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的房门》
第48节

作者: 王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上前抱住张倩,热情地吻着她。
  热吻过后,张倩轻声地说:“我喜欢跟你这种偷偷地感觉,很刺激。好了,不说这些了,再说下去,我又想了!”
  “咱们再来一次?”我坏笑地看着她,双手已经在乱摸起来。

  “不要,欧阳院长应该快来了。”
  或许是验证张倩说的话一般,楼道里传来了走步的声音。
  我快速地松开张倩坐到了她的对面,我们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等待着欧阳杰的到来。
  “王医生,欧阳院长有事过不来,让我请你们先去医院食堂!”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张倩,走吧!不知道这个欧阳疯又搞什么名堂,不是说是交谈会吗?去食堂干什么?”我故作生气地说着。
  小伙子看着我,微笑地说:“这马上到饭点了,欧阳院长组织大家边吃饭边谈,不过您放心,饭钱是我们欧阳院长自己掏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这么想?你们欧阳院长告诉你的吧?”我哈哈地大笑起来。
  “还真让您猜到了,就是欧阳院长说,他说我要不跟你说清楚,你是不会去吃这顿饭的。”小伙子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前面带路吧!”
  说完,我和张倩在他的带领下去了六院的食堂。
  “左市长?您也来了!”
  走进食堂的单间时,我看见左市长已经坐在了主坐上。
  “哈哈,欧阳大院长请客,我怎么能推脱呢!我怕下次不给我看病呀!”左市长大笑地说道。

  “疯子还敢这样做?”我惊讶地问道。
  我知道左市长是在开玩笑,不过我惊讶地他和欧阳杰的关系。
  “疯子?这个名字好!哈哈!”左市长大笑了起来。
  “你们说我什么坏话呢?老王八,是不是又跟左市长说什么了?”欧阳杰一进屋,指着我就骂了过来。
  “哈哈,你们两个真还是一对活宝!”左市长听到欧阳杰对我的称呼后,再次地大笑了起来。
  这时,其他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辰军,事先说明,这顿饭是我自己掏的腰包!”欧阳杰坐下后对我说道。
  “知道了,刚才去接我的那个小伙子说了!”我微笑地说道。
  左市长看着我,疑惑地向欧阳杰问道:“这里有什么事情吗?说出来听听?”

  “五年前,他老伴去逝后,他们中医院请来了两个专家,来的当天,院里也是在医院安排了接风。那天食堂只顿得忙碌这件事了,导致中午饭做得很差,他这个驴脾气就上来,直接把当时的陈院长给骂了,第二天就提交了病退申请。”欧阳杰说道。
  “是呀,咱们做为领导干部,这一点上一定要做好,如果今天不是你个人掏腰包,这顿饭我也不会来。当然,我过来是带着目的来,主要还是奔着咱们的辰军同志。”左市长说道。
  “左市长您太客气!”我连忙说道,眼睛却瞪向了欧阳杰。
  他冲我微微一笑,从桌子下面向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两瓶上次喝的好酒。
  “怎么样,你还想说什么?这是我自己家的酒,不算是违纪吧!”欧阳杰冲着我扬了扬手里的酒。
  “我管你那么多呢,赶快启开。”我急忙催促着。
  “妹夫,你不知道,他现在可是我们医院的大债主呀!我们现在还欠他一千多万呢?”欧阳杰向着左阳明说道。

  “妹夫?”
  我抢过欧阳杰手里的酒,刚喝到嘴的酒,差点没喷了出来。
  “你不知道?哈哈,是的,就像今天这种场合,如果只是他的话我还真不会来,主要我找你有事!”左市长再次地说道。
  “左市长,你有什么找人来叫一声,我就过去不就得了吗!”我说道。
  “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两个不能混到一起。必竟我找你是私事。”左市长说道。

  “请问是什么事?”我问道。
  左市长看了眼欧阳杰,见欧阳杰点头后,对我说道:“我母亲得了一种怪病,怎么检查也检查不出来,昨天大哥跟我说你或许会有办法,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去看看。”
  “哦?左市长,什么时候去,你说一声,但是我不敢保证我就能治好。”我说道。
  “这个我知道,只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有办法!”左市长微笑着。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吃完饭,咱们一起过去看看不就完了!”欧阳杰说道。
  在他的话音落了以后,饭菜便揣了上来。
  这顿饭吃了近二个小时,其实大家都没有怎么吃,完全是在探讨着医术上的问题。
  饭后,左市长的司机开着车把张倩送回家,我们坐着欧阳杰的车去了左市长的家中。
  “王医生,这是我的母亲,已经在床上睡了三年了!”左市长伤感地说道。
  我走到床前,为左市长的母亲把起了脉。

  这时,欧阳杰把她的所有病历拿了过来。
  “辰军,这是阿姨的所有资料,三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突然晕倒,各种检查都显示正常值,就是查不出原因。”欧阳杰说道。
  我放回左市长母亲的手,微笑地看向着欧阳杰和左市长,“疯子,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到那点吗?”
  “你是说?我去,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你怀疑是那个?”欧阳杰惊讶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呀?”左市长不解地看着我们。
  “妹夫,你放心吧,阿姨有救了。都怪我,如果早几年让这个老王八来,阿姨早就醒了,也不用拖到现在了。”欧阳杰歉意地看着左市长。
  “家里有银针吗?我的没带!”我说道。
  “有,我这里有!”欧阳杰连忙从包里掏出一盒银针递给了我。

  我接过银针,掀开左市长母亲身上的被子,“左市长,你把阿姨的衣服全解开吧,我要给她施针。”
  左市长的母亲属于神经性疾病,是大脑叶下神经受损造成的,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怎么会伤到这里,这个地方非常危险,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还好她只是昏迷。
  左市长将他母亲身上的衣物脱掉后,我快速地施起了针。
  二十分钟后,左市长的母亲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哼叫声。
  “妈,你能听见吗?”左市长急忙蹲在床前,在他母亲的耳边叫着。
  “左市长,没有那么快,还要施半个月的针,阿姨才能完全苏醒。”我说道。
  “谢谢你,王医生!”
  “应该的!明天开始每天都会过来,您放心,半个月后我保证阿姨一定会清醒。”我看着左市长,随即转头对着欧阳杰说:“疯子送我回去吧!”
  “我送送你。”左市长连忙起身,眼睛竟然湿润了。

  “疯子,阿姨的状况不太好呀!”
  在车上,我忧虑地看着欧阳杰。
  “是呀,阳明从小就和阿姨相依为命,真不知道到时,阳明会怎么样。对了,你能维持她到多久?”欧阳杰转头扫了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通过她的病历和我检查的情况来看,她应该是年轻时受过重创,导致现在复发,我尽力吧。回去我查查家里的那本医书,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我看着窗外,轻声地说着。
  “谢谢你,辰军!”欧阳杰诚恳向我道谢。
  “滚,没事给我找事,四瓶上次的茅台。”我大笑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