我算看透了,打官司这种事既耗费钱财,又牵扯精力,没什么太大的意思,我决定了,就依着秦枫的想法,进市卫生局,前提是正式编制的国家干部,等进去之后,一切仍按照原计划进行,要打官司的话,让张力维起诉政府机关吧。”
  魏霞琢磨了下,其实,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应对的办法,可以轻松的将矛盾转移出去,这样一来,即便有争议,诉讼的主体也会发生变化,起码谢东不会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了。
  “可是,秦枫也不是傻子,他和张力维向来穿一条裤子,两人有那么深的利益关联,他们能由着你吗?”魏霞还是有点不放心。
  谢东却冷笑一声。
  “秦枫不是傻子,张力维更不是傻子,但是他们俩有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把我真当成傻子了。”他笑着说道。
  魏霞一愣,歪着脑袋想了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人家这也没啥错啊,你本来就是个傻子呀!”
  一句话把谢东逗笑了,凝重压抑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他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几声,忽然正色道:“其实,我一点不傻,不过是不愿意为这些事费脑筋而已,真要是玩起心眼,一点不比他们差。”
  魏霞听罢,则连连点头,然后可怜巴巴的道:“那你的聪明劲儿,可千万别用在我们娘俩身上啊。”
  他赶紧点了下头,还没等说话,魏霞已经在他肩膀上狠狠擂了一拳头,打完之后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样吧,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给个梯子就敢往上爬!敢跟我玩心眼,将来我和闺女就把你从这个家里开除出去!”
  魏霞就是这样的女人,从小的家庭出身,养成了她把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性格,虽说有些狂妄,但乐观一点,总比整天愁眉苦脸要强得多。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夫妻两照样忙活孩子,快到中午的时候,秦枫忽然来了电话了。和昨天一样,先是和谢东东拉西扯的聊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直接便提到了中级法院把证据弄丢这件事上,显然,李云鹏已经把详情告诉了他。
  谢东却一改昨天冷冰冰的态度,口气也亲热了不少,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只是说已经跟律师沟通了,一切交由律师去处理,然后直截了当的谈起了调入市卫生局的条件。
  这很出乎秦枫的意料,他当场便拍着胸脯保证,除了当局长副局长,剩下的一切条件都可以商量,而且,工作待遇方面,肯定是按照科技干部的聘任标准,这样会比公务员高出一大块。
  “我知道你现在不差钱,可钱这玩意又不咬手,多多益善呀,如果实在没地方花,可以用在你干儿子身上嘛。”在通话的最后,秦枫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谢东也笑:“给孩子花钱,那是我做干爹理所应当的,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觉得,这事最好当面谈一下。”

  秦枫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我后天下午的飞机,到省城也就六点来钟,这样吧,后天晚上,咱俩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谈。”
  谢东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互道再见那一刻,他的脸上甚至还挂着笑容,只不过电话一挂断,那笑容便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魏霞一直没吱声,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见他挂了电话,这才凑过来问道:“半仙啊,你这是玩的啥路子,我咋感觉都不像你了呢?”
  他淡淡的笑了下:“是啊,我也感觉不像我自己了,没办法,都是他们逼的,生生把我这么个老实人逼到邪路上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后天真要去和秦枫吃饭吗?”魏霞还是疑惑的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