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的房门》
第45节

作者: 王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乘警同志,让广播问问车上有没有奶粉,一个小时后,给婴儿吃!”我虚弱地微笑着说道。
  “我的孙子在哪?给我看看!哈哈,带把的,带把的!”
  这时孩子的奶奶跑了回来,一把夺过张倩手里的孩子,高兴地大笑了起来。
  而她至始都没有看孩子母亲一眼。
  “医生,你的电话能借我一下吗?”孩子母亲说道。
  此时,她身上的银针我并没有拔掉,而且我还把她的血脉也封住了,必竟车上的条件。
  语鑫妍看向了我,在我同意后,她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孩子的母亲。
  “妹妹,你帮姐姐拔出去。我的手动不了。”孩子母亲说道。

  语鑫妍按照她说的号码拔了出去,一会电话那头就接通了。
  “喂,你好,请问你找哪位?”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妹妹,麻烦你放到扩音。”孩子母亲轻轻地说道。
  扩音打开后,孩子母亲说道:“老公,是我!”

  “老婆,你怎么样了,卧铺车厢里闷不闷?这是谁的号呀,你怎么不用自己的手机呢?”男人问道。
  这时,那个妇女拿眼睛瞪着孩子母亲,警告着她别乱说话。
  孩子母亲嘴角上扬,冷笑着:“老公,咱俩离婚吧,孩子我已经为你们家生了,我想为自己活着。”
  说着,她的泪水流了下来。
  “老婆,为什么,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男人焦急地问道。

  “儿子,你别听你媳妇瞎说,什么事都没有。还有你,把电话挂了,瞎管什么闲事。”妇女指着语鑫妍大声地吼道。
  我站起身拉过语鑫妍,从她的手里拿过电话,对着电话里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分钟后,男人暴发了。
  “妈,这是儿子最后一声叫你,从今以后,你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吧,你怎么能这么做?那是你儿媳妇,我的老婆,你真的让我太失望。医生,你们下一站到哪里,我现在开车过去。”
  我把电话递给了乘警,因为我不知道下站到哪里。
  “你个丧门星,因为你,我儿子都不认我了!”

  妇女情绪激动起来,她抱着孩子跑到孩子母亲跟前,一只手向着她挥了过去。
  妇女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给我们阻挡的时间。
  “王叔,不好了,她的**在流血。”张倩拉开妇女,对我大声地叫了起来。
  我连忙跑上前,愤怒地回手给了妇女一巴掌,“你想杀死她吗?”

  随即,转身拿起银针快速地在已经昏迷的孩子母亲身上施着针。
  刚才妇女打孩子母亲的时候,把我封住她血脉的银针给打掉了,此时,孩子母亲开始大出血了。
  我扎了针灸之后,对她进行了穴位按摩,疏通女人体内的淤血堵塞。
  我用双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在她的宫道口进行指压,缓解她因为失血过多可能造成的肌肉痉挛现象。
  在我抢救的过程中,全车厢的人紧张着,大家摒住了呼吸,恐怕发出一点声音打扰到我。
  乘警在孩子母亲大出血时,就将妇女控制住了,并且把孩子从她的怀抱走,交给了乘务员。
  妇女也被吓到了,看着孩子母亲的样子,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半个小时的抢救,孩子母亲发出了一声咳嗽,她的脸色也由惨白微微地转变成了红色,生命体征已经出现正常状态,说明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我并没有取下银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她身上的银针在没有进入抢救室时,千万不要拔掉。”
  说完,我感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王叔,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张倩紧张地问道。
  “这是哪?孩子母亲怎么样了?”我问道。
  张倩笑着说:“她没事了,这里是医院,你在车上晕倒后,正好火车也到了下一站,我们跟了下来。”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那个乘警和语鑫妍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走到我的床上,扑通地跪在了地上,“谢谢,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对您的谢意!”
  我知道他应该是孩子的父亲了。
  “你快起来,我是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孩子和他母亲都没事吧!”
  “没事了,这里医生说,她什么事都没有,除了轻微的细菌感染,不过已经控制住了,一个多星期就能出院了。谢谢您!”年轻男子站起来后,抓住我的手,高兴地说道。
  我欣慰地笑着,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过了一会,年轻男子离开了病房。
  我和张倩她们说了一会话后,感觉依然十分地疲惫,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下午,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站满了人,有记者,有医院的医生,竟然连欧阳杰都赶来了。
  “我说你个老王八,你可什么事都敢干!”欧阳杰冲到我的面前,扶着我坐了起来。
  “你个疯子,嘴上就不能把把门,这么多人呢,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我笑着说。
  “王医生,请问你为什么会在当时那种情况,做出这个决定?”
  “王医生,我是东方报的记者……”
  “王医生……”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提着问题。
  “大家都静一静,有什么问题的话,咱们一个个来,还有就是,这里是医院,希望大家给维护好医院的秩序。”欧阳杰站起身大声地喊着。

  随后,在答记者问的过程中,度过了艰难的一个小时。
  说心里话,我真很反感这样,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当天晚上,当地的知名医生在院方的安排下,热情地招待了我,欧阳杰跟着作陪。
  其实欧阳杰的名声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他今天却甘愿做我的绿叶。

  当所有感觉到惊讶的时候,他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他最好的兄弟,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性格,不喜欢名利的话,所取得的成就应该在他之上。
  我知道他是有意往外推荐我,可是我真的不喜欢。
  招待酒会最后变成了医术交流会,我对大家提出的医术问题,特别是中医上的问题,给了不同的意见和见解,同时,我也收获了不少经验。
  最后,喝得我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张倩竟然躺在我的身边。
  看见她熟睡的样子,心里不由地有些疼痛,这两天她可能都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昨晚照顾醉酒的我。

  我看了下房间布置,这里应该是酒店的标准房客,旁边的那张床上零乱地放着我的贴身衣物。
  我悄悄地拉开被子,发现我和张倩竟然都没有穿衣服,体内的那股邪火顿时燃烧起来。
  我翻身压到了张倩的身上。
  在一阵美妙的喧吟声,结束了清晨的运动。
  “王叔,你越来越坏了,昨晚折腾我半宿,一大早还折腾我。”张倩趴在我的怀里轻声地说。

  我微笑着,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昨晚喝多了,不知道什么感觉,这不是想再体验一下吗?倩,谢谢你,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还算你有良心,起来了吧,一会欧阳院长来的话,就不好了。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咱们的关系。”张倩爬起来,穿起了衣服。
  吃过早饭后,我们乘坐欧阳杰的车向着家里赶去。
  下午四点多,我们回到了市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