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2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初三看起来五十多岁,据说是无儿无女,也是前几年才到村里的,说为去世的老婆找一个好风水的墓地,不知道怎么就找到黄金坡,还看上了村子北边的一处小山坡,花了几千块从村里买下了那块山坡安葬了媳妇儿,他自己也就住在了山坡下。
  每年种点西瓜、冬瓜之类的委以生计,夏天住在瓜田的草棚里,冬天住在一间搭起的木头房子里。
  之所以叫他赵初三,是因为他每周三都会去县城卖菜,每月的初三更是风雨无阻,村里也经常有人让他帮忙带点新奇的玩意,但是钱从来都不能少他一分。
  村里人都觉得赵初三有些奇怪,但谁也说不出具体哪里奇怪,反正大家公认的就是这人特别的小气。
  香莲嫂拉扯上了赵初三,纯属身体上的需要,因为赵初三这么小气的男人,也没有什么油水可以让她捞,最多就是能免费的拿走一些青菜和瓜果。
  据说他们之间的事情是这样的。
  沈明哲听到香莲嫂和赵初三的事情,心里异常的愤怒,虽然他没有见过赵初三,但是可以想象一个瓜农在香莲嫂身体上的情景。

  香莲嫂这样的女人,放在任何一个有男人的地方都会毫无疑问的成为焦点,可偏偏就被一个流着哈喇子的老农给压了。
  张老汉抽了几口旱烟,几个大大的烟圈在屋子里飘飘然的升起,仿佛在诉说那些过去的往事。
  据张老汉说他有一次去赵初三的瓜田里买瓜,恰好赵初三喝的醉醺醺的,就是因为那次赵初三酒后的炫耀,他才知道了香莲嫂和赵初三的详情。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赵初三刚刚在不远处的小溪里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躺在瓜地边的草棚里睡午觉。
  虽然山里的风总是带着凉气,但也抵不过夏天的烈日炎炎,那天他只穿了一件三角裤。手里拿着扇子呼哧呼哧的扇着,就在他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喂,三哥,在吗?”
  赵初三吃了一惊,这大中午的怎么会有女人,他怔了怔,还以为是自己迷糊糊的做梦了。
  “三哥,三哥,你在吗?”
  赵初三一骨碌坐了起来,这显然不是做梦,声音就是从他身后不远处传来的,还是很甜蜜的一个女人的声音。
  赵初三坐起来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穿着薄薄的吊带背心。
  怎么会是她?虽然不是特别熟悉,但她的事情,赵初三也有所耳闻,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大中午来这里做什么?
  赵初三顺手拿了一件衬衫系在腰间,步履蹒跚的走出了草棚。
  香莲嫂娇滴滴的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竹篮。

  赵初三看着香莲嫂白白的腿儿,心情异常激动。
  “三哥,你起来了啊?”香莲嫂晃了晃手里的竹篮,娇滴滴的看着赵初三,那种妩媚的眼神,几乎把赵初三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了。
  赵初三也没有这么傻,看到香莲嫂手里的竹篮,他已经明白了,她是来田里摘水果和青菜的,兴许是买水果,但是他也不确定。
  “嗯,没睡着,没睡着。”
  赵初三的年纪也是饱经风霜了,想必也是风月老手,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他故意问道:
  “妹子,你到这里来是……?”
  赵初三比她大十几岁,自然叫她妹子。
  “天气太热了,这几天没去田里挖菜,就想到你这里摘点新鲜的菜,应付几天。”
  赵初三被香莲嫂勾住了魂,赶紧笑着说:“嗯,你看看爱吃什么,随便拿。”
  香莲嫂满脸笑容,她肯定也听说过赵初三是个铁公鸡,怎么会让她随便拿,再说了,她来这里的本意也并不是摘菜。
  香莲嫂吃惊的说:“随便拿?那不太好吧,我要给钱的。”

  赵初三故作大方,其实他心里早就打起了算盘。
  “这话说的,都乡里乡亲的,摘点菜算什么,你随便摘就好了。”
  香莲嫂微微一笑,她抬起头,看着烈日当空,又看了看自己就晒的快要泛红的胳膊,抱怨着说道:“三哥,你说这太阳咋这么毒呢,快要热死人了。”
  赵初三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赶紧接过了话茬说道:“今个是太晒了,要不先到草棚里坐会儿,我去切个西瓜,给你消消暑。”
  “有西瓜吃?那可太好啊。”香莲嫂高兴的喊着,竟自己走进了草棚里。

  赵初三猫着腰,一路小跑的向田里种了几颗西瓜的地方去了,他不是驼背,让他实在不好意思在香莲嫂的面前出丑。
  毕竟他是个长辈,如果香莲嫂没有那个意思的话,他这个外来户还是要低调一些,免得被村里人误解为不正经的老男人,那就真的呆不下去了,况且留在黄金坡,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赵初三抱着西瓜,满脸堆笑的走进了草棚,香莲嫂拿着赵初三的扇子,呼哧呼哧的扇着。
  “这瓜,新鲜着呢,保准甜。”赵初三几乎要流出了口水,倒不是因为西瓜,而是他眼前的美人儿。
  “嗯,三哥,你种了多少西瓜啊。”香莲嫂晃动着滑溜溜的小腿,随口问道。
  “没,没多少,自己吃的。”赵初三切好了西瓜,递给香莲嫂一块,然后他猫着腰坐了下来。
  “香莲嫂一只手接过了西瓜,一只手揪着贴在身上的吊带背心轻轻抖着,笑眯眯的眼睛像极了树梢的月牙儿,一边说道:“谢谢,三哥啊。”
  赵初三连连说:“不谢,不谢。”居高临下的他几乎一览无余了香莲嫂的胸前,他一阵激动,没想到手里的西瓜一滑,
  “啪”
  竟然掉在了香莲嫂的肌肤上,几行淡红色的西瓜子顺着香莲嫂的吊带背心流了下去,犹如瞬间展开的泼墨画作,鲜艳夺目。

  赵初三这会儿更慌了,连忙伸出手去帮香莲嫂擦,伸出去的手才到了半路,又赶紧缩了回来,他尴尬的嘿嘿一笑,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日期:2019-02-07 1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