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2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老汉家还有两个孙女,是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一个叫樱桃,一个叫红杏,红杏虽然是妹妹,但是非常聪明,自小就喜欢读书,被送到城里念寄宿制的初中去了。
  樱桃作为姐姐,也心甘情愿留在家里帮着老两口做点事,经常去采些药材补贴家用。
  樱桃在厨房一阵忙活,端上来四个小菜,沈明哲看到几颗汗珠顺着樱桃的脸颊滑落下来,老汉拿出一壶米酒,给沈明哲倒了一大碗。
  酒桌上一来二去,沈明哲就觉得天昏地暗,这米酒入口不错,后劲也太大了,他渐渐的不胜酒力。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还是躺在张老汉家的土炕上。
  沈明哲看了一眼手机,还不到七点钟,他揉着眼睛走出了房门,在院子里喊了声
  “张大伯?”
  回声荡漾在小山村的上空,一阵沉寂之后,从隔壁的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回答:

  “爷爷奶奶下田了,你昨天喝醉了,出了大门右转就可以回去了。”
  “哦,知道了,实在不好意思,我酒量太差了。”沈明哲一脸的抱歉。
  他站在院子里等了半天,樱桃却没有在回答。
  一阵阵的热气从屋子的上面的窗飘出来,沈明哲突然想到了两个字“洗澡”,兴许樱桃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就醒来了吧。
  他悄悄的走近旁边的屋子,呼呼啦啦的洗澡声从门缝里传出来,沈明哲觉得胸口乱跳个不停,他看了看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瞬间一个再也抑制不住的邪恶的想法瞬间升到了心头。
  他像个初次偷窃的贼一样,再次扫了扫四周,然后蹑手蹑脚的贴近了房门,将眼睛悄悄的对准了房门的缝隙。

  房间里雾气弥漫,透过层层雾气。
  “吱”随着沈明哲的一个前倾,房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伴随着门响,樱桃抬起了头,警惕的看着房门外,沈明哲心里一惊,生怕被发现了,他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樱桃顺手拿过毛巾,走出了木桶。
  沈明哲深深了洗了一口气,心中暗想着不好,他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大门,向着自己的住处飞奔,一路上他依然惊魂未定。
  回到住处,沈明哲没有停留,脸上的热辣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做了贼一般,偷走的是山村少女的贞洁。
  他开车去了岭南乡,买了写日常用品,想想岭南乡的山路太窄,开车在蜿蜒的山路实在是过于危险,于是又去二手市场把桑塔纳卖了,买了一辆崭新的摩托车。
  回来一路上,沈明哲寻思着岭南乡风景秀丽,犹如世外桃源,若是能搞起来一个什么魅力乡村景点,兴许还真不错。
  他一边开一边想,才发现已经到了村委的院子外,隔壁张老汉说过,村长老谭家底相对较好,这几年虽然没给村里办上什么大事,但邻里之间,也算和谐相处,再说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老谭又大字不识几个,能做出多大的贡献。

  这里人口太少,加上位置偏僻,村委人员编制都不够齐全,村书记和村长一直都是老谭一个人兼任,外加一个会计和一个妇女主任,三个人就组成了黄金坡的村委会。
  会计叫张运河,算是村里少有的有点文化的人,在村头开了一家小小的杂货铺,顺便代充电话费之类。
  妇女主任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喇叭赵婶的弟媳妇,也是城里人,却宁愿呆在了这山村里,大家都叫她兰花嫂,据说是因为她喜欢兰花,家里也种了不少的兰花盆栽。
  知道兰花嫂子喜欢兰花,沈明哲倒是有些兴趣,叶建平也是喜欢兰花的,倘若能讨到一盆稀罕货色,那倒是好。
  沈明哲想着和老潭村长讨论下开发乡村旅游的事,这个地方实在太穷了,一年的时间很紧迫,他必须想办法做点政绩出来,他轻轻了敲了敲老村长的院门,喊了声:
  “老谭村长,在家吗?”

  “不在家,俺爷去乡里两天了。”片刻之后,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沈明哲有些失落。
  “想想也是,自己来到黄金坡两天了,若是村长在村里,怎么也要来拜访他这个市里下来的领导,但是一个没有文化的村长,只顾着自家种田,他能懂什么叫乡村经济吗?怎么给他讲解旅游景点的创建呢?”
  想到这儿,沈明哲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莫扎特被关进了牛棚里,弹的一手在牛逼的钢琴,又如何?人家不懂啊,还不是白瞎了一双巧手。
  他越想越是郁闷,只能改天再找村长商量这个事,他停好了车子,想去四周转转。
  村里的路弯弯曲曲,两旁的柳树吐出了长长的新芽,就好像小李飞刀一样的,扎着沈明哲的心。
  耳边一阵嬉笑声传来,沈明哲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的石桥边,有两个年轻人在嬉戏,看似一男一女。
  少年端坐在一旁的岩石上,拿着不本不知名的书,姑娘手中扬起到的木槌打起了串串水花,洒向小伙子的身边。
  沈明哲几步就跨上了石桥,清澈的溪水马上印出了他的倒影,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散乱的躺在静静的小溪边。

  如此清澈的溪水也只有在这穷乡僻壤才能见到了,城市里只剩下了一条条的臭水沟,他心里感慨着。
  “姐,你再潵我,我真的告诉爸了啊”,少年一脸的稚气,阳光洒在他假装生气的脸上,眼角却露出了强忍的笑。
  “我就潵,就潵了,怎么滴啊,你告啊,告吧!”小姑娘愤愤不平,再次用木槌抡起了水花。
  “我就告了,哈哈,看谁倒霉,我告诉爸,你今天造反了,打扰我看书!”少年一脸得意,仿佛找到了一个最有利的证据。
  “我还就造反了,凭什么你天天看书,我要天天洗衣服,还要做饭。”小姑娘大喊着,语气中饱含了气愤。
  “凭啥?爸说了,女人长大了都是人家的人,就应该做家务,不然以后不是白给人家了。”少年继续为自己的清闲辩解。
  “谁说我要嫁了,赶明儿,我也走,再也不回来。”
  “你识字吗?还出去呢,你这个脾气,将来肯定嫁不出去了。”少年吐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你……”姑娘气的说不出话,挥着木槌直跺脚。
  这会儿男孩开心了,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大颗的鹅卵石上,左脚一滑,接着手里的书本也飞了出去。
  “啪”少年趴在地上,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沾了满脸的河沙。
  “哈哈,哈哈哈,”姑娘笑的前俯后仰,直不起腰来。

  “活该,让你欺负我,姐不是好惹的,报应了吧,哈哈……”姑娘的笑声很清脆,回应在山谷里,一遍又一遍。
  看着少年一副狗吃屎的姿势,沈明哲忍不住笑出声来。
  姑娘回过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看着着他们姐弟,立刻露出一个警惕的表情。
  “你看我们干嘛?你哪里来的?”
  沈明哲赶忙笑着说:“我新来的,不是坏人。”
  “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坏人两个字都不是写在脸上的。”这时候少年爬了起来,站到姐姐身边。
  沈明哲觉得很有趣,这小孩子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搞笑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